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作者:山水间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3-06-14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全球“发达国家”除了一直不断大量吸收移民的美国,人口增长停滞乃至负增长成了普遍现象。

对具体的个人而言,恋爱结婚生育是个人权利,是私事,没有是非对错,旁人无权褒贬置喙,人口增长不增长似乎跟自己没什么直接关系。然而,对国家民族而言,人口增长停滞乃至负增长,从长远而言则是兴旺安危生死存亡的大事,不能不高度重视,未雨绸缪。

为什么中国从长远而言不怕别人“脱钩”?因为中国产业链齐全,有靠自己活下去的能力,而且能活得滋润。为什么中国能够做到产业链齐全而别人不能?因为14亿人口的中国市场足够大,养得起任何产业链。例如光凭中国市场就足以养活大飞机产业,即使别人封锁抵制也照样能存活发展。日本就不行, 1亿人口的市场规模加巴掌大的国土面积养不活大飞机产业,不得不仰仗别人,别人稍不配合就没戏。如果日本人口持续负增长,恐怕能靠自己的市场养活的产业链会越来越少。没有足够的人,形不成足够的市场,技术再先进也养不活。

人口与市场规模潜力相关。人口负增长意味着市场规模潜力在萎缩。

不仅如此。自古以来人口规模就与国力军力密不可分。古代如此,当代也如此。光有人口不行,但没有人口更不行,连人口少了都不行。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国念念不忘的是增殖本国人口,掠夺它国人口。秦赵长平之战,白起坑杀赵军降俘40万,为的就减少敌国人口。抗日战争时期,日寇对抗日根据地搞“三光”,为的就是消灭根据地人口。人口就是生产力,人口就是国力,人口就是军力;人口就是战略资源。人口就是国家和民族生存之本。

毛主席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反过来呢?如果没了人,那岂不是什么也做不成?

如果中国人口持续负增长,那不仅意味着中国市场规模潜力总有下降到养不起全部产业链的一天,而且人口危机社会危机早晚会逼迫社会面临两种选择:第一,听天由命随它去;第二,大量引进移民。那随之而来的后果呢?

听天由命随它去——无动于衷坐等民族消亡。(等自我灭绝得差不多了,那天下自然就便宜了它人。)

大量引进移民——“请神容易送神难”。除了民族纠纷文化冲还有更邪乎的:古有中国的五胡乱华,今有欧洲的外来移民反客为主。美洲印第安人接纳了欧洲外来移民,结果呢?

一旦到了那个地步,还能说人口问题、婚姻生养与否问题是个人私事吗?

从国家民族的长远安危角度看,对人口负增长决不可掉以轻心,必须弄个明白。

人口负增长等于“未来人口”被消灭于无形。那么问题来了:谁干的?

鲁迅说:“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做贾凫西的,鼓词里曾经说起纣王,道:‘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只等得太白旗悬才知道命有差。’”“中国人倘被别人用钢刀来割,是觉得痛的,还有法子想;倘是软刀子,那可真是‘割头不觉死’,一定要完。”

人们往往以为用“软刀子割头”的是具体的活人,其实不然。不管是人是物,只要实际效果是“割头不觉死”,那就是“软刀子”。从长远的观点看,人口萎缩的终极后果是社会的消亡,民族的灭绝。人都死绝了,不是消亡灭绝是什么?让整个社会整个民族不知不觉心甘自愿地走向消亡灭绝,这不是社会级别民族层次的“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又是什么?

“发达国家”无不是资本化彻底的国家。社会越发达意味着资本化越彻底。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说明资本能吃人——资本不加节制,就会成为“软刀子”,能杀人于无形,杀人不见血,杀人不用刀,“在血案中而没有血迹,也没有血腥气”。

资本软刀子是如何杀人于无形的?

