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未来一百年

孙锡良 2021-07-01 浏览:

未来一百年

孙锡良

孙锡良:未来一百年

  在全国江山一片红的时刻,不需要我等细数百年政绩,能罗列的事,可出列的人,全都记在了历史正册,全都戴上了光荣勋章,共和国不会忘记,共产党也不会忘记。

  用宏观视角,向前跨越一千年,回首过去一百年,可以认定以下基本事实:

  ★★★中国出了个伟人毛泽东。

  尽管有很多人抹黑、造谣和否定他,但这都是徒劳的,一千年后,过去百年曾经无限风光的人物名单里,能够被后人习惯性想起的不会超过五人,为首的必为毛泽东。

  大家不妨回首过去五千年,每个一百年,你能记住几个人?

  ★★★中国出现了一次历史性改革。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改革,或者说实行过很多制度,但能记入历史的也不多。

  井田制,两税制,科举制,募兵制,都配得上“历史性改革”称谓。

  过去一百年,“社会主义”是世纪名词,不管它还能延续多久,一定会被记载在历史性改革之中。其它所有的改革都是环节改革,不是历史性改革。

  没有毛主席,“社会主义构架”就不曾出现在中国,历史会把“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并行记住。

  社会主义,曾经只是口号,要把它变成一种制度,并且在全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推行这一制度,非一般人可做到,它需要非凡的勇气和智慧,需要非凡的胸怀和无私精神,丧失这两个“非凡”,框架不可能搭建,搭建了,也可能解构。

  ★★★毛泽东延续了中国共产党生命。

  共产党,曾经被军阀和国民党认定为“土匪”,并且是可以被轻易消灭的土匪。

  如果没有毛泽东,它可能真的就只是土匪,并且真的很容易被消灭。即使不在战争中消灭,在国共合作中也会被消灭。

  共产党,没有被国民党吃掉,只因为它拥有毛泽东。

  ★★★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一结论是成立的。

  但是,这一结论成立的前提是共产党能在毛主席的引领之下。

  解放战争,共产党军队之所以能打败国民党军队,并不是取决于两军的硬实力,更不取决于两军中科班将军的多寡,而是取决于领导两军的统帅。

  蒋介石把国民党军打造成“蒋家军”,毛泽东把共产党军打造成“人民军”,胜负就在此区别。

  ★★★中国共产党让中华民族可以平静地面对世界。

  我没有用“引领”,也没有用“屹立”,用的是“平静”。

  平静,代表一种心态,代表一种自信,任尔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

  共产党人为何有这般自信?因为新中国已经拥有了看家本领。

  国民党,从来,永远,都不可能做到这些,一个把五千年伟大民族系于一霸权国家的政党,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带给中华民族以自信,谁看到过仆人和主人同权过?

  可以平静,是因为有平静的资本。

  有了资本,未必能时刻做到平静,它还取决于掌握这个“资本”的集体有没有理解自己手中的“资本”,能不能运用好这个“资本”。

  总结过去,我坚定地回避数据,因为数据并不能代表全球第一人口大国的真实,即使把最亮丽的数据公开,中国顶多只能排在世界中游水平。

  不过,今日中国的真实国力决不只在中游,可以平静地平视世界。

  ★★★中国共产党让中国跟上了世界步伐。

  歌颂伟大成就,那是基于我们极其落后的历史原貌。

  如果站在尊重事实的角度评价自己,我认为,中国只是跟上了世界步伐,没有骄傲的资本,没有领导的资本,我们的繁华与现代均构建在人类文明共享的基础之上,它与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实际要求仍然是不相匹配的。

  共产党,在回看自身历史足迹的时候,可以流露出自豪与快意的笑容。

  然而,在发展的道路上,眼光必须更加坚定地专注于向前看。

  未来一百年,中国怎么办?

  中国共产党如何面对未来百年?

