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十年”吗?

作者:欧洲金靴 来源:欧洲金靴 2021-03-18

“黄金十年”吗?

欧洲金靴

  静候历史给出作答。

  看到微博上有声音,在怀念2002-2012那十年,美其名曰“自由十年”,这个自由或许指的就是所谓“言论自由”?应该是吧。

  在大范畴里,那十年还曾一度在键政界有过一个响亮的名号:黄金十年

  其“黄金”主要就在于GDP响当当的成绩,连年“七七八八”的增速,让中国成功趁着小布什深陷中东无力围堵,一门心思搞经济、在十八大前后一举超越日本,为此后的新时代做了一定程度的工业铺垫和产业升级。

  2012年之后,我国拥有了近40个工业大类、近200个中类、逾500个小类,成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这确是继毛主席时代之后的又一个工业跃进。

  正所谓“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这些成绩都是肉眼与现实得以双证的,绝不可否定。

  要看到,在那个十年之前,美国正在登顶其建国以来的最高峰:世纪末袭击科索沃(骑脸中俄+打击欧元)、2001年入侵阿富汗(切入亚欧板块之腹)、2003年出兵伊拉克(锁死能源)——可以说,云泥之别的中国是从一系堆废墟里(军队经商、邪教横行、自主军工萎靡、自主民用工业羸弱、外交地位空前弱势)抖落着满身灰尘、爬起来进入21世纪搞建设的。

  所以,对2012年之前那十年的成就,还是值得中国人自己为自己点一个赞的。

“黄金十年”吗?

  但是,我还是要说「但是」......

  1.

  眼下,有些声音明显是在借歌颂“彼十年”,内涵暗戳“此十年”,实在大可不必了。

  就拿开头所语,所谓“言论自由”的十年,拜托,那特么不是中国人民的言论自由,那不过是南方系新闻势力的舆论自由罢了!

  那十年,是南方系笑傲江湖、骑在亿万中国读者脑袋上为非作歹的十年。

  青岛德系下水道、英国地铁皆看报

  日本公民有素质、最美风景台湾找

  华人游客尽丢人、民族劣根甩不掉

  朝鲜封闭学不得,半岛南边是代表

  万事均可责体制,市场经济是法宝

  烈士英雄随便辱,历史虚无非邪道

  发达国家不阅兵、中国崩溃是迟早……

  (鄙人原创小诗)

  这些过去被奉为圭臬的鸡汤段子,是不是耳熟能详?这就是2002-2012那十年的舆论生态。

  跟着南方报系旗下一系列报刊、读者意林两大媚洋文刊、以及数不胜数黑压压一片的公知叫兽妓者蚊人,尚未迎来全民互联网下沉+智能手机大普及时代的中国大陆十亿受众,就这样被戏耍玩弄了十年,培育出的精日、美分、台吹至今仍有规模。

  所谓的“十年言论自由”,它多么地令那帮「河S派」深深怀念,甚至在今天当民智已开、当他们骗不下去时,财新网的执笔人会发出“三十年启蒙失败”的哀叹,这已然说明问题。

“黄金十年”吗?

“黄金十年”吗?

  精英的骑脸,其侧面是底层群众的失语。我们无法像今天这样获取除纸媒与主流门户以外的信息,只能任由南方系“教化”。

  南方系统治中国舆论的十年里,究竟有多么嚣张跋扈,我随便说几事。

  2007年年末,西藏老和尚和新疆老婆娘双双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南方都市报》 于2007年12月17日特刊社论:《国家荣誉制度当奠基于人类普世价值》,文中落笔可谓重拳出击:“就像诺贝尔和平奖,无论这个奖项颁给谁,它都会坚持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守卫人类和平的道义责任……”

  2008年4月12日,美国之yin“通令嘉奖”《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长平,表彰他在“捍卫新闻自由”、“摆脱政府控制”、“促进社会民生进步”等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并旗帜鲜明地宣布:“南方报系代表了中国媒体未来的方向”;

  2008年5月22日,《南方周末》发布文章《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称抗震救灾是“中国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我RNM,抗震救灾体现的不是我党的坚强领导、举国体制的动员能力、人民子弟兵的英勇无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而是中国人学习并践行西方“普世价值”的兑现承诺之为?