人口繁衍必须一有愿望,二有条件。家庭能集愿望与条件于一身。家庭是人口繁衍的基本单位。没有家庭就没有“包产到户”,也包括人口的“包产”。社会要维持人口繁衍就必须维持家庭的基本稳定。破坏家庭必遏止人口繁衍。只要家庭建立、维系、存在和生育所必须的条件遭到破坏,家庭必被破坏。而社会不受节制的资本化必使家庭建立、维系、存在和生育所必须的条件遭到破坏。

不受节制的资本化是如何破坏社会家庭建立、维系、存在和生育所必须的条件的?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一、纯粹的金钱关系导致婚姻生育成为赔本买卖

资本化彻底意味着金钱的价值观渗透社会的一切角落,包括婚姻生育。

《共产党宣言》说:“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

恩格斯说:“在资产阶级看来,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不是为了金钱而存在的,连他们本身也不例外,因为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赚钱,除了快快发财,他们不知道还有别的幸福,除了金钱的损失,也不知道还有别的痛苦”。

社会既然彻底资本化,资产阶级的价值观自然渗透社会的一切角落,婚姻家庭生育也不例外,也要“普世”为“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

鲁迅说:“自然界的安排,虽不免也有缺点,但结合长幼的方法,却并无错误。他并不用‘恩’,却给与生物以一种天性,我们称他为‘爱’。动物界中除了生子数目太多一一爱不周到的如鱼类之外,总是挚爱他的幼子,不但绝无利益心情,甚或至于牺牲了自己,让他的将来的生命,去上那发展的长途”;“人类也不外此……例如一个村妇哺乳婴儿的时候,决不想到自己正在施恩;一个农夫娶妻的时候,也决不以为将要放债。只是有了子女,即天然相爱,愿他生存;更进一步的,便还要愿他比自己更好,就是进化。”

“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只认物质,不认精神,当然也不认自然界安排的这个“爱”。用这样的价值标准衡量,婚姻家庭生育的每一环都只见付出不见回报,纯属赔本买卖——恋爱要付出,成家要付出,维持家庭要付出,生养孩子要付出,教育孩子要付出,赡养照顾老人要付出……付出的总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回报呢?零——既然精神上的东西不算数,那正常婚姻生育家庭生活所能带来的一切:爱情、亲情、友情、温情、感情、人情……全部一文不值,半点分量没有——冷酷无情冷酷无情,沾“情”的东西全是零。这么一算账,婚姻家庭生育不是赔本买卖又是什么?

“千做万做,赔本买卖不做”。婚姻家庭生育也不例外。既然只有付出没有回报,那何必结婚成家生育?既然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不是为了金钱而存在,除了快快发财不知道还有别的幸福,除了金钱的损失也不知道还有别的痛苦,那婚姻家庭生育的一切都可以因钱而被抹掉:

1.既然孝顺赡养父母只有付出没有回报,那就应该根据商业交易原则过河拆桥一刀两断。什么养育之恩、舔犊之情,在“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体系中全部一文不值。“笑骂任人笑骂,实惠我自捞之”。

2.既然自己不打算孝顺赡养父母,当然也不能指望子女孝顺赡养自己。既然不能指望子女孝顺赡养,那还搞什么“养儿防老”?全是水中月镜中花,赔本买卖。既然有赔无赚无利可图,那还生什么孩子?

有个笑话:“不管养儿子养女儿,反正最后都是别人的——养儿子就像男生玩游戏,建个账号起个名,砸钱升级买装备,好不容易眼看快要满级了,来了一个叫儿媳妇的把号给盗了。养女儿就像是养花,给她浇水给她施肥,细心照顾百般呵护,最后来了一个叫女婿的,连盆都给你端走了。所以说儿子女儿都一样,最后儿子是儿媳妇的,女儿是女婿的。”——如果到头来都是别人的且还不管自己,“只出不进”,那花钱费力生养孩子又何必?

3.“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价值体系不仅导致“上不养老下不养小”,而且导致婚姻家庭本身都不再必要——“现金交易”只有“等价交换”才公平。而婚姻家庭的“现金交易”不能确保“等价交换”。

2007年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国女孩在美国一家大型网上论坛金融版上发表了一个问题帖:我怎样才能嫁给有钱人——“本人25岁,非常漂亮,是那种让人惊艳的漂亮,谈吐文雅,有品位,想嫁给年薪 XX万美元的人。”

