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中国行动”来势汹汹

张梦旭 张 旺 李司坤 2020-07-31 浏览:

美司法部“中国行动”来势汹汹

张梦旭    李司坤

有分析认为,近日中国驻美国休斯敦总领馆被迫关闭、美方抓捕中国学者等事件背后,美国司法部是一大推手。美国司法部2018年底出台“中国行动计划”——这一所谓对抗中国恶意行为的“专项行动”也被一些媒体和学者译为 “中国倡议”——在美国大选年的关键时刻走向前台。推出“中国行动计划”的时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和现任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对待“通俄门”调查的态度有所不同,但发表对华强硬言论时却都“头头是道”。无论是司法部的“中国行动计划”,还是美国国土安全部新成立的“中国工作组”,这些职能部门的举措、矛头都是针对中国,配合美国对华整体战略。因此,它们被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中国学者看成是美国现政府对华强硬的“帮凶”和现总统的“竞选别动队”。美国司法部最重要的职责早已不再是“司法”,而是利用近乎无边界的司法权力打压中国企业及中美双方相关人员,进而渲染“中国威胁”。

渲染“中国威胁”成两任部长接力棒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当地时间7月24日被迫闭馆,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的副助理部长亚当·希基在当天举行的相关电话简报会上添油加醋地说,所有国家的领事馆都是外国情报机构的行动基地,这一点是广为人知的,但“休斯敦总领馆进行的活动数量远远超出了我们愿意接受的范围”。他还扣上“莫须有”的罪状,称“总领馆推动的人才招募计划可能会产生窃取知识产权的动机或产生利益冲突”。针对此类“中国偷窃美知识产权,开展商业间谍活动”的言论,中方都进行过驳斥。

美司法部“中国行动”来势汹汹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司法部开始对中国采取特别行动。2018年11月1日,美国时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宣布,司法部启动 “中国行动计划”,并明确计划目标是反制其所认为的“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根据计划,美国司法部将不遗余力地对涉嫌盗取商业秘密、从事经济间谍活动、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及其他美国法律的中国公司展开积极调查并提起诉讼。在宣布行动计划的讲话及随附的情况介绍中,塞申斯提及了多起针对经济间谍活动的诉讼案,以及特朗普政府指控中国存在不公平贸易行为和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一些报告。“中国行动计划”由司法部国家安全局牵头实施,其他负责人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高级官员及美国国内五个司法区的联邦检察官,计划目的包括但不限于:确定应优先处理的商业秘密盗窃案件,及时实现案件成果;对于寻求推进中国政治意图的未经登记的代理人,要求其遵守《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并在适当情况下对其执法;司法部实施《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等。

有意思的是,“中国行动计划”推出一周之后,塞申斯应总统特朗普的要求辞职。按照《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的说法,鉴于塞申斯在联邦调查局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一事中表现过于“软弱”,特朗普对其十分不满和失望。特朗普曾说:“如果他执意要回避,他本应该在就任前就告诉我,我会另择人选。”塞申斯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任亚拉巴马州总检察长,后当选州联邦参议员。2017年,他还担任过特朗普“过渡团队”副组长。

今年2月6日,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主办了一场与“中国行动计划”有关的会议。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作主题发言的开场白是:“我最初的职业目标是进入中情局,成为一名中国问题专家,因此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时专注于中国研究。我记得在一堂政府课上,我们在讨论哪个外国对手构成了最大的长期威胁——俄罗斯还是中国。有同学说,是中国构成了最大威胁,因为‘俄罗斯想要征服世界,我们可以应对,而中国想要拥有世界,将是更具挑战性的问题。”然后,巴尔就长篇大论攻击中国的政党制度,渲染“中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比如:自“中国制造2025”发布以来,美国商务部已在中国希望主导的10项技术中的8项提出商业机密盗窃诉讼,声称“针对某些行业,中国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法,除了传统方式,还利用非传统的情报收集方式,例如让研究生参与大学研究项目”。

查看全文
4
0
0
0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