  2008年11月,司徒雷登的身烬被搬回中国,杭州有关方面在西子湖畔大张旗鼓地为其竖立了“司徒雷登之墓”。作为舆论打手的《南方周末》闻到味儿,立刻兴奋撰文《归去来兮,司徒雷登》,与1949年毛主席的《别了,司徒雷登》隔空对唱。文中更是阴阳用语:“彼时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国府土崩瓦解,毛泽东胜利在握,意气风发,写一篇那样的文章也可以理解。问题在于,1949年以后的政治版图中,毛泽东越来越被神话,他的话成了金科玉律,一句顶一万句,容不得不同的陈述和意见。”

  2008年12月10日,重大风波,此处不赘;

  2009年11月,《南方周末》因独家采访奥巴马稿件出版被叫停,公然“开天窗”叫板。开天窗,就是给期刊板面留白,表达一种所谓“无声的抗议”。但事后根据中美双方稿件比对,我方并无刻意删改南周文字,实为南周自导自演的有意叫板;

“黄金十年”吗?

  2010年,美国前驻广州领事馆新闻文化领事费贝兰女士(Darcy Zotter)公开声称:“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过去发挥过‘半个美国之yin’的对华广播作用。”此言一出,南方系内部风声雷动,欢呼雀跃;

  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动车事故发生后,一大票公知叫兽、南方系媒体如潮水般席卷舆论阵地,《南都周刊》先打头阵,将温州事故中的动车命名为“死亡快车”并刊登封面,纠集南方系媒体在第一时间呼吁要求高铁降速;然而同年早先日本发生大地震核泄漏时,同属南方系阵营的《南方人物周刊》当时则是画风迥然,以“日本给世界献上一课”为专题,刊登头版封皮(只不过,之后日本政府及自卫队的救灾水平全世界都看到了)。

“黄金十年”吗?

  2011年9月11日,南方系媒体集体大开专版,声泪俱下、高调纪念美国911十周年,披麻戴孝之场景蔚为壮观;然而7天后,918日军侵华80周年,南方系集体无动于衷,未见只字纪念报道;

  2011年10月13日,南方系记者陈楠,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一场牢骚运动——近距离观察“占领华尔街”游行》,强行抹黑美国的示威人群,声称“在美国只有那些好吃懒做的人,才可能会遭遇生活上的大变动”,全然无视美国资本的割韭真相以及美国警察殴打示威人士之举,非但如此,还直接造谣“警察非常克制,我在的几天里,警察从来不进入公园内部,一直在外围,主要是疏导行人,不阻碍交通就行。我从来没见过警察打人”;

  2013年1月3日,就不用多说了,那是南方系二十年来最后一次公开推墙,也是自由派与左派厮杀的顶峰:那一天,《南方周末》推出新年献词《中国梦,xian政梦》。那篇文既是挣扎也是挑衅,因为“中国梦”被十八大提出仅仅一月有余……对了,当时顶着重压拍死这篇推墙文的时任粵府宣传部长,庹震,去年被任命为人民日报社新社长。

  …………………

  这就是2002-2012那十年的中国舆论场,用北大教授孔庆东的话说:“共产党成了地下党了!爱党爱国竟成了羞耻!”

  没有国家公祭日,没有烈士纪念日,没有英烈法,多么的“自由”!

  自由到知名叫兽贺X方胆敢在美国演讲“里应外合、改造中共”;

  自由到袁X飞、梁X达等人渣可以端坐各大主流平台,甚至是在校园讲台之上满口喷粪、侮辱人民领袖与革命英烈;

  自由到茅X轼可以摇头晃脑地呼吁“中国应该放弃18亿亩耕地红线”,至2010年底时全国耕地总数一度不足18.26亿亩、迫近18亿亩红线,其时人均耕地不足1.5亩,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发达国家的1/4;至十八大召开时的2012年,当年度我国有50%的省份粮食不足,2003-2011年我国粮食生产累计增长仅33%,同期消费累计增长41%,消费增速是生产增速的1.24倍……

  2.

  以上是舆论乱象,再唠点其他。

  2002-2012那十年,从GDP来看,或者说从今天早已被我们重新审视乃至批判的“唯GDP论”与“大城市癖”的角度,确实称得上黄金十年。

  但是这背后的代价是什么?

  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或许不能说的太多,比如有两个那十年间老生常谈的概念词儿:“人口红利”“市场换技术”

  且不说中国高铁已经粉碎了“市场换技术”这个概念的原教旨(对比中国汽车,高下立判),就说这两个概念的暗影是什么?

