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叶利钦式“疯王”降临阿根廷看普选制怎样瓦解发展中国家?

作者:畅明集体 来源:畅明谈宏观 2023-12-03

一、叶利钦模式重出江湖

叶利钦,曾经瓦解了苏联。叶利钦模式,是在核平衡体系下一个国家瓦解的“通行模式”。其特点就在于:

1、民众的狂热支持;

2、对外的极度妥协;

3、对原有社会体系的极大破坏。

所以,叶利钦式的国家首脑一旦就位,那么意味着一个现代社会的“王朝”就要走向瓦解。叶利钦之后,真正继承了这种模式的就是美国的特朗普,而后,“巴西特朗普”博索纳、英国特朗普“约翰逊”、菲律宾特朗普“杜特尔特”,纷纷走上时代的舞台。而随着特朗普被原有政治体系的“深层政府”和美国的建制派“共主”拜登赶走之后,各地的大大小小的“特朗普”也随之而去,纷纷落败或离开。这是一次全球建制派的“肃正运动”,但是生成“特朗普们”的土壤并未消失,而是随着建制派的“复兴”而更加发展。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阿根廷、荷兰等地,纷纷又冒出了这些反对新自由主义建制派的“疯王”夺取大位。就是在美国,特朗普的民众支持度也与拜登拉开差距,在主要的“关键州”都能取得优势,更是跃跃欲试要再次走向总统的宝座。

过去三十年的全球化,是经济的全球化,这一波由美国新自由主义,或者叫白左势力打造的“世界王朝”,已经在其内部矛盾中走向终点。但是全球化不会中止,因为由中国主导的政治全球化正在酝酿之中。如果说信息化的互联网时代,中国完成了现代化中生产力发展的逆袭,那么很可能在未来的智能化时代,中国可以完成基于华夏文明的世界秩序的构筑。

苏联的解体,让中国知道了休克疗法、国家解体、投靠西方是一条死路。而如今西方新自由主义王朝的“解体”,则是给了中国一个重要的启示,那就是普选制、网红政治、解散社会最终会把一个正常国家拖入混乱。

二、南美的“解散狂人”

这位老哥平时的形象就是手持电锯,意味着向“腐败邪恶的旧秩序开战”,再加上他本来就玩过摇滚乐,按说有这形象和理念也没啥。

关键是,现在这哥们真是总统了。

网上有一段关于米莱是准备如何处理阿根廷的政府部门的视频,如何把22个部砍到8个。    

文化部,解散。

旅游部,解散。

环境部,解散。

工程部,解散。

科技部,解散。

劳动部,解散

教育部,解散。

交通部,解散。

卫生部,解散。

。。。。。。

1、“解散”央行和货币

由于阿根廷长时间处于奔腾的通货膨胀(10%-100%),偶尔还进入超级通货膨胀区间(100%)以上,这种情况的通货膨胀已经让阿根廷本币丧失任何的信誉度。

2023年年内迄今为止,阿根廷央行第六次加息已经将基础利率提高到133%,对,您没看错,我也没写错,超过130%的基础利率。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0月12日电(记者王钟毅)阿根廷中央银行12日宣布加息150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由118%上调至133%。这是阿根廷央行今年第六次加息。

阿根廷政府、央行和货币的信誉早就破产了,阿根廷能有今天,央行肯定是无能的,但无能的不仅是央行。

面对这种情况,米莱要求彻底取消央行和本币,反正本币也没人用,有什么钱用什么钱呗!

“如果在阿根廷没有人想持有比索,那么这种货币的真实价值还有多少?我们不是在讨论沙漠里需不需要水,而是没人要的东西。”

2、“解散”公共税收和福利体系

米莱认为,阿根廷政府极端腐败低效,完全就是税收强盗,他不仅要砍掉大部分的政府部门,还准备减税,也是,要是边说砍掉政府职能边加税那也太不要脸了。

在大幅削减政府支出的同时,米莱还会大幅削减政府税收,他表示自己会取消大部分的税种和税收,米莱公开承诺:如果我增税,那就砍掉自己的手臂,因为征税比偷窃更糟糕。

但问题是,政治统治是建立在社会职能的基础之上的,你把社会职能都砍掉,就剩下国防、司法、税收等核心部门,那你这究竟是国家?还是大号监狱?加沙地区的哈马斯社会职能都比你全。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米莱的公共政策主张,那就是“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

3、“解散”社会事业——全面私有化

这个其实就顺利成章了,因为阿根廷农业条件优厚,潘帕斯草原是世界级的优越牧场,且富含各种矿藏,既然你政府没有任何的调控能力和意愿(主要是没有能力),那你说不私有化也是不可能的。    

我来抢,你能挡得住吗?

