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道尔:先正达封口反转人士 无所不用其极

恩道尔 2014-05-20 浏览:

  原文标题:‘Syngenta methods of silencing GMO opposition are unbelievable’

  原文链接:http://rt.com/op-edge/159184-syngenta-gmo-opposition-silencing/

  文章来源:今日俄罗斯

  作者:威廉·恩道尔

  一位名叫Gottfried Gl?ckner的奶农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独家采访时揭露转基因公司为了让他沉默采用了令人震惊的手段。

  Gottfried Gl?ckner曾告知威廉·恩道尔,因为他指控先正达公司提供的转基因玉米种子有剧毒并且毁了他的乳牛和土地,当他拒绝撤销指控后,他遭到的是勒索,人格诽谤,最后是不正当的关押。

  在被关押两年之后,Gl?ckner现在到世界各地讲述这一故事,并警告公众转基因种子的极度危害性。

  William Engdahl: Gl?ckner先生,在你遭到不正当关押之前我们就已经互相认识了,但直到最近你才被法律允许向公众告知你的故事,请告诉我们故事发生的背景。

  Gottfried Gl?ckner: 自1995年以来当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到欧洲时,我对转基因技术很感兴趣,因为当时转基因抗甘草磷大豆进口是以与传统大豆“实质相同”的原则批准的。1997年欧盟批准先正达转基因玉米(先正达Bt176)的商业销售时,作为一个对新技术感兴趣的农民,我决定在我的土地上种植先正达Bt176。

  WE:你是如何处理先正达转基因玉米种子的?

  GG: 在几年中我就扩大了Bt玉米的种植,并且在我的农场里,我的奶牛吃的青贮玉米和玉米粒100%都来源于我种植的转基因玉米。

  WE:请你给我们描述一下当你农场的奶牛吃了混有先正达转基因Bt176玉米的饲料后你的发现?

  GG:在2000年,农场遭遇了第一波奶牛不孕,生病甚至是死亡的病例以及新出生的奶牛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缺陷。

  WE:你怎么办?

  GG:我组织了一次包括数次调查农场的土地和转基因玉米在内的正式试验,结果显示造成这次致命后果的是转基因玉米。而先正达在其北卡罗莱纳实验室所做的试验却没有发现Bt毒素,德国一家实验室也使用先正达在北卡罗莱纳试验所采用的同样的测试样品,并以一模一样的方法做实验也发现了8300ng/mg的Bt毒素。

  WE: 德国那家实验室所做的试验还得到了其它什么结果?

  GG: 德国实验室发现了转基因玉米种比正常的玉米种子少了对于作为奶牛饲料至关重要的24%的必需氨基酸,而在青贮玉米中则少了8.8%。这些试验结果揭露了欧盟委员会在转基因玉米与传统作物等同或者“实质等同”的基础上批准转基因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WE:媒体还特别强调权威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也似乎检验了你的样品。是这样的吗?

  GG:德国当时的检测与核准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绝对没有要求测试我的先正达转基因玉米,他们想我告诉他们具体采用了什么方法证明在牲畜血液中找到了Bt毒素。

  WE: 然后你和先正达公司评估了一下转基因玉米对你的畜牧养殖和农田所造成的损失。结果是什么?

  GG:在2002年4月同先正达德国公司CEO Hans Theo Jachmann一起得出了损害报告。这份报告除了包括损失的牲口以外还包含了所需的替代性饲料谷物,成本和请兽医的成本费用以及损失的牛奶产量的成本。估计的总的损失是500,000欧元,但是先正达公司只支付了43000欧元,剩余的到今天也没有支付给我。

  WE: 正如德国银行家Hilmar Kopper所说的,他们给你“微不足道的钱”来结束这次事件,但是对你来说这是结束吗?

  GG:先正达实际上向我提供了如何处置转基因Bt176青贮玉米书面“建议”。他们还向我作了给各种礼物的诱人承诺如会有新的收成,一座新的房子,一份新的工作和度假旅游。我都拒绝了,那是不对的。

  WE:在过去的几年你为反对先正达公司和转基因游说团打了一场非凡的斗争,这是为了什么?

  GG:我想最终听见先正达公司承认它们的转基因技术确实存在问题以及承认它们已经估计到了在它们之后的系列转基因产品中含有剧毒的问题。然而相反的是,在我受政府官员,地方官员和私人团体的邀请在整个欧洲做演讲,讲述我与先正达Bt176的经历后,我遭受到了法律的袭击。

  WE:先正达是如何回应的?

  GG:在先正达代表向我提出“对于损失先正达与我应该各负一半责任”,我拒绝之后,我们解决问题的最终谈判破裂,他向我喊道“你的婚姻怎么样了”?我反击到“我没有和先正达结婚!”

  WE: 这话听起来很奇怪。为什么先正达问及你的私人生活?

查看全文
恩道尔
恩道尔
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0
0
0
0
0
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