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光:金融大风暴还没到来

廖子光 2013-05-02 浏览:
廖子光:金融大风暴还没到来

本报记者  金辉

廖子光:金融大风暴还没到来

        廖子光先生是著名旅美经济学者,“美元霸权”理论的创始者,曾担任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现任纽约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自2002 年以来,他在香港《亚洲时报》(Asia Times)上开设专栏,其文章重点研究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关系。

        3月26日下午,廖子光应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经济编辑室、《中国社会科学院报》编辑部和中央编译局《国外理论动态》编辑部的邀请,就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形势、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以及中国应对金融危机的措施等热点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大风暴之前的小风雨
 
        有的人认为现在的金融危机主要是资金流动性的问题,只要多给银行投入一些钱就可以解决。但实际上,问题远比想象的复杂得多。我看第一轮金融风暴还没有真正到来,现在还只是大风暴之前的小风雨,金融危机远未见底。
        在危机前的2007年9月份,全球股市市值曾经达到60万亿美元,但是现在还不到30万亿美元,而且每月还在以1万亿的速度快速减少。具体来说,现在商品期货大概损失10万亿美元,商业地产近期也将出现大问题,可能损失10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还是希望把股市吹到以前的水平。它承诺拿出10万亿美元来救市,但是还存在40万亿美元的缺口。美国不愿意自己独自承担这个责任,所以它要求欧盟、中国和日本也要拿钱出来一起救市。
 
奥巴马政府不能解决金融危机
 
        奥巴马的团队曾经请我去做他们的顾问,但是我没有去,我说你们可以把我的文章放到你的网站上,但是我不会去。
        奥巴马政府不能解决金融危机。首先政府没有那么多钱,美国的GDP总数也只有14万亿美元,无法弥补这个巨大的窟窿。其次,现在负责经济方面问题的主要政府官员还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经济顾问,这些人缺乏专业能力。
        美国提出的救市计划国际社会并不完全赞同,欧盟就表示,美国可以日夜不停地开动自己的印钞机印钞票,但是欧盟的钱都是辛苦挣来的,不能轻易借出去。

中国的话语权期待增加
 
        作为二战后维持国际金融秩序的两大支柱之一,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任务本来应该是向成员国提供短期贷款,保障国际货币体系稳定,对国际经济形势作出准确预测。但是这十多年以来,IMF却充当一个不光彩的角色,它的主要角色是帮助国际银行向借债国催讨欠世界银行的债务。
        目前IMF出资人中,美国的出资额只占了18%左右,但是却有很大的决定权,这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来说很不公道。中国目前在IMF中的话语权还不及荷兰、比利时这些国家。中国在IMF的话语权一定要增加,同时需要小心警惕美国和欧洲在峰会上提出的关于IMF增资等不利于中国的动向。
        上次G20华盛顿峰会上,我组织了30多位国际著名经济学家给全世界领导人写过公开信,提议建立一个国际的货币制度,不要给某一个国家的货币提供霸权。国际货币制度一天不改革,IMF就不会发挥太大作用。

收入就是一切
 
       “保8”成为今年中国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但GDP的问题应该全面来看,如果政府只把眼光盯在GDP增长上面而忽视工人的就业和实际工资的增长,那么保证GDP增长的意义就会大打折扣。经济学有一句名言——收入就是一切(income is all),如果没有了收入其他都是空洞的。一个国家如果工人的工资收入水平不高,那么这个国家经济的整体水平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中国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中国百姓的工资水平普遍不高,居民购买力不足,所以政府应该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提高工人的工资水平。工资每年至少要增长10%,如果能够达到15%、20%更好。
        对于那些土地面积小、资源匮乏的国家或地区,比如新加坡和香港,以外贸出口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是可以的。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这种过度依赖出口维持经济增长的方式是不能持久的,其经济结构非常容易受外国经济环境的影响,美国出口占GDP的比例不过10%左右。国内市场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动力所在。政府应该把经济发展的注意力从依靠出口和投资拉动转向依靠内需拉动的道路上来。而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处理好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把解决就业问题作为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
 
可拿出部分美国国债给地方政府做担保
 
        现在中国手里有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包括7000亿美元美国国债,但是这些国债是不能卖的。因为一卖价钱就会跌了。而且美国也不欢迎你卖。现在我们每年还赚2000亿美元,但是赚得越多,经济越不健康。但是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保证中国的经济安全。
        美国国债可以不卖,我们的地方政府可以要求中央拿出部分美国国债给地方政府做担保,地方政府从外汇管理局将部分外汇储备转给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拿这个担保,放人民币贷款去支持地方企业发展。
        广东80%的GDP都依赖出口。这次金融危机导致大部分小企业倒闭,大量人员失业,许多工人返乡。工人走了,资产就减少了,政府可以把这些小公司组织起来成立大公司。将来生产多少政府购买多少,等两三年后企业效益好转,投资者拿20%,政府拿80%。

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报
廖子光
廖子光
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