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光谈经济危机:缩小两极分化进展甚微

廖子光 2013-05-02 浏览:

廖子光谈经济危机:缩小两极分化进展甚微

【AC会客厅】廖子光谈金融危机(中文)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AC会客厅,我是本次会客的特约主持人,我叫简练,我们本次会客邀请的是著名的爱国侨领廖子光先生,廖子光先生是国际著名经济学家、金融专家,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欢迎廖先生的到来。

廖:谢谢,很高兴能有机会和大家谈谈。

主持人:好,由于廖先生长期以来与华尔街之间有所来往,所以我们本次会客欢迎他谈一谈这两年来金融危机的情况和最新的发展。好的,很高兴见到你,廖先生。

廖:谢谢。

主持人:大家都看到,金融危机已经持续2年了,自雷曼破产引发金融海啸也已经长达一年。我们这两年来也因此经历了非常多的大事,特别是最近一年。近几个月,国际金融形势也有了一些新的进展。所以我们很期待能听到您对未来局势可能发展的见解。

第一个问题也许和近两年来中国非常流行的一个观点有关,这个观点在美国已经流传了超过100年了,也就是崇拜金本位的思想(“金”龟子)。我们都知道有一位作者,叫宋鸿兵的,写了一本《货币战争》并且成为近两年来国内的畅销书,到今天为止他的观点和想法仍然在中国很受欢迎,很有影响力。你能否对此作一些评论呢,据我的了解,在您的作品中您是很反对这种思想的。

廖:这样,我更愿意先谈一谈我对目前世界金融-经济局势的看法,我倒不想去评论、批判其他的作者,因为读者他们会有自己的判断。

你可能记得2年前,我到北京的时候,(当时危机以次贷危机的形态爆发),我就指出这一金融危机不会是一个短期困难。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在两年内就能完全复苏,现在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错误。其实,这场危机不可能在两年内复苏这一点结论其实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这是由过去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决定的:美国通过爆发累计的债务,使得借贷消费和金融过度发展和膨胀。由于美国具有美元霸权的优势,所以他们能够以债务的方式“发行”制造出美元货币来购买他人制造的产品,而这些钱并不是他们通过生产东西挣过来的。所以美元本身就是一种债务,一种债务工具,形成债务泡沫。当这种债务泡沫累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破裂。在破裂之后,在通常的经济周期里,经济过度繁荣下的投机泡沫破裂,一般来说会进入萧条期,价格——消费品、资产品的价格会下降,人们会以更低的报酬方式多工作,然后再逐渐复苏,重新起飞。(过去通常来说政府货币政策如果此时放宽,能够加速这一复苏过程)根据这一通常的原理,目前的美国政策制定者认为,如果发生股灾、危机,那么他们要做的就是通过发行更多的货币来防止危机更加深重。这种想法看起来似乎有点像是凯恩斯主义,但其实上不能算。因为就正统的凯恩斯主义来说,需要政府在经济运行繁荣的时候能够有政府盈余,然后再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将这些累计盈余主动的通过财政支出花出去,再加上一点赤字,把经济从底部给提振起来。

但是,过去20年的美国经济,在经济繁荣的时候是通过债务实现繁荣,无论私人或者公共均是赤字,所以政府持续的有财政赤字。所以其实政府的财政赤字本身也是美国债务泡沫的一部分,增加了债务泡沫。然后,到现在发生危机,美国政府想要转向凯恩斯主义来解决危机的时候,他们没有过去积累下来的财政盈余。所以,他们所做的,只是通过制造更多的债务来撑起开始破裂的债务泡沫。所以他们现在所做的,其实是把出现违约的私人债务转换成公共债务,途径其实是通过实际上的发行货币来认购这些坏帐,也就是扩张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把坏帐放进去。另一种方式是去购买那些被认为太大而不能破产的企业发行的新债券和新股的方式给这些企业“注资”。这样做的结果是用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来代替过去30年放任自由的市场资本主义(market capitalism)。当然,美国民间、智库的近30年来的主流观念一直是对国家资本主义口诛笔伐(批判“大政府”,赞同“小政府”),但最近两年来他们却事实上在走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

国家资本主义在某些情况下,不是什么坏事。所有的经济体都在某种程度上算市场和政府共同参与的“混合经济”。但在美国,从传统的意识形态上,特别是最近30年,他们特别反对任何形态的“政府干预”。而且美国的很多活跃的思想库跑到全世界去宣传“小政府就是好政府”的意识形态。现在他们可以说是在扇自己的嘴巴,因为他们现在等于是公开承认放任自由的市场资本主义,特别是毫无约束的放任自由资本主义已经失败,而拯救者是政府,并非他们崇拜的“市场”。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过去许多年,我们都屈从、跟随着美国的宣传压力、意识形态,去私有化我们的国有企业。到今天为止我们仍然在继续,特别是当美国开始国有化部分他们的企业,特别是所谓的超级巨型企业和重要企业的时候,我们还在继续私有化。所以我个人建议我们在中国要重新考虑考虑政策的意识方向。

当然,那些美国思想库的人,知道政府干预和他们的意识形态立场是完全相悖的,所以他们会反复强调:哦,这种政府干预只是暂时的,只是一种在紧急状态下的挽救。但就和怀孕一样,不可能“怀孕一半”就中止,或者搞“暂时的怀孕”,一怀孕就要怀到底。政府也是一样,政府进入市场很容易,要退出就相当困难——特别是在美国这种进入金融市场进行挽救的例子。

查看全文
廖子光
廖子光
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