一个华尔街阔佬回复道:“从生意人的角度来看,跟你结婚是个糟糕的经营决策,道理再明白不过,请听我解释。抛开细枝末节,你所说的其实是一笔简单的‘财’‘貌’交易:甲方提供迷人的外表,乙方出钱,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但是,这里有个致命的问题,你的美貌会消逝,但我的钱却不会无缘无故减少。事实上,我的收入很可能会逐年递增,而你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漂亮。因此,从经济学的角度讲,我是增值资产,你是贬值资产,不但贬值,而且是加速贬值!你现在25,在未来的五年里,你仍可以保持窈窕的身段,俏丽的容貌,虽然每年略有退步。但美貌消逝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如果它是你仅有的资产,十年以后你的价值甚忧。用华尔街术语说,每笔交易都有一个仓位,跟你交往属于‘交易仓位’(trading position),一旦价值下跌就要立即抛售,而不宜长期持有——也就是你想要的婚姻。听起来很残忍,但对一件会加速贬值的物资,明智的选择是租赁,而不是购入。年薪能超过XX万的人,当然都不是傻瓜,因此我们只会跟你交往,但不会跟你结婚。所以我劝你不要苦苦寻找嫁给有钱人的秘方。顺便说一句,你倒可以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年薪XX万的人,这比碰到一个有钱的傻瓜的胜算要大。希望我的回帖能对你有帮助。如果你对‘租赁’感兴趣,请跟我联系。”

这位美国阔佬揭示了一个冷酷的现实:男女之间要确保“现金交易”的“等价交换”,买不如租,婚姻交易不如性交易。鲁迅说:“天下的一切都可以买卖,性欲自然并非例外。男人化几个臭钱,就可以得到他在女人身上所要得到的东西。而且他可以给她说:我并非强奸你,这是你自愿的,你愿意拿几个钱,你就得如此这般,百依百顺,咱们是公平交易!蹂躏了她,还要她说一声‘谢谢你,大少’。这是禽兽干得来的么?”——在只有钱、没有情的“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体系中,既然花点钱就能买到可以用完即舍的现货,那又何必冒险费力地购买需要不断付出、不断维护保养、保质期还没准、甚至可能是变相抢劫敲诈的婚姻?

用“等价交换”的“现金交易”标准一衡量,婚姻家庭生育全是赔本买卖,全都应该舍弃。

舍弃婚姻家庭即舍弃人口繁殖的基本单位。如果整个社会普遍如此,还谈何繁殖人口?社会人口岂能不萎缩?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二、极端个人主义导致拒绝为家庭和繁衍做奉献

繁衍后代是一种单向付出。要使族群生命得以延续,就不能没有这种单方面的奉献甚至牺牲。这是族群持续生存的代价。即使兽类都明知这是代价却仍然义无反顾前赴后继代代相传生生不息。然而这种维系族群生存的本能碰上资本化的极端个人主义,或曰“精致的利己主义”就完蛋了。只肯享受不肯付出,更不用说为家庭为生养后代单方面奉献牺牲了:建立家庭得有奉献,维持家庭也得有奉献。“只进不出”,那就连家庭都建立不起来,即使勉强建立起来也必然说散就散,只肯坐享其成,稍需奉献就大发雷霆,哪个家庭维持得下去?

如果连维持家庭所必须的奉献都不干,那就更不用说生养后代了:一个生命一旦来到世界上,就给父母套上了一条无穷无尽的锁链: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分分秒秒责任不断线,下了这个班就得上那个班,想喘口气都得找机会。不肯奉献、拒绝牺牲的哪受得了这个?当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但不生养,干脆连婚都不结。

一旦把后代视为经济负担,当然不愿意牺牲自己的享乐去为家庭负责、为后代负责,当然不愿意结婚生育。

作为个人,不结婚不生育是个人自由,个人私事,没有是非对错,无可指责。但如果整个社会都如此,那就是社会问题,涉及人口繁衍、社会存在和民族生存,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三、极端自由主义导致家庭瓦解拒绝生育

家庭的维系离不开价值观。不管是什么文化体系,只要是传承千年的传统价值观,就没有不强调家庭稳定的。越是强调家庭核心的宗教文明的地方,人口越繁衍,如中华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随着社会彻底资本化,这些传统文明被极端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摧毁取代了。结果就是越“现代化”“文明化”“自由化”的地方,家庭越不稳定,人口出生率越低。

这不难理解。极端自由主义少不了“性自由”。只要“性自由”,必对家庭不负责。自由就不负责,负责就不自由。只要“性自由”,必视家庭为束缚。要不被家庭束缚,就必然没结婚的不结婚,结了婚的趁早散。有了“性自由”,不结婚就能享受性欢娱,那又何必画蛇添足给自己套上家庭枷锁?