而米莱本次的私有化将更加彻底。

包含基建(还属正常)、监狱(向美国致敬)、教育(甚至是义务教育)、医疗(这就有点赚人命钱了)、养老(这。。。。。。)

其实这还包含着某些开源的幻想。

比如说节省下来了政府的支出,是不是就藏富于民了?

没有任何的福利和保障,百姓是不是就拼命工作了。

阿根廷大麻合法化,不知道具备区位优势的可卡因是否紧随其后。

性交易合法化,到时候肯定是大量拉丁裔女孩唯一的出路。

军火交易合法化,自由购买武器,我相信到时候的阿根廷毒品和枪支都将成为刚需,前者麻醉灵魂、后者消灭肉体。

器官交易合法化。。。。。。,正好缅甸在扫除电诈,大部分犯罪分子都将绳之以法,但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小部分外逃人员正愁没去处,正好阿根廷将成为全球的“噶腰子中心”,这还等什么?

大量的科技和财富应用在富豪的器官移植上,乔布斯移植过肝脏,甚至有传言大卫.洛克菲勒移植过六次心脏。纸牌屋中的“下木”总统被刺杀后也是通过肝脏移植才恢复了健康。

目前器官移植受限于法律和伦理的限制,其合法来源主要是“捐赠”,但很明显,捐赠的器官难以弥补庞大的市场需求。2022年,美国有2.6万人接受了肾移植,还有8.8万人在等待肾脏。(美国器官获取和移植网络(OPTN)的数据)。

巨大的需求缺口催生了庞大的黑市交易,这也是为什么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敢开个口子的原因。

继乌克兰成为“欧洲子宫”、韩国成为“欧美后宫”、东南亚成为欧美的“白马会所”后,阿根廷将迅速沦为欧美的“人型养殖场”。

4、“解散”外交关系——对外全方位妥协

但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混不吝的主,对外上却非常拎得清。

美英是要紧密合作的,为此,连有争议的马岛都可以放过,更是希望美国资本家来阿根廷投资。

中国巴西说是要敌对,可是一当选又立刻示好。嘴上说着阿根廷不能和“左翼”“社会主义国家”等不够“自由”的国家做生意,但是现在阿根廷的第一第二贸易伙伴正是巴西和中国。于是之前看似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新自由主义卫道士,一当选就变了个人。

三、普选制国家怎样“瓦解”——“疯王”降世

普选制国家,依靠选票来确定国家元首。但是一旦形成垄断势力,那么所谓的选举也就成了“换汤不换药”,社会的矛盾无法随着正常的“选举仪式”而解决。那么在蓄积了足够多的社会矛盾之后,必然要有一个“破局者”出现。

这个破局者,一定是极端的,但是强国可以对外挑衅转移矛盾,弱国就只能对内极端以此来给民众“出口气”。在这种以“解气”为导向的社会氛围中,必然会筛选出最“疯”的那个政治人物来实现这个社会意识。

于是,普选制国家,一个朝代的终结者,建制派的“杀手”,“疯王”就此诞生了。这就是普选制国家变更社会主导势力的一种通行模式。

但是,这种“出气式”的社会变动,注定是无法真正解决社会革新需求的,其没有改变旧有经济基础的能量,所以其中与各路豪强的实质性妥协,是伴随着其对全社会“嘴炮”而同时进行的。而腐化堕落的建制派,往往会“配合”他们的加冕之路,因为没有什么比一个愚蠢的对手,更能对“疯王”们有助益的作用了。

米莱并不是极右,如果按照欧美的政治光谱来看,极右虽然鼓吹自由,要求小政府,公民持械自卫权,但不会对黄赌毒容忍,更不要提器官买卖;米莱更不会是极左,事实上,他就只占个极字。   

事实上米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借助经济的困难情况,把卖国和乱国有机结合起来的“疯王”——消解国家利益,成就个人权势:

1、受新时代媒体赏识

新媒体时代下顶端效应特别明显,传统纸媒下的头部—腰部—尾部的差距在移动互联网端被无限放大,虽然人人都可以发声,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少数人身上。

懂王回归Twitter的时候,十小时内增加了八千万粉丝,这种号召力是传统纸媒所根本无法比肩的。

而今天的阿根廷,已经深度嵌入到移动互联网之中,西方主流社交媒体在阿根廷攻城略地。

Youtube、Facebook这些媒体虽然号称中立客观远离政治,但是实际上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米莱得到了社交媒体的大力度宣传,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西方社交媒体如此力捧米莱,难道是因为他的人气吗?

