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我们来看看委内瑞拉

杨斌 2013-11-13 浏览:

  西方舆论诱使全球对金融震源产生误判

  当前西方借美国可能退出量化宽松唱空新兴经济暗藏玄机,国际热钱正频频制造新兴经济国家股市、汇市暴跌,巴西、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印度市场均受到较大冲击,似乎美国经济复苏良好促使美联储即将退出量化宽松,美国股市获利前景良好促使国际资本大量回流美国,新兴经济面临着撤资风险并将成为金融动荡风险的发源地,甚至可能重演当年亚洲、拉美金融危机频发的局面。西方媒体正积极鼓噪唱多美国、唱空新兴经济的舆论,可能误导人们错判全球经济形势和金融动荡的主震源。

  实际上,全球金融动荡的发源地依然是美欧发达国家。2012年5月,英国中央银行执行董事安德鲁•哈丁,披露美欧已持续四年的金融危机还远未结束,未来给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可能高达200多万亿美元。安德鲁•哈丁是美欧金融垄断财团的高层知情人士,所透露的重要信息反映了统治精英阶层对未来危机损失的评估。这一天文数字相当于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倍多,意味着未来危机仍具有摧毁全球经济的巨大能量,潜在巨大损失并非来自一般的股市楼市泡沫,而只能来自美欧国家特有的超级金融衍生品泡沫,因而全球金融主要震源不是新兴经济而依然是美欧发达国家。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2012年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指出:“今天美国人的中位数收入低于十五年前的水平,全职男性劳动者的中位数收入甚至低于四十年前的水平。”2009年至2013年的五年多来,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每年都宣扬经济强劲复苏的舆论,倘若美国官方的经济增长和就业数据是真实可靠的,美国民众的收入和财产即使尚未充分恢复,也不至于发生倒退到数十年前的灾难。这意味着美国的真实经济走势同复苏舆论大相径庭。

  美国经济形势既然并未出现官方宣扬的好转,美联储为何还要宣布可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呢?这是因为美联储滥发货币人为压低利率的政策,本身就不能刺激实体经济而只能刺激资产泡沫,在虚拟金融领域制造超级通货膨胀来拉升有毒资产价值。但是,尽管美联储仍在实施量化宽松购买大量国债和房地产债券,2013年春季美国债券市场依然出现了价格下跌的崩盘迹象,意味着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已处于濒临失效边缘。

  2013年初,日本在美国授意下进行了超级量化宽松试验,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规模的刺激力度超过了美国三倍,结果日本股市、债市短期高涨后就出现了暴跌和持续震荡。日本经济停滞、工业萎缩而消费品物价大幅上涨,加剧了国际投资者对量化宽松政策失效的怀疑和担忧。美国、日本的债券市场都出现了价格暴跌和利率飙升。2013年5月,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从1.6%上涨到2.27%,短短三十天就上升了40%,美联储尚未宣布可能退出量化宽松就出现了利率失控迹象。

  美联储在量化宽松失效、利率失控可能诱发市场崩盘的情况下,不会坐等市场泡沫骤然自发破裂令华尔街损失惨重,发出未来可能退出量化宽松的信号意在提醒华尔街提前布局,然后等待大财团完成布局后再选择适当时机人为刺破泡沫。值得指出的是,美联储虽然公开宣布将会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但为防止泡沫提前破裂可能暗中加大秘密量化宽松规模。正像2007年美联储一面宣扬复苏良好而一面却开始7.7万亿美元的秘密救市,拖延危机爆发时间帮助高盛等大财团完成做空市场布局,然后再通过故意让雷曼公司破产主动人为刺破泡沫。这样,美联储通过人为诱发泡沫并控制其膨胀、破裂过程,就能将金融危机变成大规模掠夺财富的金融战争武器。

  西方媒体制造唱多美国、唱空新兴经济的舆论,宣扬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将导致资金撤出新兴经济,但实际上美国经济实情并未好转并面临泡沫破裂危险,更加需要从新兴经济掠夺财富来转嫁、弥补危机损失,因此,不会简单出现撤离新兴经济的单向资金流动。当前西方金融财团可能在媒体制造舆论的掩护下,将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国家作为金融战争攻击重点,热钱将会有意大进大出双向流动制造市场大起大落。

  中国面对美国退出量化宽松与新兴经济动荡的危险,不能误认为只有国际热钱撤离的单向波动危险,不能依靠股指、利率、汇率衍生避险工具来规避风险。因为市场涨跌和避险工具都受到国际金融大财团操纵,随时可能发生出人预料、反复无常的双向突变,交替运用唱空、唱多、做空、做多的复杂组合,如舆论唱空暗中却做多吸筹,舆论唱多暗中却撤资做空设局,时而唱多、做多两手并用刺激泡沫膨胀,时而唱空、做空双管齐下打压市场,市场暴跌越狠做空布局就获利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今后美联储即使公开宣布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国际热钱一时撤离而随后仍可能大量涌入新兴经济,正像2007年美联储虽然也宣称次贷危机得到控制且经济复苏良好,实际上却秘密推出了7.7万亿美元的巨资救市计划,促使华尔街财团获得充足流动性大举进军中国布局,在中国股市、楼市、期货等市场上大肆炒作泡沫,后来令中国广大股民在从六千多点到两千点的暴跌中损失惨重。今天美国仍然会将中国作为转嫁金融危机损失的重点。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0
0
7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