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小明

作者:佚名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4-18

1958年7月22日,毛泽东在同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谈话时说:“看来,关于海军提出的核潜艇的请求可以撤销。”

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将毛泽东的这篇谈话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1]时,为这句话做了这样一条注释:

1958年6月28日,中国方面根据苏联军事顾问的意见,向苏联提出为发展中国海军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同年7月21日,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向毛泽东转达了赫鲁晓夫和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苏联同中国建立一支共同核潜艇舰队的建议。由于苏方的这一建议有损中国的主权,中国方面撤销了请苏方就发展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

在这条注释中,提到了1958年与中国海军建设有关的三件事,一是中国方面向苏联提出发展核潜艇技术援助的要求,二是苏联方面关于苏联同中国建立一支共同核潜艇舰队的建议,三是中国方面撤销了请苏方提供核潜艇技术援助的要求。根据近年来公开出版的有关文献和当事人回忆文章[2-7],这条注释中提到的这几件事的史实大可商榷。

一、1958年6月28日中国要求苏联为中国海军发展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了吗?

研究设计和建造核潜艇,的确是1958年初夏海军建设中的一件大事。但是,此前稍早一点,海军在装备建设方面还办了另一件大事,那就是向苏联方面谋求舰用导弹和先进舰艇技术的援助。由于这两件大事同属海军装备建设,又同属非常机密的尖端技术,时间又几乎同时,如果不了解当时的过程和内容,就很有可能将这两件事合二为一。

《毛泽东文集》第七卷[1]中的这则注释提到的1958年6月28日中国方面向苏方提出为发展中国海军核潜艇技术援助的要求,指的就是中国总理周恩来在这一天给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信。周恩来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其由来是这样的:

1958年4月,中国海军领导给国防部长彭德怀和军委呈递了一个报告,内容是:目前,苏联已有若干的舰艇,如潜艇、鱼雷艇、反潜潜艇的动力和结构已有新的改进,已试验成功几种潜艇、鱼雷艇用的火箭、导弹武器。在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期中,苏联供给的五种舰艇基本由新的设计所代替。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基本上已不宜继续按照这些老资料进行建造,而急需获得苏联建造新的舰艇设计图纸及建造各种新的机械武器的资料,以便使我们少走弯路,避免某些不必要的浪费,并尽早获得较新、较现代化的装备,可携带火箭、导弹的潜艇、快艇。报告建议以我国政府名义向苏联政府提出请求。

5月10日,彭德怀主持第152次军委会议,研究海军要求苏联继续给予科学技术援助一事。彭德怀在会上说:对这类问题要明确一种方针,基本的是要自己研究、设计、试制,即使试制失败,浪费一点钱也值得。如果光要人家的,自己不设计,我们就永远只能制造旧的。你们的思想应当解放。如果你们要求援助只是为了要个样品,准备自己先行仿造,那就可以通过政府向苏方提出。

根据彭德怀的指示精神,海军领导于5月14日提交了给军委并报中央的报告。提出:“在现代条件下,我国海军应该以火箭、导弹为主要武器,争取自力更生独立设计适合我国作战方针及气候条件的装备。为加快这一进程,建议我国政府向苏联提出给予新技术援助的要求,促使我国海军武器逐步向导弹化过渡。”军委和党中央很快就批准了海军的报告,6月28日,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致信赫鲁晓夫,“希望苏联政府对我国海军建设上给予新的技术援助,在可能的条件下,有计划地有步骤地供给我们建造新型的战斗舰艇和可以携带火箭、导弹武器的舰艇的设计图纸,以及制造这些舰艇的有关机械部件、材料、无线电技术器材和新武器等设计图纸、必须的计算资料”。

以上就是周恩来给赫鲁晓夫写信的由来,信的基本内容可见于《萧劲光回忆录续集》[5]。

无论海军向上呈递的两次报告,还是周恩来致赫鲁晓夫的信中,都没有出现“为发展中国海军核潜艇提出技术援助的要求”。另外,当时海军负责分管外事和装备的副司令员罗舜初在其回忆文章中详尽记述了他与海军总顾问的数次会谈情况,内容均为如何向苏联方面请求提供导弹、火箭和舰艇技术等问题,会谈中双方均未提及苏联为中国海军发展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一事。

如果在周恩来6月28日的信中提到了“为发展中国海军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的话,为周恩来起草这封信的罗舜初断无必要在7月19日给聂荣臻的关于研制核潜艇的报告中重提“需要通过一定途径告知苏方,请他们对我们进行必要的帮助。”其原因很简单,6月28日这一天,中国研究和试制核潜艇的计划仍在报批过程之中,还没有得到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最后批准呢。

二、中共中央是什么时间正式批准发展核潜艇的?

