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劲松:哈美者的粉饰与美国的贫困

叶劲松 2013-05-02 浏览:

  最近,我看一本名为《五分一毛——聚焦美国福利改革之弊》的书。该书可以说是美国学者埃里伦奇关于美国服务业劳动者工作、生活状况的调查报告,是中信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翻译本。该书揭露了资本主义之弊。而新自由主义的所谓福利改革,则更充分地表现了资本主义对劳动者的剥削压榨,更充分表现了资本主义之弊。该书封面后边的出版说明讲,“当越来越多的媒体及作家将目光聚集在华尔街的亿万富翁和硅谷里迅速崛起的新富阶层时,`贫困"在这个富庶的国度里似乎无迹可寻。”这说明,美国资产阶级媒体掩盖事实真相,它们也是力图通过描绘资本主义的所谓盛世景象来掩盖资本主义剝削,掩盖这剝削必然产生的贫困。而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和哈美者一样,充当美国资产阶级媒体赞颂声的传声筒,赞颂美国资本主义,掩盖美国的贫困、腐败等问题,并要中国更全面、更深入地走美国资本主义道路。按他们的意思,只有走美国的道路,就能解决我国贫穷、腐败等问题。

  据该书介绍,其作者芭芭拉·埃伦里奇为美国“职业作家与专职撰稿人,为《时代周刊》、《哈泼斯》”等“全球极富影响力的刊物撰写文章”。埃里伦奇作为美国“最高层的20%”的人,想认识“最底层的20%”的人的工作、生活状况(《五分一毛》第182页),为此进行底层劳动者工作、生活的体验和调查。这种体验和调查是在2000年夏结束的(《五分一毛》第182页)。即她从事低层劳动者状况调查的时间,正是在1990年代末克林顿任总统的第二任时期。

  民主党人克林顿这8年总统任期里,延续了共和党人里根任总统时开始的大规模向工人阶级生活水平进攻,削减社会福利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民主、共和两党本质都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政党,所以政策大同小异)。削减社会福利的所谓“理由”是:贫穷是你自己的错,不应由社会来负担;削减社会福利既基于前述理由,还宣扬,削减社会福利将使懒惰的穷人努力寻找工作,通过就业摆脱贫穷。这“理由”里,资产阶级剥削是劳动者贫穷的根源被掩盖了。这“理由”还要劳动者安心接受剥削以及剥削带来的贫困,不要反抗(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错”)。而遍及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参加者则不相信这“理由”,他们喊出是1%的人造成99%的人的贫穷。他们不相信自己的贫穷是自己的错,是那1%的人剥削压迫造成。占领华尔街运动参加者揭示了美国1%的人与99%的人的利益对立(本质上是美国资产阶级与美国劳动人民的对立),而我国的哈美者不敢揭示美国1%的人造成99%的人的贫穷这种利益对立,因为它们也揭示这种对立,则他们关于美国国穷民富的谎言就不攻自破。

  英国学者托尼·金赛拉和芬恩坦·奥图勒合著的《美国在崩溃》,对美国削减社会福利的“理由”也批驳道,这“是一个不断重复出现的美国式的残酷逻辑:如果人们生活贫穷,那么一定是他们自己的过错。华盛顿的保守党传统基金会的梅丽萨·帕杜,在评论那些已经用尽终生福利保障——那些失业的人们时,称赞了克林顿时代的福利改革:‘那些受到经济萧条冲击的人是因为他们没有工作。不参加工作的人也就不会有更多的收入。因此要加倍鼓励人们去寻找工作。’贫穷是穷人自己的错。社会上的普遍民众,他们必须承担他们的行为和懒惰带来的后果”(《美国在崩溃》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1页)。托尼·金赛拉和芬恩坦·奥图勒认为削减社会福利的所谓“理由”:贫穷是你自己的错,不应由社会来负担,体现出“美国式的残酷逻辑”。这“残酷逻辑”既体现了美国资产阶级谈论人权时的虚伪,又掩盖了资产阶级拥有的财富和用于社会保障的缴费与财政收入,都是劳动人民创造的事实。资产阶级削减社会福利目的使劳动者生活水平更低,从而饥不择食地接受资产阶级只给更低工资、更差工作条的劳动合同,从而使资产阶级能榨取更多的利润。

  克林顿任总统8年的大部分时间,是美国经济经的所谓高速增长期(其实也就是经济平均增速远不到5%的几年)的时间。从20世纪50年代起,美国经济增速一直低于日本、欧洲,而在90年代,由于日本、欧洲的经济增速大大下降,美国经济增速第一次超越日本、欧洲的经济增速。美国资产阶级学者和媒体那几年也极力讴歌美国经济已进入能摆脱经济周期影响的新时期,并纷纷对该时期的美国经济贴上“新经济”、“知识经济”等漂亮的招牌(那些年,我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和哈美者也鹦鹉学舌的在我国念着这些对美国经济的赞美词)。但关于美国经济已摆脱经济周期的断言,以及“新经济”、“知识经济”等漂亮字眼,都不能阻挡美国在2000年滑入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当然,资产阶级学者和媒体用“互联网泡沫破裂”、“IT泡沫破裂"等掩盖经济危机本质的称谓,来表述那场经济危机。

查看全文
叶劲松
叶劲松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