2、与豪强同流合污

米莱的前任,是阿根廷的老熟人——基什内尔家族。

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在2007—2015年间担任阿根廷的总统,其夫内斯托尔·卡洛斯·基什内尔在2003——2007也是总统。

这位总统世家出身的女人被选下后不甘寂寞,2019年重返政坛,成为新任副总统至今。

北美有克林顿家族,南美有基什内尔家族,足可匹敌。

正是基什内尔家族及其党羽牢牢把持住了阿根廷的政权,将阿根廷逐步建设为年通胀率100%的地上天国。

对于这样的深层政府,懂王好歹敢喊两嗓子,要把希拉里下入诏狱。可米莱连喊两嗓子都没有,虚空索敌是第一位的,大道理一套套的,就是不愿意落到个人头上。

基什内尔家族成员仍将占据阿根廷上下关键职位,这一点米莱心里有数,不过是不说而已。

3、天赐的愚蠢对手

米莱能够得势,绝不是有多少人喜欢他,恰恰相反,阿根廷人也觉得这哥们有点疯。

但当你必须在两个“垃圾”中选择时,你只能闭着眼选择还能咽的下去的那一坨。

米莱本次竞选最大的敌人是当时政府的经济部长—塞尔吉奥·马萨,此人在阿根廷民间臭名昭著,阿根廷市井有言:“宁选魔鬼,不选马萨”。面对这个一手炮制出来超级通货膨胀的经济部长,阿根廷人想的估计是,不管谁上,都不能让他——马萨当总统。

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阿根廷项目负责人本杰明·格丹认为,阿根廷此次选举“充满了绝望的味道”,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赌博”,“如此激进且缺乏经验的政治局外人当选总统,将阿根廷推入了未知的领域。”

路透社指出,一些阿根廷人将这场大选视为“矮子里面拔将军”的一次选择,马萨和米莱都有令人担忧的方面:有人对马萨及其政党应对经济危机不力感到愤怒,也有人担忧米莱的经济“药方”会带来阵痛。

最终形成了米莱,在天时地利下获取了56%选票。

四、总结

只需要一小撮被煽动的死硬分子,再加上大量被物资收买妥协的中下层贫民,以及通过新媒体不断洗脑,挑动对现实不满的年轻人互相传播,竟然生生的把一个没有任何政治经验,没有任何社会治理实践的人捧上了绝不应该的位置。

这本身并不是民主,而是北美立国国父联邦党人们最为恐惧的“民主的暴徒”,标志着一个社会的缓冲阀彻底失效。这也意味着社会秩序瓦解的开始。

这不是自由主义的社会试验田,这是已经标记好价格的屠宰场,是对4600万阿根廷人民和财富的洗劫预备。

只不过这一切,都被冠以自由的名义。

但是,这对于中国,未必不是好事。

特朗普执政时,几乎舍弃了所有的盟友,张口就是“要钱、要钱、要钱”。那个时候我们与欧洲签署了投资协定。可以说在每一个“疯王”废掉的领域,都是新兴势力可以大力发展的空间。而且,正因为他们的政治主张充满了争议,所以其内部必然矛盾重重,自然其对外的妥协性就会增强。从叶利钦,到特朗普,再到如今阿根廷的米莱,其实都不敢也不能对中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们嘴炮虽然响,但是对真真正正的“国家实力”,还是要比泥古不化、意识形态入脑的顽固建制派有更清醒的认识。在西方世界又开始被大大小小的“疯王”支配的时候,彼乱我治无疑是“弯道超车”的绝佳机会。

以下都是我们畅明谈宏观的往期文章,如果您感兴趣可以点击下面链接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后续畅明会推出两个文章系列,一个是宏观经济的系列、另一个是国际局势系列。我们坚持用中国的视角看世界,按照华夏人的三观来认知规律(华夏人的三观体系);

写文章就是为了通过文章的筛选来找到三观相近的同道朋友。

如果大家对这些文章感兴趣,请关注下方公众号,有更多精彩文章

大国兴衰变化:

中国该如何“摸着英国过河”

实业烟消霸业虚——让美国衰落的“三大战役”

两洋空锁盎撒居——英美内禅的启示

俄乌战争将让中国重回汉唐

盎撒文明让英伦三岛蒙上分裂的阴云

美国霸权大限将至:百年贸易体系的周期轮回

新中国新时期:世界的诺亚方舟

阴性帝国”日暮途穷,世界权力“按劳分配

美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世界形势与战略博弈:

中国让“大棋局”变成“大败局”

中美成立工作组,世界分工大转变

从安克雷奇到硅谷银行

以色列遭遇“百团大战”,中东战争“预演”?