既然家庭是人口繁衍的基本单元,家庭瓦解了,生育基本单元完蛋了,人口增长自然萎缩。

单亲家庭子女犯罪率是正常家庭子女犯罪率的几十倍。毁灭了家庭就毁灭了社会未来和民族未来。

“性自由”与生育愿望必然矛盾——乱交一大堆,生了孩子是谁的?谁肯认账?抓不到人负责,就得自己一个人兜到底,那不亏透了吗?十之八九是一不要,二打掉。结果就是社会“性自由”越泛滥,人口出生率越低。

有些人认为“自由”、“人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很“现代”、很“文明”,一些传统文明的价值观很“落后”、很“野蛮”。具体是非且不论,如果这“现代”、“文明”的价值观主宰的地方到头来家庭瓦解、人口萎缩、社会消亡、民族灭绝;而“落后”、“野蛮”的价值观主宰的地方却人丁兴旺,越来越繁衍,那这“现代”、“文明”还有多大意义?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四、当代“二桃杀三士”,断子绝孙毒鸡汤

历史上的“二桃杀三士”是让三个男人自己比来比去,谁胜出桃子归谁,结果是通过两个桃子杀死了三个傻瓜。当代的“二桃杀三士”是找一群男人供女人比来比去,谁胜出女人“娶”谁;结果是通过一群 “大龄剩女”无形地“杀死”了无数本来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

当代“二桃杀三士”要奏效,离不开四种毒鸡汤:

一是“灰姑娘梦”——教唆人幻想自己就是天命“灰姑娘”,大白天打着灯笼满大街玩命找“白马王子”,一心一意指望一跟头交上狗屎运,不需奋斗,不需努力,不费吹灰之力便一劳永逸命运大翻转、人生大革命——恰如鲁迅所说:“好不阔气,而且福气。不折一兵,不费一矢,单靠生殖机关便革了命,真是绝顶便宜。”

二是“奇货可居,奸商心理”——老娘貌美如花,必须卖出天价,现钱交易,概不赊欠,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三是“完美主义”——自己完美无瑕,配偶也起码得旗鼓相当,金要足赤,人要完人,物质、精神、才貌、身份、地位、实力、家境等等等等一样也不能差,宁缺毋滥。结果:越是被认为“高素质”的女性,到头来放弃当母亲机会的几率越高——“逆向淘汰”。

四是“极端女权主义”——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扫荡了“大男子主义”,来了个“极端女权主义”;把“保护妇女”、“照顾妇女”极端化成“女尊男卑”、“欺压男性”;明目张胆“己所不欲,偏施于人”,自己不肯做、做不到的硬逼着对方做;在“考验诚意”的名义下无止休搞变相的敲诈勒索,在“尊重妇女”的名义下肆无忌惮搞变相的奴役压榨……名目不同,实际却仍然是“人与人基本人权的不平等”。

“真理过头一步就是谬误”。“一个巴掌拍不响”,建立家庭、维系家庭离不开双方共同努力、共同奉献、分工协作、各司其职。鲁迅说过,妇女解放决不等于女人“只给自己的孩子吸一只奶,而使男子去负担那一半”。夫妻之间每个人能力有高低,奉献有大小,但离不开基本人权的大体平等、尽可能地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如果肆无忌惮无休止无限制破坏这个底线,必导致矛盾激化,无从建立家庭,已经建立的必定解体。

这四种毒鸡汤不仅灌得无数当局者神魂颠倒,而且迷得相关全家亲朋好友七大姑八大姨同事至交乃至相当一部分社会舆论如醉如痴,争先恐后狂热参与当代“二桃杀三士”的游戏,往往逼得当事人欲罢不能,想不中招都难。

