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假如我是图谋毁灭中国的势力中的决策人物

作者:吴新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2-04-10

假如我是图谋毁灭中国的势力中的决策人物

——“战略蓝军”(2

吴  新

吴新:假如我是图谋毁灭中国的势力中的决策人物

军事上需要模拟对手军事套路的“蓝军”陪练(如朱日和训练基地)。军事上如此,战略上同样如此,同样需要有人换位思考,模拟对手的战略套路“陪练”。

假如我是X国决策层里的对华鹰派,在如今的形势下,我会对中国出什么招?如何出招?

我会以军事、经济、科技、金融、舆论各方面的优势为后盾,不声不响全力发动一场不宣而战的生化战。

既然已经把中国确定为最大的战略威胁,那还有什么客气,必须全力以赴消灭之,不择任何手段。

在所有战争手段中,不宣而战的生化战最合算——生化武器不但能杀人于无形,让人毫无知觉不知防范,而且能不留任何铁证。只要我不认账,你即使明知道是我干的也无可奈何——我没有宣战,世界舆论权又受我把控,不管你拿出多少证据我都有办法让世界舆论无动于衷。你没法用生化武器报复,用其他方式报复就可以被我抓住话柄说成是你发动了战争。你只能吃哑巴亏。

当年老祖宗用原始的生化武器——天花病毒灭绝了美洲印地安人,抢到了整个美洲,奠定了我朝今天世界第一的根基。这么大的甜头,这么光荣的传统,为什么不发扬光大?

(当然,我绝对不会承认我有生化武器。然而设立了那么多机构,年复一年花那么多钱,如果一无所获,怎么可能交代得过去?哪个金主肯持续当这种傻子?)

如果我公开宣战,就替对手承担了动员其百姓放弃和平生活、承担战争苦难的责任,给了对手按战时紧急状态举国动员的根据。不宣而战,战而不宣,对手就得自己承担让老百姓从和平转入战时的一切解释责任,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民怨。战争没有公开宣布开始,自然也就无从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就将无穷无尽,表面上却又一片“和平景象”,对手即使知道我在进行生化战也无法按战争状态举国动员全力以赴。我永远掌握战争的主动权,随时随地想发动进攻就发动进攻,得手就扩大战果,碰壁就停下来装得若无其事,等待下一次机会。对手永远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突然再来一下子,永远防不胜防,被动挨打。如果对手不按生化战标准防控,那我的生化武器就能充分发挥威力;如果对手按生化战标准防控,则没有办法向老百姓解释为什么要在“和平状态”突然放弃和平生活、无端承受紧急战争状态的代价。时间一长,必生民怨,我在中国的“第五纵队”——“公知”就可以借机煽动不满,制造内乱。

上次病毒突袭没能成功,因为没想到中国领导人如此警觉,如此果断,如此雷厉风行武汉封城,举国“动态清零”,举国组织动员能力如此厉害,中国老百姓如此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服从配合,如此迅速在全国构筑起生化防护长城,使病毒无法在中国肆虐,反而倒流海外,搅得全球大乱,到处经济危机,唯独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凸显出中国的制度优势,使我在中国的“第五纵队”顿时臭了大街,搬起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但一次突袭失败并不是最终结局。我还有的是机会。当年祖师爷用生化武器灭绝美洲印第安人也不是一次突袭就完成的,而是反复不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过了几代的不懈努力才最后成功。老祖宗如此,如今同样如此。

吸取上次失败的教训,今后我要换一种战术——先不把最致命的病毒放出来,而是放出传染性更强、但只对老年人和体弱者才最致命的改良型病毒,而且先在海外传播。然后开动宣传机器大肆宣扬最致命的病毒已经过去,如今只是“大号流感”。

如果病毒对所有的人都致命,那就会人人自危,惊恐之下再严厉的隔离措施都能忍受,再大的抗疫代价都肯承担。但如果病毒只是对老年人和体弱者才致命,马上就能分化人群,让青年人更愿意接受“躺平”“与病毒共存”“群体免疫”。而老年人和体弱者死就死了,正好借机甩掉社会包袱,还可以让人们相信这不是我在使用生化武器——哪有连“自己人”的死活都不管的?

只要让多数人觉得自己侥幸不死的几率高,就能利用舆论宣传攻势让他们认同“牺牲对社会无用的人是可以接受的代价”,对死亡习以为常麻木不仁,就能把“躺平”“与病毒共存”“群体免疫”当成正常而把“动态清零”当成反常。

随着一个又一个国家和地区跟着我的调子“躺平”“与病毒共存”“群体免疫”,如果中国依然坚持“动态清零”,则将成为世界另类逐渐被孤立。这时我就可以以此为借口拉拢同伙实现“与中国脱钩”“把中国从世界经济体系中踢出去”“重新封锁中国”的大战略,同时让在中国的“第五纵队”乘机大肆宣扬“动态清零”太“劳民伤财”“自绝于世界”“重走闭关自守”。

如果中国顶不住压力放弃“动态清零”、也跟着“躺平”“与病毒共存”“群体免疫”,则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生化防御长城”自然立即土崩瓦解。一旦瓦解,中国领导威信必然大受挫折,军心民意士气必然涣散,想重建就没那么容易了。到那时我就可以把更厉害更致命的病毒武器突然放出去,必收奇效。

这不是一场单一的战争,而是把我在军事、科技、金融、经济、舆论、生化等所有优势结合在一起的持久的超限战组合拳。要破解这套组合拳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中国举国上下都能清醒地认识到——

1.一场不宣而战、战而不宣、没有开始、没有尽头的生死持久战时代已经来临,没有退路,没有妥协,你死我活,不胜利就灭绝。

2.虽然如今是没有公开宣战的“和平时期”,但今后将进入变相的战争状态。要有过苦日子的心理准备——许多和平时期习以为常的东西,如不设防的人际往来,自由旅行,自由集会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成为过去,就象无安检乘坐飞机地铁已成为过去一样。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社会奋斗目标期望值不能是“确保发财”,而只能是“确保生存”。

3.必须按照战时规则行事,绝对相信、绝对服从中央的统一指挥,不因任何意外而受挑拨离间。

4.要有持久战的心理准备:不要指望一两次抗疫成功就算胜利,新的袭击随时会来,战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结束。

5.必须有两手准备:

第一,如果世界“全球化”大潮流不变,就必须找出一整套方法,既能坚持“动态清零”、防止境外病毒以各种方式侵入,又能把对外经济人员交流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避免外资以“动态清零妨碍经济活动”为借口大量转移到东南亚等其它地区,导致经济下滑。

第二,要有“全球化”大潮流全面逆转或部分逆转的准备。制裁华为、制裁大疆、制裁军工企业、制裁俄罗斯、谁不与俄罗斯划清界限就制裁谁……这不是走向“开放”,走向“全球化”,而是走向隔绝,走向封锁,走向新的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走向新的两极对立。道理再明显不过:本想用“全球化”诱使你门户开放不设防,借机搞跨你的骨干企业,用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干掉你。没想到事与愿违,你反而闯出一条利用“全球化”发展经济的路子,越来越壮大。既然“全球化”反而成了你的利器,那就必须丢掉,既然来软的不灵,那就必须来硬的,不惜一切把你踢出我控制下的世界经济体系,“与中国脱钩”。只要你没办法靠“内循环”生存,就能至你于死地。

我不相信中国人能同时做到这些,因此我自信必胜。

如果中国真的能同时做到这些,那我就只能祈祷上帝了——仁慈而万能的主啊,保佑我找出新的法子消灭中国吧!——阿门。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2
0
0
72
4
4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