  是无数的血汗工厂。

  今天一个拼多多员工猝死可以令整个微博震动,但放在十年前,富士康十连跳都并没有引发太过长久的舆论波澜。

“黄金十年”吗?

  至于2011年爆出的深圳GUCCI旗舰店“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孕妇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吃8个苹果就会被解雇,曾导致孕妇流产”的骇人新闻,恐怕都没多少人知道和记得了。

  在那个没有智能手机普及、没有微博让人人皆可发声、禁谈毛主席、禁谈阶级斗争的十年里,打工人被剥削是天然合理的。

  或许直到今天也依旧避讳阶级斗争,但至少在微博等平台上,还有一些账号在陆陆续续团结起来为阶级觉醒而敲击文字,至于那十年,根本想都不要想。

  十年之黄金经济增速,其脚下是硕大的地产泡沫以及恐怖的贫富差距。托起国家成就的同时,也是基尼系数的暴增。

  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改开不到二十年的1995年,我国财产基尼系数为就已经达到0.45;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则显示,至2012年基尼系数正式突破了0.47。

  黄金十年里,房地产成为支撑庞大GDP数字的中流砥柱,200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被正式下发,明确了“房地产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这就让房产业的巨贾们摇身一变、从土改中的被专政对象“翻身”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提供了强力的法统支撑。

  量化国民经济的唯一指标当然还是GDP了,所以完全可以说:GDP绑架了房地产,也让新时代的地产寡头们一跃而成国家各处的座上宾。

  那么这些握有巨量财富和跨境资源的寡头,其体量达到一定程度后,愿景又是什么呢?

  马克思早给出过答案:“由此,必然产生的结果就是政治的集中。”尾大不掉、大而不倒,地产财阀们今天已经是一株株有恃无恐的参天大树。

  伴随着地产经济与贫富差距、城乡差距扩大的,是一位“大佬”曾飘飘然目空一切的发言:

  “买不起房为什么不回农村?”

  “为人民服务是错的,为人服务才对。我没有责任替穷人盖房子,房地产开发商只替富人建房。”

  “房地产就应该具有暴利!禁止炒房就是违xian行为。”

  “和工资收入比,30年来房子等于没涨价。”

  “你们不要以为高尔夫球场害了农民,高尔夫球场创造的就业收入和产值比农民种粮高得多。”

  “为最富的人服务,为最特殊的需求服务,才能创造最好的高科技和更高端服务业。老说为刀耕火种的农民服务,能创造出什么高端服务业来?”

  …………

  说这些话的那位“大佬”,现在正在狱中思考人生。

  3.

  抛弃了集体制与公有制,在一个国家共同体的境内,「经济寡头」的应运而生根本就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想要抛弃集体制与公有制,一个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污蔑、至少是忽视一个人:毛泽东。

  污蔑,已经说太多了,说一个“忽视”吧。

  对比近两年来“毛泽东热”的持续升温,回想2009年时:当年3月份美军在韩国海域举行“关键决心”美韩联合军演;9月份美国白宫方面声称支持台湾加入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倡议建立的“亚太共同体”……

  于是,被丢弃的毛泽东又被我们捡起来了——60周年大庆,国庆阅兵式的前一周,阅兵指挥部紧急决定了在游行方阵中增加“毛泽东思想标语方阵”,同时暌违30多年的《东方红》乐曲当时也重新回荡在神州……

“黄金十年”吗?

  五天之后的10月5日,prime minister更是亲自抵达朝鲜平壤以东100公里处的平安南道桧仓郡,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自1976年毛主席去世后的33年间,从未有任何一位领导人来到过这里。

  那一次,prime minister还给岸英同志的墓像献了花。

  这样的行为和形式,在那十年的“中美蜜月期”里通常是一丝丝味道都闻不到,但是在美帝的爪牙恐吓下,我们还是搬起了毛主席的大旗。

  在2002-2012那十年中,不但毛主席被遗忘,抗美援朝这场让民族真正站起来的立国之战,也成了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如2000年9月在大连拍摄的那部超精品电视剧《抗美援朝》,竟然就死活上映不了。