俄乌战争为何打出了一战风格

美国到底求着中国什么?

中美何处去?

畅明列国本草志—索引

印度文明之殇:

更名“婆罗多”,印度跨出解体第一步(上)

更名“婆罗多”,印度跨出解体第一步(下)

关于中东系列:

中国为何能兵不血刃入中东

中东的真空终将为中国所填补

什么才是伊斯兰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

反美元收割的“复仇者联盟”正式成型

伊朗沙特在北京和解有何深意

从“阿萨德必须走”到特朗普的“MAGA”

埃尔多安的胜选与全球化的“末梢坏死”

伊以不两立,圣业不偏安

以色列内乱与内塔尼亚胡的“隐形天花板”

伊朗的生死抉择

以色列遭遇“百团大战”,中东战争“预演”?

畅明:以色列陷入“汪洋大海”,伊朗得到关键掩护

以色列的“战略自杀”已经开始

以色列陷入“侵华日军”的困局

关于非洲系列:

“死亡之心”尼日尔(1)

“死亡之心”尼日尔(2)

“死亡之心”尼日尔(3)

加蓬的政变——法国的衰落

关于日本系列:

为什么“捧杀”日本(全)

日本的“兽性集体主义”将再一次毁掉日本(1)

日本的“兽性集体主义”将再一次毁掉日本(2)

岸田文雄重组内阁背后的玄机

安倍的死亡标志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战略破产-上

安倍的死亡标志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战略破产-中

安倍的死亡标志中美贸易战中美国战略破产-下

关于拉丁美洲系列:

逃出“霸权锦衣卫”魔爪的卢拉让巴西加入“人民币俱乐部”

“王者归来”的卢拉为何在美国遇冷

关于俄罗斯系列:

(普京的动员令)

瓦格纳的“兵谏”断了俄罗斯绥靖之路

瓦格纳兵变解决之后,俄国走向何方?

“厨子”坠机,谁主沉浮?

(“俄部”南归——华夏视野下的俄乌战争)

(俄乌战争将让中国重回汉唐)

俄乌战争为何打出了一战风格

俄罗斯的内部蜕变——“小号苏联”呼之欲出

默克尔到底有没有给普京设套

普京的动员令使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的祖国

关于欧美系列:

(中国该如何“摸着英国过河”);

(盎撒文明让英伦三岛蒙上分裂的阴云);

【实业烟消霸业衰】【两洋空锁昂撒居】

【加息未冷欧洲乱】【中国原来起新局】

八国联军应犹在,只是形势改

(“西欧剧变”正在酝酿之中)

(进退两难的美联储会如何选择)

(反美元收割的“复仇者联盟”正式成型)

(特朗普的生死劫)

拜登政府的“倒计时”

耶伦访华前传:中国如何把美国逼到“悬崖之上”

美国党争背后的隐藏逻辑

特朗普会不会卷土重来?

是谁把美国的权力从资本的“笼子”里放了出来?

美债上限死罪可免,税基萎缩活罪难逃

美梦已死,懂王当立

特朗普被捕将大大增加美国“皇国化”的概率

“中国气球”与“美式义和团”的兴起

中期选举透视:分裂的美国才是好的美国

拜登“期中考试”背后的深层逻辑

特朗普预定“狱中总统”?令人瞠目结舌

特拉斯的辞职与美式全球化的黄昏

铁嘴娘子将上台,大英帝国只能推出这样的人?

反美元收割的“复仇者联盟”正式成型

美国党争背后的隐藏逻辑

阴性帝国”日暮途穷,世界权力“按劳分配

美国“火线提拔”众议长,美国的“死亡三角”何日到来?

关于生产力发展系列:

华为的本事到底是跟谁学的?

核心生产力单元

华夏文明的生产力进化密码

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

智能时代的“星辰大海”与“黑客帝国”

“华盛顿共识”的落幕,“义在利先”的曙光

消费力的解放

中国功成日德枯:汽车产业的变迁

大国重器=市场选举+国家培育

全球性萧条期为什么一定会到来

新中国新时期:世界的诺亚方舟

亚欧贯穿华夏兴,生产一统世界同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
0
1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