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从基本事实和常识看美国

吴新 2020-07-31 浏览:

7.世界老大要干掉世界老二是利益之争,并非始于今日,而是早已如此,一贯如此。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意识形态,只要威胁了世界老大的位置,就要挨打,不受国别限制,也不受意识形态限制。英国认为拿破仑统治的法国威胁了自己的世界老大位置,就联合俄国、奥地利打法国。等打败拿破仑,英国认为打垮了拿破仑的俄国威胁了自己的世界老大位置,马上联合被打败的敌人法国,支持土耳其发动克里米亚战争打俄国。等打败俄国,英国又认为法国坐大了,可能威胁自己的世界老大位置,就放纵普鲁士发动普法战争打垮了法国。普法战争之后,英国又感到自己世界老大的位置受到了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国的威胁,就跟法国、俄国结盟对付德国,最终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重新武装,英国再一次感受自己世界老大的地位受到威胁,再一次要打掉德国。这次想借刀杀人,玩弄绥靖政策,诱使德国向东与苏联对撞,自己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但英国这回玩栽了,玩火自焚,被德国回马一枪打得元气大伤,丢掉了世界老大位置,让美国坐享其成,当上了世界老大。

8.美国当上世界老大后的原则跟前任老大英国的完全一样:普天之下唯我独尊,凡是有能力威胁到我世界老大地位的劲敌都得干掉,而且美国青出于蓝,手段比英国厉害得多,绝得多,彻底得多。美国针对三种不同对手采取了三种不同手段:

第一,热战搞垮。对德、日、意等公开的敌人,直接用热战搞垮,直至对方无条件投降、直接军事占领。

第二,冷战搞垮。对苏联等反法西斯战争时的盟国,等战胜德国后用冷战搞垮,直至对方彻底解体。

第三,和平搞垮。对英、法等亲密盟友、意识形态文化传统的“一家人”,用和平手段无形搞垮——用“民族自决”等冠冕堂皇的“政治正确”使对方丧失全部殖民地。殖民帝国彻底瓦解,从此再也没有力量东山再起。

尽管手段不同,目的始终不变:确保世界老大地位、干掉一切竞争对手。为了这个根本目标,美国没有任何含糊,不惜任何代价,不受任何意识形态左右。二战时为了集中力量打击纳粹德国这个最大主要的敌人,毫不犹豫向苏联提供大量租借法案物资,一个子儿也不要。此时一切意识形态上的考量,比如美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苏联是共产党当政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德国是反共的纳粹党当政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等等,全都不予理会。我不在乎你是共产党,不在乎公有制,不在乎花钱,只要一条:我出钱,你出人,替我承担战争牺牲,干掉德国这个最大的对手。但等打败德国,马上就不一样了,马上跟苏联翻脸,开展冷战。这时就大讲意识形态了。等苏联解体,又回过头来瞄准中国。等认定中国的实力威胁了自己世界老大地位,毫不犹豫把中国定义为战略主要对手,这时又强调起意识形态来了。

所有这些变化都万变不离其宗——确保世界老大地位。为了这个战略目标,美国不但对德国、苏联、中国等国纵横捭阖毫不手软,对“亲密战友”、老祖宗英国也同样不客气。许多人只看到美英好得似乎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特殊关系”,没看到“友好”表面下的无情较量。

1941813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第一次会晤后发表的《大西洋宪章》明确肯定“民族自决”原则那一刻起,大英帝国解体的命运实际就已经注定了。按照“民族自决”,印度的独立不可避免,英属殖民体系的崩溃瓦解不可避免。几百年来大英帝国之所以能财大气粗强横无忌,有殖民地尤其是印度源源不断的输血功不可没。没了殖民地,大英帝国就没了“外快”,不得不靠本土财政那点“死工资”吃饭,从此一蹶不振,江河日下,“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越来越穷,从“大英帝国”变成了“小英格兰”,再也休想东山再起与美国抗衡。英国如此,法国如此,欧洲殖民列强无不如此。美国在英国和欧洲列强二战中最窘迫的时刻玩的这一手,冠冕堂皇地逼英国在必然导致大英帝国解体的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字。

英国也曾试图挣扎扭转颓势。二战刚刚结束,丘吉尔就在富尔敦发表“铁幕”演说,可以认为是试图利用苏联已成为最能威胁美国世界老大地位的力量这一事实推动美国遏制苏联,重新来一次“两虎相争、自己渔翁得利”的老把戏。但美国来了个将计就计,全面发动冷战,成立北约,把英国和欧洲列强几乎一网打尽收入麾下,一起跟苏联对峙,大家要打一起打,要消耗一起消耗,谁也别想躲在一边拣便宜。不仅如此,在由冷战形成世界两大阵营对峙的情势下,任何国家只要不想被视为苏联阵营遭到封锁惩戒,就只能在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市场体系里混饭吃,经济上被美国纳入囊中。这实际上绝了英国和欧洲列强靠殖民地东山再起跟美国抗衡的路。1956年英法出兵埃及占领苏伊士运河,可以看成英法试图拯救自己的殖民帝国免于彻底崩溃的最后努力。美国对此毫不留情,撕破脸皮公开施压反对,跟苏联一起出面逼英法停战撤兵。英法从此再也无力回天,只能认命,彻底沦为美国的小跟班。

查看全文
5
1
0
21
7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