现在,回过头来说一说中国研制核潜艇的进程。早在1956年,开展小型核弹头、核潜艇和军用动力堆等综合性的研究,就已经被列入《关于12年内我国科学对国防需要的研究项目》中了,但那时还处于计划之中,尚未具体实施。1958年6月18日,聂荣臻召集罗舜初、刘杰、张连奎、万毅、安东等开会,讨论研制核潜艇问题,从这时起,中国第一次将核潜艇研制提上议事日程。

6月27日,聂荣臻向彭德怀、周恩来并毛泽东、中共中央书面报告了讨论结果。报告说:“我国的原子能反应堆已开始运转,这就提出了原子能的和平利用和原子能动力利用于国防的问题。关于和平利用方面,科委曾开过几次会进行研究,已有布置。在国防利用方面,我认为也应早做安排。为此,曾邀集有关同志进行了研究,根据现有的力量,考虑到国防的需要,本着自力更生的方针,拟首先自行设计和试制能够发射导弹的原子潜艇。”报告最后提出:“拟以罗舜初、刘杰、张连奎、王铮等4同志组成一个小组,并指定罗舜初同志任组长,张连奎同志为副组长,筹划和组织领导这一工作。”

第二天6月28日,周恩来看了聂荣臻的报告后批:“请小平同志审阅后提请中政常委批准,退聂办。”周恩来致信赫鲁晓夫刚好也是这一天,周恩来作为一国总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尚未最后批准研制核潜艇的时候就提前向苏联领导人提出为中国海军发展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以周恩来一贯的严谨态度,特别是刚刚挨过毛泽东严厉批评,几乎要被撤换的情况下,这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罗小明

1958年6月27日聂荣臻关于建议我国研制核潜艇问题的报告,6月28日周恩来总理批复的剪影(选自《聂荣臻画传》[8])。

周恩来致赫鲁晓夫的信是海军代拟的,如果海军在代拟稿中提到要求苏联帮助提供发展核潜艇的技术,至少应在萧劲光等海军领导人的回忆[5-7]中有所反映,但是在这些回忆文章中均未见到此类文字。

中央正式批准聂荣臻的报告,已经是7月初的事了。为了落实中央批准建造核潜艇一事,核潜艇研制领导小组组长罗舜初和副组长张连奎7月19日联名给聂荣臻写报告,对设计、制造核潜艇任务的具体分工,研制进度,与中国科学院、冶金部等单位协作,以及申请专门经费等提出了安排和请示。

7月22日,聂荣臻在罗舜初、张连奎两人的报告上批示:“同意所提的安排。经费问题由各单位承担,不另列预算。”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办这样大的事情没有钱不行,聂荣臻的批示明确了经费由各单位承担。这就意味着,中国的核潜艇研制工作从这一天开始,算是正式启动了。

三、中国方面撤消了请苏方就发展核潜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了吗?

中国方面从一开始就热切希望苏联方面能就发展核潜艇向中国提供技术援助,领导小组成员、二机部副部长刘杰曾与该部苏联专家谈过关于设计和试制原子潜艇问题,专家表示,他个人愿大力支持。但这样一项复杂的工程,仅靠一二个专家的个人支持是远远不够的,罗舜初和张连奎在7月19日给聂荣臻的报告中提出:“为了缩短对原子动力单独摸索的时间,争取早日完成任务,需要通过一定途径告知苏方,请他们对我们进行必要的技术援助”。然而,就在7月22日聂荣臻批示同意罗舜初、张连奎报告的当天,中国政府还来不及正式向苏联政府提出关于核潜艇的请求,毛泽东就对尤金大使说出了“看来,关于海军提出的核潜艇的请求可以撤销”的话。

