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湘穗:再次嗅到的阴谋气息

王湘穗 2013-05-02 浏览:

  美元指数跌跌不休,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比例已经降低到60%,一些大国都在调整美元在储备货币中的比例,如俄罗斯目前的储备货币美元只占40%,而欧元为49%。不只如此,美元的世界贸易结算货币的地位也不断受到威胁,前几天英国报纸报料说,中东国家的石油贸易打算要放弃以美元结算,尽管石油国家出来澄清没这么回事,但恐怕不完全是空穴来风。委内瑞拉的查维斯总统发起“玻利瓦尔美洲国家联盟”要创立新的地区货币“苏克雷”,逐渐减少使用美元,可以说,美元体系霸权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令人奇怪的是,美国政经界首脑对危若累卵的局势并不在意,个个似成竹在胸。一位老朋友来电话讨论此事,直呼这太反常了!的确反常,一向为利益毫不手软美国牛仔这次面对核心利益怎么这么“面”,好像成了谁都能踹一脚的受气包?讨论的结果是:美国人在变戏法,目前还在诱导观众出错的阶段。表面的平静是大战前的沉寂。
  最近出现的一些迹象,再次让人们嗅到了阴谋的气息。10月19日晚22点,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发布公告,声称作为配合场外现货黄金交割服务的附属政策,允许交易商将黄金作为所有商品交易的保证金抵押物,并且将这些黄金抵押物保管在摩根大通的伦敦银行。此公告一出,黄金现货市场应声大涨15美元。有评论说,这是黄金重新货币化的重大标志。要知道,芝加哥交易所是金融衍生品的诞生地,最擅长“重大制度的创新”。据说,2008年CME全年总成交33亿手,其中80%交易通过电子交易完成,总成交额超过1000万亿美元。显然,CME的可以完成海量交易的电子交易系统,不论在手段和规模上都适合成为黄金电子化交易的全球平台,借助这个“附属政策”,CME就有望成为一统世界大宗商品市场和金融货币市场的经天纬地之手。也许是巧合,在全球市场即将发生激变的时刻,奥巴马总统于10月23日宣布,美国全国因甲型流感进入紧急状态。此前,不论国际卫生组织如何警告,美国就是不动。23日前,我在美国住了半个月,开车转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城镇,一片太平景象,怎么一下子就需要进入紧急状态?据说是死了1000人,可在历来嗅觉灵敏的美国媒体上也看不到任何迹象,那几天电视里最大的新闻是一个载了小孩的气球的真假故事和奥巴马获和平奖。回想2003年中国闹“非典”,最终统计死了349人,那可是举国动员、全民动员的壮阔景象。看美国像没事一样地竟然死了上千人,回想起来真觉得这沉静里有些诡异。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阴谋,因为如果是阴谋就太可怕了。其实,比阴谋更可怕的是默契——“华尔街+华盛顿共同体”间毋需商议便可达成的默契。
  而如今,迟来的乱世终于到来——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就是最有力的证明。“乱世藏金”——乱世来了,黄金的牛市也就来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和摩根大通等交易商已经设计了新的规则,等着全世界入场下注。与准备抄黄金底的投资者良好愿望相反,在被全球金融资本操纵的大宗商品市场上,赚钱的只能是金融寡头而吃亏的人永远是大多数。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把黄金抵押物保管在摩根大通的伦敦银行公告中,我们可以看到交易所和投行之间毫不掩饰的共谋关系。此前摩根大通与其他投行在大宗商品市场上频繁做多与做空,还只是大赛前的热身或试手。而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联手,意味着某些运动员、裁判员和体委官员完成了对观众和其他竞赛者的合谋:“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这种敢于公布“阳谋”的自信,来源于他们对市场和人心的完全操控。也许很快我们就会看到黄金和包括石油在内的其他大宗商品过山车般地上涨和下跌,在忽而“诱多”忽而“诱空”两头挨巴掌之后,坐进金融市场过山车以为占据先机的升斗小民或荣智健这样的富豪甚至中金公司等主权基金将被甩出车外或吐出胆汁,而最终获利的将是“美利坚赌场”的庄家和运营商。
  如果仅止于此,还是小瞧了美国金融资本家的胃口。更大的利益还在于,这是通向未来全球货币体系建构主导权的捷径。你们不是要推倒“美元体系”,建立“超主权货币”吗?那好,我主动推出一个基于黄金的超主权货币体系。但与央行行长们“排队分果果”式的设想不同,掌控这个超主权货币体系的还是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公告已经在向世界宣告,在全球金融危机突围的道路上他们均已设伏。
  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公告里隐藏着巨大玄机,它可能是阴谋,也可能是阳谋,给其他人的选择余地只是或慷慨地被阳谋击倒,或糊涂地被阴谋绊倒。而我们的难题则是,如何找到“不倒下去”的第三种前途。

王湘穗
王湘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