  理由就是2011年时的外事领导小组秘书长的那句苍白且直接的:“抗美援朝的历史意义早已过时,如果我们过多强调抗美援朝容易激怒美国人,不利于中美外交关系”……

  这部30集的电视剧凝聚了太多人的汗水和付出,飞机坦克大炮、五次大战役全景呈现,动用了超过10万人次的部队参演,包括亚、欧、美、非等17个国家的演员和群众演员。

  李前宽导演那时候甚至亲自在美国招演员,报名者超过1000人。

  剧中有许多内容还是首次披露的历史真相,如巨济岛战俘营事件,直面了美军和KMT特务残忍虐待我军和朝军战俘的史实,还有毛岸英同志牺牲的场景据说拍了不下50遍才过关……

  剧组在大连光布景就花了30多万,这在2000年简直是天价投资。

  然而结果就是:死活死活死活不给你播。

  央视前台长杨伟光2009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访问时,如是回答:“《抗美援朝》,外交部开始觉得要慎重。后来美国人要纪念朝鲜战争,主题是朝鲜战争遏制了共产主义的扩张……我们找外交部,说美国人敢纪念朝鲜战争,我们为什么不做?最后就同意做………但是非常遗憾,当时搞慢了,片子延迟了一年多,大家审看了都认为可以播的时候,美国那边又来了个9·11。这世贸大楼刚被炸,你再来个抗美援朝就不太好……就没有播了。”

  4.

  那十年里,被降温的革命战争又何止抗美援朝?连抗日战争亦“无法幸免”。

  2005年4月26日,举世瞩目的“胡连会”震撼上演;约四个月后,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日,大会演讲这样说道:

  “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略态势。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特别是全国抗战初期的淞沪、忻口、徐州、武汉等战役,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相提并论,且在排序上把正面战场放在了前面……

  再一年后,2006年12月,《蒋介石日记》在大陆高调上架出版,以南方系为首的新闻集团大肆鼓吹站台。一时间,关于蒋某人的书籍再次成为大陆热门,一股“蒋热”的风气席卷全国。

  同一阶段,包括《亮剑》在内的一大批“肯定国民党抗战贡献”的“民族主义新史观作品”,作为新时期抗战题材剧粉墨登场。

  包括2003年的《新四军》,竟然大篇幅描述两党共建新四军的同时,却对震惊中外、蒋府洗刷不清罪责的皖南事变,做了淡化得不能再淡化的处理。

  尤为值得讨论的则是2009年的重磅主旋律电影《建国大业》,明里暗里地抬高了统战民主党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的作用,这过于现实而忤史。

  两年后的9月3日,电影《国父孙中山》的片方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声势浩大的发布会。

  孙中山,成了国父。

“黄金十年”吗?

  今天的我们一再愤怒地痛批“惠台”“舔台”,然而看看2002-2012那十年,是不是有些错愕了?

  5.

  以历史唯物、辩证的视角看待那十年,不可极端地否定了之,毕竟这十年实打实的军工复苏、基建崛起、非典汶川凝心、奥运世博聚气,都是不能磨灭的功绩——但至少,我个人无法用所谓“黄金”一词去形容。

  十年之尾声,prime minister只身赴险日本福岛以证“海鲜无毒”,然而一年后日本右翼即挑起钓鱼岛争端……

  同年,反日爱国游行爆发,拳拳赤子心的街头国人却被南方系扣上了“爱国贼”的重帽……

  此番时代尾声,也算是刻绘了那段十载光阴的画像。

  钓鱼岛反日游行最大的悲剧性在于:明明是大义凛然的爱国行为,却爱出无数的极端、无数的罪名!以致最终,全部都扣在了所谓“小粉红”的脑袋上,给公知和右翼精英们递了刀子。

“黄金十年”吗?

  由此可见,三十余年去阶级化的教诲,使孤零零的民族主义并不能在斗争中回报给无产阶级更多的利益,尤其在“特色社会主义”的框架内更是如此。

  在人民没有真正掌握权力的地方,他们的民族主义、热忱爱国心,都成为了别有用心的敌人最好的操控工具。

  《德意志意识形态》曾语:“民族是‘虚幻共同体’,民族间的斗争是‘虚幻的斗争’,目的是掩盖真实的阶级斗争”、“民族主义不是天经地义的自然真理,而是资本主义时代的产物。”

  南美解放者玻利瓦尔本人更是直言不讳地主张:“一场黑奴的叛变,比一次西班牙入侵要糟1000倍。”

  跋.

  对于2002-2012的十年,也许确也并未到一个可以评价的时候。别忘了,倒查二十年,正在进行中。

  静候历史给出作答。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1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