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九森:烈火中永生的消合社副主任冷守贞

作者:龚九森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3-31

修水县,是人民军队第一面军旗诞生地,是湘鄂赣苏区最早首府设立地,是中国知名、江西著名的革命老区、烈士大县,有10万多名英烈为国捐躯,其中在册烈士10338人,无名英烈逾9万人。古市镇东皋村的原修水县苏区第三区东皋乡消费合作社(简称消合社)副主任冷守贞,便是不在册的无名英烈之一。他在烈火中凛然不屈的事迹,至今还在古市、大桥、水源、黄龙和石坳一带广为传颂。

冷守贞,男,别名冷述诚,古市镇东皋村墈下人,出生于1881年8月18日。1928年10月修水县苏维埃政府组织数千农民合歼东皋民团时,他加入东皋梭镖队、农民协会。1931年4月,受三区工会青工部长冷郭仪等同志推荐,他担任新组建的东皋乡消合社副主任。

东皋乡消合社设在东皋墈下冷春江祠,主任为冷石生。其时,正是修水县苏区组织第二次、第三次反“围剿”的重要时期,国民党反动派对苏区进行了严密的经济封锁。苏区红军和群众奇缺煤油、食盐、火柴、药品和粮食等生活物资。冷石生、冷守贞团结带领消合社同志,密切联系苏区人民群众,争取县消合社老主任甘卓吾和主任樊水荣等同志的支持,采用一切办法爬山越岭、早出晚归组织货源,有效解决了苏区经济困难,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

龚九森:烈火中永生的消合社副主任冷守贞

图为古市镇东皋村冷春江祠东皋乡消费合作社旧址

1932年8月26日傍晚,冷守贞在秘密接收了县转运局、消合社提供的一批食盐,把部分食盐暗藏在一担谷子里,然后挑了这担谷子走秘密小道想送到大山上的红军时,因叛徒告密,在河桥的一条港河边,被驻守大桥街的国民党吴抚夷保安团匪徒盯梢抓住了。

匪徒们把冷守贞捆绑起来,要他说出红军、共产党的情况。见不从,便用粗长铁钉把他“四脚四手”(方言,两只脚骨筒、两只手掌)钉在门板上,想对他酷刑逼供。他忍住钻心的疼痛,誓死不从,一口咬定“不晓得”。这时,匪徒们见港河滩上有一大丛冬茅(芒),便把钉着他的门板抬到冬茅里,恐吓说“再不说,就烧死你!”。冷守贞愤慨地大声说“烧死我,也是不晓得!”

敌人气急败坏,就点燃起一把敬神用的线香,把这把燃烧着的线香头不断地按压在他各处裸露的身体上,烧烫得皮肤不停地“滋滋”作响,腾升起一股股夹着烧焦肉味的烟雾。冷守贞痛得死去活来,但还是咬紧牙关,断断续续地低声回应说“不晓得!不晓得!”。恼羞成怒的匪徒们,见他还是不愿提供红军消息,便点燃起茅草和冬茅,想把他活活烧死。

烈火中,冷守贞怒目圆睁,憋足气力呼喊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红军万岁”。敌人一边骂他“死到临头还嘴硬”,一边拥过去打熄部分火苗,恶狠狠地砍下他“嘴硬”的头颅。一名当官的匪徒,还把他的一只耳朵割下来,想拿去县城向上峰邀功领赏。敌人继续烧起大火,燃烧着冷守贞被砍去头颅的身体。

一生威武不屈、忠诚革命事业的冷守贞,就这样地在熊熊烈火中,被凶残的敌人凶残地杀害了。冷守贞的“烈火英雄”事迹和精神,迅速传遍古市、大桥、水源、黄龙和石坳一带苏区,激励着广大革命者“揩干身上血迹”,为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中国而继续英勇奋斗。他的遗骸,被当地党组织和冷氏亲戚偷偷地运回东皋,安葬在炭山㠔(bai)月埚。

冷守贞牺牲后,他的妻子樊四娘带着2个女儿相依为命,未再婚嫁。新中国成立后,樊四娘在2个女儿都出嫁后,被评为了乡里的五保户。20世纪50年代,政府组织进行烈士情况调查时,樊四娘说,她已经被政府作为五保户养起来了,如冷守贞被申报为烈士,那她就成为了烈属,就要增加国家更多的负担,建议政府不要把冷守贞定为烈士。因此,有关方面当时便没有登记冷守贞为革命烈士。冷守贞“烈火中永生”的事迹和精神,将永远铭记在修水老区人民的心中!

参考资料:《修水人民革命史》《修水英烈谱》《修水县组织史资料》《修水县民政志》《白岭区党史征集资料》《大桥区党史征集小组工作汇报》《修水县委党史办调查记录(古市,2021年7月10日)》《修水县委党史办调查记录(武汉冷汉英)》和《龚良才文稿·冷郭仪》等。

(作者系江西省修水县党史学会会长、原县委党史办主任)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5
16
2
4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