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道尔《目标中国》第八章:媒体战争:谷歌、YouTube、脸谱网和嵌入式全球媒体

恩道尔 2013-05-02 浏览:

 

 

 

 

 

 

  威廉•恩道尔

  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曾公然与好莱坞电影制片商合作,在美国民众中渲染战争狂热气氛。从那以后,紧密联系好莱坞和美国媒体就成为了美国国家战略的共识。直至今日,这个组合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将中国描绘成一个新的敌对国,仿佛中国在未来短短几年内就会变得像“希特勒统治的德国”。美国五角大楼、军事基地、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精英们以及其他具有强大政治影响力的各个精英组织都在摩拳擦掌。在他们的操纵下,一场针对中国文化和媒体的战争浮上了台面。

 

  中情局和其对美国媒体的控制

 

  “冷战”格局出现后,北约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相继成立。根据美国国务院冷战战略家乔治•凯南的建议,第一任中情局局长在1948年的头等要务,便是任命弗兰克•威斯纳为新设立的中情局特殊项目处(后更名为政策协调处)的第一任负责人。

  这个政策协调处日后成为了中央情报局的隐蔽行动机构。威斯纳根据指示建立了一个组织,主要行动是“宣传、经济战;预防性的直接行动,包括破坏、反破坏、摧毁和撤退措施;援助敌国的地下反抗组织,并支持西方世界受威胁国家的本土反共运动”。

  1948年后期,威斯纳设立了一个代号为“知更鸟行动”的中情局隐蔽项目,旨在影响外国媒体。威斯纳招募了在《华盛顿邮报》工作的菲利普•格雷厄姆来负责这个项目。到1950年初艾伦•杜勒斯全盘接管中情局时,威斯纳已经控制了《纽约时报》、《新闻周刊》、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其他重要媒体中的主要新闻记者。

  中情局很早就与具有影响力的美国本土媒体以及国际私营媒体建立了联系,如今看来,那只不过是为他们今天完全控制全球各大“主流”媒体所做的铺垫。

 

  美国五角大楼完美演绎“文化”战争

 

  在美国攻占伊拉克以后,美国陆军上校拉尔夫•彼得斯撰写了一份精准的军事评估报告,报告称,紧密联系的美国媒体所发挥的作用令人惊叹,并对世界的文化侵略进行剖析。文化侵略包括了好莱坞电影制片厂、美国有线电视网和《纽约时报》这样的主流电视和平面媒体。新近还包括影响巨大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如谷歌、YouTube、脸谱网和推特等。

  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曾公然与好莱坞电影制片商合作,在美国民众中渲染战争狂热气氛。从那以后,紧密联系好莱坞和美国媒体就成为了美国国家战略的共识。直至今日,这个组合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将中国描绘成一个新的敌对国,仿佛中国在未来短短几年内就会变得像“希特勒统治的德国”。

  美国五角大楼、军事基地、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精英们以及其他具有强大政治影响力的各个精英组织都在摩拳擦掌,在他们的操纵下,一场针对中国文化和媒体的战争浮上了台面。对这场由美国发起的文化战争,以思维敏锐和直言不讳闻名的五角大楼拉尔夫•彼得斯上校在美国陆军战争学院的季刊上分析道:

  信息能够摧毁传统的工作和文化,它诱惑人,将人引入歧途,同时,它也无懈可击。难道你有办法可以反击别人传递给你的信息吗?答案是:没有!你除了努力排斥它以外别无办法。对那些无法融入我们的信息帝国或与之抗衡的个体和文化,毋庸置疑,等待它们的就只有失败(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边缘国家,人们以为通过互联网就能享有权利,畅所欲言,憧憬着联合国能为大家构建国际大家庭,从而实现世界和平。这只是一种错觉)……

  好莱坞的电影能够触及到哈佛大学不曾触及的地方。而对于看不到美国本质的外国人来说,美国的那种不负责的自我幻想萦绕着他们;身在围墙之外的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极具魅力、性观念开放和可怕的世界;贫穷的他们认为那个世界很富饶。

  ……全世界的有识之士都喜欢抨击“美国文化……”但传统知识精英的影响力正在减弱,逐渐被成功的精英人士所替代,如比尔•盖茨、斯蒂芬•斯皮尔伯格、麦当娜等,以及那些最成功的政治家们--他们知道怎样迎合大众的口味,引领公众的意愿,并在必要的时候重塑自我。当代的美国文化前所未有的强大,对其他试图与其竞争的文化具有强大的摧毁力……美国文化的精髓,其杀手锏,正是为知识精英们所唾弃的本质:声称美国文化才是正统的主流大众文化。它强调一种安慰感和便捷感,并带给大众快感。我们是卡尔•马克思的美梦,也是他的噩梦。

  在这个时代,一些非宗教和宗教革命者都犯了相同的错误,他们以为全世界的工人或者那些老老实实的人每天在回家后都迫不及待地学习马克思理论或研读《可兰经》。但事实上,乔•斯派、伊凡•提契尼和阿里•卡特(译者注:美国俚语,即Joe Sixpack,Ivan Tipichni,and Ali Quat,分别是对普通美国人、意大利人和伊朗人的讽刺称谓。)更愿意守着电视看《海岸救生队》。美国人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且我们很善于将想法变为行动,不仅如此,我们的文化还会强有力地束缚那些我们不会侵蚀的文化。在文化(或军事)领域,我们都没有“势均力敌的对手”。我们的文化帝国让全世界痴狂,而且还将继续影响更多的人。这些人将为他们的幻想付出代价。

查看全文
恩道尔
恩道尔
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