杨斌:美国政府关门、休克恐吓与养老金改革争议

杨斌 2014-01-10 浏览:

美国政府关门、休克恐吓与养老金改革争议

杨斌[1]

  美国陷入财政债务危机的原因并非西方主流媒体指责的养老、医疗保障,而是政府花费大量纳税人金钱挽救大财团的金融投机赌债。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以来,短短数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就飙升了九倍,国债增长数额超过了以前两百年的增幅。显而易见,美国退休者和病人人数并未像财政赤字那样猛增了九倍,不可能是国债增幅超过此前两百年和规定上限的主要原因。

  美国政界、金融界精英透露金融泡沫破裂危险日益加剧,一旦华尔街在复苏舆论下完成撤资、做空各种市场布局,随时可能利用2014年的债务上限等导火索引爆危机。更为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政府、国会将导致国债迅猛增长的金融衍生品赌债,置于超过民众拥有的养老金、银行存款的绝对优先地位,这是因为美国政治体制已将金钱收买权力的腐败合法化,华尔街花费数十亿美元合法行贿游说国会制定法律,催生金融衍生品赌债膨胀远远超过了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这意味着美国政治腐败已达到足以摧毁全球经济的程度,金融衍生品赌债已变成具有摧毁全球经济威力的金融核弹,对全球各国民众的养老金、银行存款构成了严重的威胁,一旦追随美国推行金融自由化改革和削减社会保障改革,就会无力阻挡金融核弹的冲击波并促使民众血汗钱化为乌有。

  2013年国际金融机构已将塞浦路斯作为金融核弹的试验场,像广岛核爆炸一样造成了令人震惊的巨大破坏,众多私营企业因银行存款遭到冻结被迫停业倒闭,广大民众的养老金、银行存款遭到无情罚没后难以维持生计。国际金融机构官员公开称将以塞浦路斯模式推动全球金融改革,这意味着对美欧施压、诱导推行的金融自由化与削减社会保障必须尽早进行坚决抵制,这些所谓改革从根本上违反了维护广大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改革方向,违反了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目标,倘若误以为是改革短期阵痛而迁就将一步步滑向塞浦路斯的灾难深渊。

  人们误以为美欧直到今天仍然保持令人羡慕的高社会福利,其实当年高社会福利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强大压力之下,美国垄断资本迫不得已忍痛割肉作出的妥协让步,早在20世纪70年代美欧垄断资本就已经作出重大战略转变,抛弃二战后的社会改良转而推动一轮轮的削减社会福利攻势,今天美欧所谓的完善社会保障早已是“昔日黄花”,美欧国家纷纷将领取退休金年龄推迟到65-67岁,在失业严重时意味着贫困加剧、市场萎缩和经济低迷,已经远远比不上中国的男60岁、女55岁退休制度,这正是美欧难以容忍中国拥有更好的社会保障制度,企图通过各种途径和理由误导中国抛弃的重要原因。

  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数年来,美欧斥巨资挽救华尔街而削减社会保障支出,导致贫富差距扩大、市场需求萎缩和经济低迷,中国却采取了正确的改善社会保障和扩大内需政策,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覆盖面和数额均有较大幅度提高,扶植弱势群体、缩小收入差距并扩大了市场需求,在世界经济低迷中因增长良好倍受国际舆论赞扬。倘若中国不受美国误导继续坚持自己的成功道路,就能在美欧爆发更大经济危机时稳赢竞争优势,在美欧衰落时加速崛起并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中国经济仍面临着消费比重过低和贫富差距过大问题,需要坚持实践证明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保障改革方向,进一步提高、改善而不是效仿西方削减养老等社会保障,这样才能消化美欧经济低迷造成的生产过剩和市场萎缩,落实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目标。推行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可能带来社会经济安全隐患,广大民众担忧退休后失去生活来源将会引发社会不安,必须缩衣节食积累数倍的储蓄才能抵御风险,意味着一旦形成预期将迅速降低国内市场的有效需求,加剧市场滞销、产能过剩和美欧经济动荡冲击风险。

  美国德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伊萨莫尔·扎德认为,美国政府关门是华尔街财团操纵国会领袖蓄意人为制造的危机事件,意在借助美国政府关门带来的心理震撼和冲击,趁社会各界不知所措的之时推出掠夺民众财富的政策,媒体竭力渲染垃圾遍地无人拾、阵亡士兵遗孀生活无落的情景,促使民众在震惊之中默认养老、医疗保障权益遭到剥夺,同时也营造舆论氛围逐步推托、抵赖美国政府债务。美国前助理财政部长罗伯特·克莱格认为,在美国社会保障基金存在大量盈余的情况下,美国主流媒体却将财政困境归咎于养老等社会保障支出,目的是为盗窃民众的养老金用于挽救华尔街和对外扩张战争。

  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往往被认为是借用医疗术语比喻,很少知道其起源于中央情报局为逼迫犯人招供的酷刑实验。美国中央情报局从1950年起曾秘密资助一项刑讯逼供研究,借助电击震撼、强烈灯光、噪音等刺激摧毁嫌疑人心智,在丧失自我意识、控制能力的情况下服从刑讯部门的意志。这项秘密研究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被揭露后遭到美国国会调查,中央情报局被迫给予九位受害者数十万美元的赔偿。中央情报局赏识这种迫使受害者丧失抵抗意识的有效方法,广泛将这种原理应用于推行各种国际战略扩大美国霸权利益。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