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师伟 2020-01-13 浏览:

悲剧的根本是美国的霸权!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革命摄影家沙飞拍摄了很多经典的照片。

八路军依托长城打击日寇——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人民群众踊跃参加抗战——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白求恩大夫艰苦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聂荣臻元帅悉心照料日本遗孤,这是中华文明先进性的体现——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八路军的高级无线电培训班,教师是国际友人林迈可——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被释放的日军战俘唱歌表达对八路军的感谢——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现在摄影是个稀松平常的事情,然而在旧中国可是不折不扣的高级技术,摄影师算是高级人才了,不管在哪个阵营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再不济开个小店也是轻松维生。

显然,作为摄影师、在艰苦的抗战时期加入八路军,冒死在弹火纷飞的战场记录历史的影像,其信仰、其立场、其勇敢、其忠诚是毫无疑问的。

沙飞就是这样的摄影师。

然而沙飞的结局是个悲剧:被自己人枪毙!

沙飞(1912~1950),原名司徒传,广东开平人,1912年5月5日生于广州一个药商家庭。幼年就读于广州,1936年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画系。1936年10月拍摄发表鲁迅最后的留影、鲁迅遗容及其葬礼的摄影作品,引起广泛震动。抗战爆发后担任全民通讯社摄影记者,并赴八路军115师采访平型关大捷。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新闻摄影科科长、《晋察冀画报》社主任、《华北画报》社主任等职。1950年3月因患“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在石家庄和平医院枪杀为其治病的日本医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处其死刑,被枪决,终年38岁。此后沙飞的家属对该案多次提出申诉,要求再审。北京军区军事法院经数年调查,复审查明:沙飞是在患有精神病的情况下作案,其行为不能自控。1986年5月19日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判决:撤销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决。

 师伟:如何看待伊朗误击乌克兰客机?

其实按照现在的法律,沙飞完全可以从轻处理甚至无需担责,然而他还是被处决了!这是战争残酷性的体现、也是中国共产党人严于律己的体现——按说杀个战败国的医生,放在别的国家也就是罚酒三倍的处罚而已。

沙飞为什么会患有精神病?那是战争年代巨大压力的结果——战斗在一线,每天记录血腥、死亡、离别,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即便如一边倒的伊拉克战争,美军都普遍得了精神疾病,更不要说在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日战场了!

所以沙飞枪杀医生的罪责其实来自日本法西斯,如果没有日本法西斯对中国的侵略,沙飞就不会得精神病。

沙飞是个受害者。

理解了沙飞、你也就知道伊朗误击乌克兰航班是怎么回事了。

伊朗军方的声明说得很清楚——

星期三凌晨,一架波音737乌克兰航空公司飞机坠毁,令人心碎,在美国犯罪分子基地遭到导弹袭击以及军事行动可能对事件造成的影响之后,武装部队总参谋部立即进行了调查。在美国总统和犯罪分子的军事指挥官威胁要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境内针对大量目标进行攻击之后,鉴于该区域的空中交通空前增加,伊斯兰共和国武装部队的潜在威胁处于最高戒备状态。在导弹袭击后的几个小时内,美国恐怖部队的战机在各地增加,一些针对该国战略中心的空袭报告被报告给了许多防御单位,成为一些雷达板上的目标引起了防空单位更多的敏感性。在这种危急和危急的情况下,乌克兰航空公司的航班离开目霍梅尼机场,该航班靠近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个敏感军事中心,并处于敌机的高度和形状。在这种情况下,飞机意外地被人为错误击中,不幸的是,这导致了亲爱的同胞的殉难和一些外国国民的死亡。武装部队向其他国家无家可归的家庭和失踪人员表示慰问和慰问,并为人的错误道歉,确保通过在武装部队一级的作战过程中进行重大改革,使这些错误不可能发生,并立即向武装部队司法组织报告,以处理犯下的错误。军方还命令伊斯兰革命卫队有关当局尽快通过伊朗国家媒体向人民作出详细解释。

以上是发言的汉语翻译,不是很流利,但讲清楚了来龙去脉——

事件发生在伊朗袭击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后

伊朗为了应对美国可能的报复、加强了戒备等级

乌克兰航班航线靠近一个敏感基地导致伊军误判

精神紧张的伊军以为是美机入侵,于是发射导弹

结果击落了客机,目前已经对责任人展开了调查

……

显然,这些责任人的结局和沙飞类似。

宁为太平犬、不为离乱人啊!

稳定压倒一切!

然而,虽然直接击落客机的是伊朗人,但这笔血债应该记在美帝国主义头上!

现在对伊朗冷嘲热讽的人要么没文化、要么是个坏东西!

因为要论击落客机,美军才是无耻的代表:1988年7月3日,美国导弹巡洋舰文森斯号发射导弹,击落了伊朗航空IR 655号班机空,导致29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包括38名非伊朗人、66名儿童、1名孕妇全部罹难。

查看全文
4
1
0
0
1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