四种毒鸡汤的实际效果是资本大狂欢,让女人成为房子、车子、各种奢侈品、高档消费品、豪华饭店宾馆俱乐部游乐场之类的免费推销员,让资本赚得盆满钵满,让不知多少男人“赔了夫人又折兵”,让不知多少女人一梦接一梦,美梦一辈子,从青春少女耗成半老徐娘,从半老徐娘耗成“灭绝师太”,最后活了个寂寞。

但毒鸡汤真正最深远、最厉害之处在于促成当代“二桃杀三士”:通过制造不知多少“大龄剩女”、剥夺她们当母亲的机会,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中消灭了不知多少本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的生命,大大加剧了人口负增长。

在男女俱全的情况下,女性是人口繁衍的短板,女性数量制约人口繁衍数量。中国人口本来就男多女少,当代“二桃杀三士”则雪上加霜,把一大堆女性变成“大龄剩女”,使实际可生育女性数量进一步减少,使人口繁衍的短板更短,使被剥夺婚配机会的男性数量进一步增加。

不仅如此,当代“二桃杀三士”能让人即使没中招也要被剥掉一层皮——搞得人“满园挑瓜,挑了个眼花”,翻来覆去即使最后终于挑上,往往也错过了女性生育的最佳年龄——20-30岁。这实际会影响下一代的总体出生质量,使更多的妇女遭到因高龄初产而健康受损的风险,不动声色使整个民族都吃个暗亏。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五、竭泽而渔导致生不起养不起

一道简单的算数题:作为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靠劳动能获得的收入是多少?建立家庭——恋爱、结婚、衣食住行、生育、养育、教育等生活的起码开销是多少?如果再加上预防起码的生老病灾呢?全部收入开支加在一起能否打平?如果入不敷出,那即使想结婚生育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共产党宣言》说:“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

如果“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连“勉强维持生命的再生产”都不够,那还怎么实现“维持生命的再生产”?如果这成了社会的普遍现象,社会人口自然要萎缩。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六、彻底绝望导致躺平消极反抗

人有希望才会生存,有希望才会生育。生育本身就意味着对未来抱有希望。一旦绝望必放弃一切努力直接躺平。

韩国日本为什么人口萎缩得那么厉害?年轻一代已经大彻大悟看透了,也绝望了:社会阶级等级森严,已经固化了,再努力再拼命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就像陷阱里的野兽,蜘蛛网上的昆虫,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最后筋疲力尽了,彻底绝望了,只好躺平,听天由命,得过且过,活一天算一天,混一秒是一秒。

这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消极反抗:结婚、买房、生育、教育……常规人生的每一步都早被资本算计好了,憋足了劲宰自己一刀,让自己陷入借贷陷阱,不得不把一辈子都搭进去打工。这个体系我改变不了,但我至少惹不起躲得起,干脆剑走偏锋彻底躺平,不结婚,不买房,不生育,不借贷,让你一切金融套路落空,看你还怎么给我上套——既然我再努力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更改变不了后代的命运,那就干脆不要后代,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好。

“哀莫大于心死”。当年轻一代对未来不抱希望时,怎么可能愿意生养下一代?社会人口怎么可能不萎缩?

山水间:资本化越彻底,人口越萎缩

七、物质性因素

因资本不择手段逐利而产生的各种不利于生育的东西:环境污染、有毒有害食品、农残、转基因食品……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只享受过大国人口优势的民族恐怕难以体会到丛林世界中小国寡民面对人多势众、具备压倒优势的大国时的惆怅、妒嫉与苦涩。如果只有挥霍掉自己的人口优势,才能痛切体会到民族层次的“势单力薄”的滋味,才能有“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感受,才能猛然感悟到“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大国优势,失去容易重获难,那就悔之晚矣。

“存在决定意识”。选择不婚不育不是任何具体个人无缘无故的心血来潮情绪发作,而是社会存在综合作用的结果。把社会存在导致的人口负增长归咎于具体的个人甚至指责嘲讽不仅错误,而且不解决问题。社会存在的问题只有从社会存在入手。好在现在还不算晚,有所作为还来得及。

2023612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
0
0
15
2
0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