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华为不死,他们不安心

申 鹏 2020-05-22 浏览:

从股权结构上、运作模式来看,华为类似于上世纪的乡镇集体企业,再加一个“厂长负责制”,老的传统没有丢,但也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成分。华为不是互联网企业,而属于技术密集型的制造业,手机终端是他们的一个产品方向,它还是世界第一大通信设备商,早年靠着拉网线、做交换机、建基站等利润微薄的“辛苦活儿”完成的原始积累。时至今日,它赚的大部分也就是硬件、设备、产品服务的钱,和互联网的关系不太大。

华为的工作不轻松,因为它要面对的不只是国内的几个厂商,还有国外的通信巨头、科技巨头,它要活下去,就必须居安思危,提前准备好一切,随时防止“2012末日”,所以他们要搞自主研发,要搞芯片,要搞5G通信……这不是为了垄断,华为目前这个水平,也没有资格提什么垄断,华为做这些……说白了是“生存第一”,怕被人下黑手断口粮。

当然,华为的自力更生、厚积薄发,也带了丰厚的回报,目前手机领域已经是世界前三,自P20以来技术上也有了自己独有的特色,自研的麒麟系列SOC也成了出货量最大的高端手机芯片之一。华为长期以来居安思危,在手机、通信领域进行了长期的“自主化”、“去美国化”,华为已经能生产不含美国零部件的5G基站。目前手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也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日本著名的财经媒体日经新闻和专业科技实验室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拆了一部华为最高端机型的新产品“Mate30”5G版。相比4G版本,5G版本来自美国的零部件从11.2%下降到1.5%。而且,美国主要是玻璃壳等少数部件,用日经新闻报道的话说就是“几近于消失”。同时,国产零部件占比从25.3%提高到41.8%,提高了65%以上

申鹏:华为不死,他们不安心

它是个不上市的公司,无法从股市吸血,所以销量、市场占有率、利润就是它的生命线,所以为了生存,它得不断“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托马斯—韦德脸)。

它的“员工集体持股”,以赚钱分红为主,很少允许少数高层通过股票套现而暴富,也限制了老员工“躺在功劳簿上享受人生”,在分配上,尽量公平,有社会主义的气息。

但这种模式,不轻松,太辛苦了一些,不过这也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后发第三世界国家的一个缩影。总的来说,某些公司的模式见效快,而华为的模式见效慢,某些公司适合极少数超级聪明人通过它实现财务自由;华为适合大多数穷人的孩子农二代艰苦奋斗和它一起成长发展,最后赚个小康生活共同富裕。华为这家公司,有着整个新中国的影子,从一无所有,到自力更生,到慢慢崛起,再到厚积薄发,一步一步,走得非常踏实。

很多人可能觉得无所谓,他们觉得,没有华为,我们还有小米、OPPO、VIVIO,没了海思麒麟,我们还可以用高通,很多人认为华为不重要,不能代表我们国家的科技,也不能代表我们国家的企业。不就是一家公司吗?倒了就倒了。

实际上,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既不懂美国,也不懂华为。

正因为有华为存在,正因为海思麒麟存在,国内其他各家厂商才能拿到更便宜的高通芯片;如果华为不在了,海思麒麟不在了,没有自研芯片了。那么定价权就完全在人家手上,高通想怎么涨价,就怎么涨价,想收多少专利费,就收多少专利费;还有,华为在通信技术上许多专利,是没有向国内厂商收费的。

我从来不是说华为有多了不起,而是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当下的华为,是中国科技企业中最硬的一根刺之一,如果没有华为,整个中国消费电子产业,就会再次沦为组装厂、贴牌厂;中国通信,也会失去目前的绝大多数优势。

华为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当下的一个缩影,有实力,但实力还不足以逆天,还弱小,但已经开始浮现出翻盘的潜力。

在美国看来,这样的企业,必须被提前扼杀。

但我们得支持华为,因为美国人针对的不是华为,而是我们。

我知道,在华为上班确实辛苦,但这不是华为导致的,这是我国目前的国际地位、产业地位决定的,有美帝这个金融、科技霸主、剥削全世界的资本巨鳄在上头,有哪一个发展中国家不辛苦?有哪个想要崛起的国家能不辛苦?有哪个民族企业能够躺赢?

当年在延安,在南泥湾,也是要艰苦奋斗,积攒力量,等待最后的反攻的啊。某些人嫌辛苦,嫌什么“衣分五色”,难免有点小布尔乔亚,何不食肉糜啊。

讲实话,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人均GDP一万美元的国家,按道理是不会出现华为这样的科技巨头、世界100强的。不信你去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墨西哥、印度看看,他们有没有华为?他们连小米都没有的。

查看全文
6
0
0
2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