  数据,政绩,仍然不是我的重点,一百年,变化无法估量,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测准确。

  从1900年至2000年的一百年,从封建灭亡到军阀混战,再到国民政府,最后归于共产党执政,变化之大,让所有曾经获得优势地位的人都目瞪口呆。

  今天,中国又高呼“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百年,变局会超越过去一百年?若真如此,将会如何变?

  老实讲,本人不敢预测,也不想算命,我的生命撑不到检验结果的时间点。

  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我只有以下三个基本期待:

  中国不能再次因外力分裂。

  国家,是一个实体,是人民与领土的合体,它的尊严,即人民尊严。

  外力,不管在历史的任何阶段,永远都是负作用大于正作用,当它大到你无法阻挡时,负作用的效果就是引起国家分裂。

  眼前,未来五十年,未来一百年,中国正在和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外力?这是每一个共产党人需要思考和做出判断的战略选项。

  形式上未完全统一的部分,已经在政权管辖范围内的部分,任何一小块实质性脱离出去,都是分裂结果,只要出现这个局面,就意味着更大悲剧的可能性存在。

  两百年不挨打,两百年不分裂,实际上只是完成中国封建朝代更替的基本任务,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们将愧对先人。

  中国亟待构建稳定的可成世界范例的国体与政体。

  过去一百年,前大半段,世界有两种模式,一是资本主义,一是社会主义,后小半段,慢慢趋同化,不是相互融合的趋同,是吸收式趋同。

  美国,欧洲,为什么能够用一种模式延续几百年并影响世界?

  中国共产党人需要谦虚地研究它们,并且需要从它们那里找到重塑自己的信心。

  未来一百年,在我看来,仍然是“公”与“私”两种理念的竞赛,“公”已经曲折并在低潮蛰伏了近三十多年,是否意味着已经彻底向“私”靠拢?

  不管你走公还是行私,中国如果不能提供可供它国照搬的范例国体与政体,未来一百年,仍将是跟随者,决不可能是引领者。

  主流精英正在极力打造一种新理论——中国可以设计出比欧美更合理的私。他们强调私权下的公心。

  我不看好这个理论,只要私权至上,十几亿人的独立系统不可能设计出比欧美更好的私,绝无可能,最终的结果是东西方集体归于私权未来。私欲一旦膨胀,它具有无限性,永远填不满。

  从私权道路直接跨越到共产主义的设计比宗教还更不可信。

  中国需要让中国人的思想自由得到确实保证。

  最近几十年,中国文人把自由和民主同资本主义进行了对等认同,把自由和民主说成是私权社会的必然附属物,用自由和民主对抗公权的合理性。

  我曾经用了非常多的文章篇幅来反驳这些歪理,今天不想展开讨论,仅以极简单的实例否定之。

  十人、百人、千人和万人的私人企业,所有的事情,老板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的自由和民主何在?私人老板可因一言一事随意让员工滚蛋,公姓企业,哪个老板敢这么对待有合法身分的职工?

  当然,公姓实体也未必能保证个人的自由民主,侵权现象仍然客观存在,这种不完善性也是公姓制度的阶段性缺陷,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完善。

  假若出现公私双轨制下长期无法保证思想自由真实性的情况,那思想自由本身将改变百年命运。

  人类所有的历史巨变都是思想之变,混乱和战争只是思想巨变后的行为表现。

  附言:

  1,有人提议电费涨价,说是居民用电价格过低。评:请有关部门先把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的利润公开一下,然后再来谈居民用电价格,自己吃肉,居民喝口汤都不行?另外,全中国每个城市都在搞不夜城,都在满城布局景观灯,巨量的电费谁掏钱?一边喊低碳生活,一边拼着命地耗电做景,环保在哪里?少点浪费,让居民得点利不行吗?

  2,高考成绩刚出来,有人让我评评新高考。暂不多评,今天就想简单地说一句:中国人很聪明,但教育改革一直在折腾聪明的中国人。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孙锡良
孙锡良
8
0
0
5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