尽管毛泽东对尤金说出了“可以撤销”一类的话,但在实际工作中,中国并没有放弃请求苏联帮助设计建造核潜艇的愿望。1958年9月8日,苏联方面终于对周恩来6月28日的信件有了回应。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专电周恩来总理,同意“在舰艇新技术方面,给予广泛援助。”并邀请中国政府派代表团去苏联商谈。经中央军委研究,确定由海军政治委员苏振华为中国政府专家代表团团长,率团去苏联商谈海军新技术援助问题。

苏振华率代表团刚一抵达苏联,就向苏方提出了包括原子动力潜艇制造在内的商谈建议。苏方答复,除了原子动力潜艇、导弹驱逐舰外,其它项目可基本上满足中方的要求。并一再强调“制造核动力潜艇问题,目前还没有准备好提供技术援助”。苏方说“没有准备好”是句大实话,当时苏联自己的核潜艇还没有最后定型进入现役,怎么可能向中国提供技术援助呢?只是中国方面并不了解苏联的真实情况罢了。

罗小明

1958年,苏振华率访苏代表团参观留影(苏承业提供)。

面对苏方的推诿,代表团仍然尽力争取苏联在核潜艇制造技术方面给予一些帮助。经中央批准,代表团退而求其次,采取了出国前事先商定的“抛砖引玉”的方法,将随团携带的一份核潜艇设计制造领导小组准备好的《原子动力潜艇初步设计设想》正式提交苏方,请苏方提供咨询。苏方推脱不过,最终还是收下了这个文件,同意提供咨询。

1959年4月上旬,苏联方面向中国提交了《对于导弹原子潜艇研究设计初步方案所提各项问题的答复》,对有关核潜艇总体设计、核动力和导弹武器等67个技术问题提出了比较明确而详细的意见。这个答复对于我国业已进行的自行设计建造核潜艇的工作,无疑是个鼓舞和肯定,同时对今后的工作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意义。

至于苏联方面全面撕毁协议,撤回专家,停止对中国的援助,那则是后来发生的事了,此间不再赘述。

问题是1958年的7月,中国海军还没有向苏方正式提出帮助研制核潜艇的要求时,毛泽东为什么会对尤金大使说出了“关于海军提出的核潜艇的请求可以撤销”一类让尤金摸不着头脑的话。

毛泽东在同尤金谈话时说:“这个问题我脑子里没有印象,问了他们才知道,海军司令部里有那么些热心人,就是苏联顾问,他们说苏联已经有了核潜艇,只要打个电报去,就可以给。”

罗小明

1959年9月30日,毛泽东主席接待赫鲁晓夫率苏联党政代表团第三次访华留影。

罗小明

1959年10月1日国庆典礼,毛泽东主席、赫鲁晓夫在天安门城楼的留影。

不知毛泽东问的“他们”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他们”向毛泽东报告的海军司令部里的“热心人”究竟是哪一位苏联顾问,这位“热心人”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对中国海军中的哪一位说了“苏联已经有了核潜艇,只要打个电报去,就可以给”之类的话,以致惹的毛泽东对尤金大发光火。如果能把这些细节搞清楚,那么这桩中苏关系史上的历史公案的真相就可以大白于天下了。

2024年3月19日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七卷[M].人民出版社,1999.6.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中卷[M].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149.

[3]周均伦主编.聂荣臻年谱[M].人民出版社,1999.上卷:575,下卷:643页.

[4]王焰主编.彭德怀年谱[M],人民出版社,1998:596、680.

[5]萧劲光.萧劲光回忆录续集[M].解放军出版社,1988:183-184.

[6]杨肇林.从高山到大海-共和国上将苏振华[M].解放军出版社,2001:191、208、209、210.

[7]罗舜初.罗小明编.1958年中国军事科学技术代表团访苏前后.百年潮,2005.1

[8]重庆聂荣臻研究会、中共重庆市江津区委、江津区人民政府编著.聂荣臻画传[M].上海文艺出版社,2009.11:281.

(作者系原海军司令部退役干部)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1
0
8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