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谁是低等生命和失败者?

李光满 2020-06-07 浏览:

谁是低等生命和失败者?

李光满

李光满:谁是低等生命和失败者?

5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推特称“纽约市,呼叫国民警卫队吧,那些低等生命和失败者正在撕裂你。

过去的美国总统无论有着多么深的种族歧视思想都不会这么赤裸裸地宣称那些抗议示威者为低待生命和失败者,他们至少还要披上一层羊皮,还要裹上一件 “人人生而平等”的外衣,现在,特朗普这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公然宣称那些被白人歧视的种族为低等生命和失败者,表现出他对其他种族是何等的蔑视。如果说此前他关于将消毒剂注射进人体可以杀死病毒的言论只能算愚蠢的话,那么现在他作为美国总统称自己国家的一部分国民为低等生命和失败者,简直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恶毒,这与当年西方人在公园门口挂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日本人称中国人为“支那人”有着相同的用意。

5月30日,当民众在白宫外示威抗议的时候,特朗普逃进白宫掩体,在掩体里发推特说,倘若示威者冲破白宫围栏,“迎接他们的将是凶恶的狗,以及我所见过的最凶狠的武器。”当时这一放狗咬示威者的言论被认为有种族歧视,因为当年奴隶主惩罚奴隶就是放狗撕咬,一边是有着白人至上主义思想的总统,一边是奴隶后代的黑人示威者,加上现在特朗普又称这些黑人示威者为低等生命,显示在以白人为主体民族和主流社会的美国,种族歧视依然有很深的根基,这不是一般人的言论,而是美国总统的言论,它代表着这个国家统治阶级所具有的族群观。

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欧洲国家最值得骄傲的是哪一段历史?是他们的殖民历史,特别是英国曾称自己国家为日不落帝国,在他们的思想意识深处,什么发现新大陆,什么英联邦,什么殖民地大臣,什么总督,什么征服印度,什么征服东方,都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历史。而美国人最值得骄傲的是什么?是蓄奴史,是驱赶和屠杀印第安人,是征服和开发西部,是掠夺墨西哥大半个国家领土的鲸吞史。在英国人心里,被征服的印度人和中国人是低等民族和低等生命。在美国人心里,被白人奴隶主鞭打的黑人奴隶、被白人驱赶和屠杀的印第安人,在美国开发西部过程中为美国修铁路的华人劳工,被美国征服的墨西哥人是低等民族和低等生命,是失败者,这些民族和种族不值得英美白人同情和怜悯。

美国人一直视自己为山巅之国,是人类文明的灯塔,是处在人类文明最顶端族类,日裔美籍学者福山甚至曾得出结论,说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终级文明,即人类文明传承到美国就到顶了,再不可能向前发展了,我们暂且不说作为日本民族加入美国籍的福山的卑污心理,只说美国人是多么的自大,在数千年的人类历史上,美国是历史最短的国家之一,竟然敢以人类文明的终结者自居,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成熟的浅薄心态,如果这样的民族竟然是人类文明的灯塔,那么,我们只能为人类感到悲哀,因为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邪恶、野蛮、可耻的历史。

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1963年在林肯纪念堂发表了一篇著名演讲,题目是《我有一个梦想》:

【“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

他说: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峰巅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宾夕法尼亚州阿勒格尼山的顶峰响起来!”】

马丁·路德·金并没有看见自己的梦想变成现实,1968年4月4日,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年仅39岁。比5月25日被白人警察蹲颈而亡的佛洛伊德还要年轻7岁,从1963年到2020年,时间过去了57年,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变,当我们听到特朗普说那些抗议示威者是低等生命和失败者的时候,我们不能不为马丁·路德·金感到悲哀。

美国并不是一个文明的国度,而是一个野蛮而邪恶的国度,自建国以来的200多年里,美国发动了数百场战争,这些战争屠杀了无数平民百姓,令无数国家变成废墟,令许多国家成千上万的人民变成难民,美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它的本质就是为了美国资本家的利益而不断掠夺和征服,现在,美帝国主义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没有任何同情心,也没有任何公平正义。

不仅如此,美国对外大搞掠夺和征服,对内则体现了资本主义的血腥本质,对底层民众进行压榨和剥削,无论国家多么富有,底层民众都生活在贫穷状态。在这次疫情中,美国死去的大都是底层民众,其它族裔的死亡率比白人高出数倍,以特朗普为代表的白人英精阶层对底层民众大量死亡表现出极大的冷漠。这个社会已经变得毫无同情心,毫无慈悲心,毫无怜悯心。也正是这种心理驱使,特朗普才会说出要用恶狗去咬示威者,才会说这些示威者是低等生命,所以他才会命令军队去镇压这些低等生命的示威抗议活动。

从特朗普在疫情中对民众死亡的漠视,到对示威抗议群众进行最凶恶的镇压,我们看到美国社会中各阶级、各种族日益加剧的对立、矛盾、冲突,这种状态正在变得不可调和。然而处于底层的阶级、种族由于缺乏领导者,缺乏组织者,缺乏自己的政党,缺乏自己的纲领,在美国社会中始终处于被剥削被压迫的地位,因此,目前他们还不可能获得应有的地位,只能被特朗普们视为低等生命,哪怕是示威抗议也必然在美国军队的镇压之下回归他们从前的生活状态,当年马丁·路德·金等先辈们也曾这么努力抗挣过,但如今他们的地位依然。其实不仅仅是黑人,还有其它亚裔、拉美裔,都无法获得与白人平等的社会地位,即使表面看起来有着平等的地位,本质上这个国家是属于欧洲白人的,是属于大资本家的,是属于犹太资本集团的。

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也体现出了他的欧美白人族裔的优越感,他对中国的蔑视,拘押孟晚舟时的无耻,打击华为时的凶恶,与中国贸易谈判时的蛮横霸道,无不体现出中国必须听从美国、中国只能为美国服务、中国人只配成为美国血汗工厂里的生产工人的专制意识。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意识里一直都认为中国就是一个低等国家,中国人民就是一群低等生命,是一群失败者。因此,为了实现美国永远称霸世界的目的,他们对中国什么野蛮邪恶可耻的手段都会使出,不摧毁中国,不消灭中华民族,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次特朗普说那些示威抗议者是低等生命,是失败者,既让世界震惊,更让我们警醒,这是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大资本家的真实心理,是美国这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所思所想,这种赤裸裸的种族歧视叫嚣,这种恶毒的帝国主义狂言,应该让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所有受美帝国主义欺辱、掠夺、蹂躏的国家团结起来,同美帝国主义进行勇敢而坚决的斗争。

让我们重温一下国际歌歌词:“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起来,全世界的“低等生命”,起来,全世界的“失败者”,起来,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让我们团结一心,砸碎美帝国主义的枷锁,让我们勇敢斗争,打败美帝国主义的霸权。

4
0
0
1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