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双渗透”考验中国

司马南 2020-03-01 浏览:

“双渗透”考验中国

司马南

[本文提要]

一、不要以为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来临的时候,扎大堆儿祈祷的韩国邪教组织离我们很远,它渗透在我们的周围,已经很久了,已经很久了,已经很久了。

二、必须讲清楚:新天地并非是韩国邪教当中最大的一支,若不是这几天扎大堆聚会活动对韩国爆发疫情“做出独家贡献”,这个邪教组织在中国知道的人还真不多。

三、韩国政府现在面临着踢开新天地会邪教组织的阻挠,控制住疫情的重大任务,任务尽管艰巨,但还比较单纯。中国既要防止以韩国为代表的境外疫情反渗中国,又要防止以新天地为代表的邪教组织对中国进一步加大渗透。

四、需要指出的是,出于自我迷幻自我神话的极致需求,中国一批先富起来、先坏起来、先时髦起来有着较大社会影响力的人热衷于以慈善的面目、公益的面目隐蔽的形态,玩弄小众教和新兴教,他们表面追求与社会的最大融洽度,而事实上与人民权利本位格格不入。

五、需要指出的是,信仰本是私密的个人的事情,宗教信仰自由,公民者基本权利也,但有人偏把它弄成争名于世的“政治路游嘉年华”,极其高调地以西神大神使者的面目招摇于中国社会,介入每一个热点,使小钱,博大名,酿民怨,骂体制,这些人不是信教,而是吃教、耍教、弄教,以教撞墙,以教沉船。

韩国邪教组织新天地会不顾政府一再劝阻,动员信众扎堆儿折腾,终于创造了未曾有过的人间奇迹:昨天消息,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韩国新增505例确诊病例,单日新增数目再创新高。截至当地时间今天下午4点,累计确诊已经达到1766例,这一数字超过了中国除湖北以外的所有省份。

信他们的那个主,便不会得病,这套鬼话已经开始有人不信了,洗脑多年的人思想上脱敏则需要一个漫长和痛苦的过程,然而病毒并没有那份耐心。

只扎堆折腾也就算了,还不戴口罩,为什么不戴口罩?大头头儿小头头儿都说戴口罩是“对上帝不敬”。

对外宣称是教会的这个组织,垄断了人们通向幸福和未来的权力,对信众实行严密的思想控制行为控制。他们宣称,你自己直接面上,这不合手续,哪怕只是向上帝忏悔汇报思想也不行,每周礼拜需要教徒亲自“打卡”,比中关村国贸地区管理最严格的企业里办公室负责打卡的悍婆嘴脸还要令人恐怖,一俟缺席,专人记录、跟进追踪,补上礼拜不算,还要记一个黑豆。

聚会就聚会吧,不戴口罩就不戴口罩吧,扎大堆折腾,信众的体态语言也有严格规定,现场没桌子没板凳,当然更没有椅子,没有沙发,有,那也不是你坐的,信众只有下跪的份儿。下跪的地方很小,小到成排成列的人挤在一起,如同挤在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膝盖挨着膝盖,韩国人喜欢吃泡菜,他们说这就跟腌制泡菜,或者生豆芽的情形是一样的。教主要的就是你的被挤压感、求解脱感、窒息感、无奈感,连着几个小时下来,看到台上手舞足蹈洒脱自在的教主,不由你不心向往之。

只跪在地上不说话吗?不,你得不停地说。教主在上边每说完一句话,你都要在下边喊阿门。阿门是个大门,不能小声说,要大声地歇斯底里地拼命地从丹田吼出来一一阿门。

扎大堆的时候,你思想溜号的可能性没有,想看个手机,没门儿,手机收了,连眼镜也收了。

新冠肺炎病毒大疫期间,这不等着中着儿生病吗?这不是在主动提供新冠肺炎病毒大举入侵的机会吗?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这么想,问题是入了教的成千上万的人往地上一跪,封闭的空间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跟着教主狂呼阿门,他们神灵附体,只等着门开“被选中了上天堂”,甭说新冠肺炎病毒,连死都不怕。一个流程很广的视频中,邪教头目在台上喊“我们不怕死,死是我们的选择”时,台下那热烈的回应便是明证。

邪教的教主叫李万熙,虽然也吃泡菜叭嗒嘴,满口大蒜味儿,刷牙不认真,上厕所用卷筒纸,夜里磨牙打呼噜,起夜不开灯摸是找不着路……他双腿残疾,早年欺辱手下女弟子被人打的,就是一个凡人,甚至可说是凡人里边的坏人,却跟中国那个肚子上自称能转轮子比佛祖高100万倍的东北大白话一样,敢于宣称自己是第二个“救世主”。

这位救世主最拿手的秘诀是,开出廉价支票:如果要想成为14.4万名“被选中上天堂者”,你必须乖乖地听话,必须向尽可能多的人传教。疯狂的扩张,专门杀熟,亲戚朋友跟着纷纷堕入邪教的原理即在于此,俗称“搭人梯,上天堂”。

别以为他们慈悲为怀,喜募那些在生活中不如意的,爱情上失败活得不耐烦的,生意上破了产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政治上被打败走投无路的社会边缘群体入教,人家才不待见你们这些人呢,“新天地”更喜欢那些体制内的、能量高的、影响力大的,有钱的(这一条最重要)至少是经济上独立的,当然身体健康、长得好看一类也可以作为辅助性的指标。

查看全文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1
0
0
1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