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光:要排除私有化谬论对改革的持续不断的干扰

作者:刘国光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24-03-02

刘国光:要排除私有化谬论对改革的持续不断的干扰

在理论层面上,几年来私有化思潮泛滥,更是五花八门。这里只能点评一下。在中国这样一个宪法规定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国家,居然容许有人公开打出“人间正道私有化”的旗号,在新华书店公开长期发行其著作《国企改革绕不开私有化》,宣扬国企改革的“核心在于国有制改为私有制”。可以说中国的言论出版自由已经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

在这种气氛下,有人公开鼓吹民(私)营经济应在国民经济中占主体地位。他说“今后中国经济的走向应该是投资以民间资本为主,经济形式以民(私)营为主”。

有一位人士不加掩饰地说,要“排除旧的意识形态的挡道”,推行私有化。他说,“民办、民营、民有、私营、非国有、非公有等,无非是为了从不同角度阐明私有化问题”。“在私有化问题上出现莫名其妙的文字游戏,是由于旧的意识形态在挡道”。同时另一位人士则宣称“公有制为主体是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停留在斯大林式的传统社会主义水平”,把党章和宪法关于公有制为主体的规定视为“保留着传统社会主义观念的痕迹”,完全否定了建立公有制、消灭剥削是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则。

与这些观点略有不同的是,某些人士虽然抱着私有化的主张,并且在私下讲,私有化已成定局,可是他们在宣扬私有化主张、方案时,却遮遮掩掩,在公开场合他们对自己所主张的任何一种私有化形式都要习惯性地说一句“这绝不是私有化”,“这是公有制经济的实现形式”。某大经济学家把私人控股的股份公司,非公有经济控股的一般公众股份公司,都说成是“‘新’公有制的实现形式”。还有人发明“间接公有制”,说什么可以利用财税再分配的办法,把“直接私有制”改成“间接公有制”,以取代“直接公有制”的地位;还说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正在利用这一办法,“走向社会主义”。明明是私有制的资本主义,还装饰成“社会主义”,自欺欺人,也太玄乎了。

有一种议论,是以预言家的口吻出现的。这位预言家表面比较谦虚,认为现在还不好说是民(私)营经济为主体,但随着形势发展,私营经济一定会变为主体。这见于由某著名经济学家领衔的、挂靠在某党校的一个刊物上的奇文,其中说:“过去我们说民营经济是国有经济的有益的补充,但现在我们逐渐发现,顺着真正市场经济的思路发展,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反过来说,国有经济是民营经济的一个有益的补充”,咄咄逼人的私有化主张,口气不小,听起来像是向14亿中国人民示威:你们终有一天守不住公有制为主体的阵地!也像说给我们的执政者听:看你怎么办!

刘国光:要排除私有化谬论对改革的持续不断的干扰

还有一种私有化主张,打着对社会主义本质属性和社会主义模式选择理论研究的旗帜。早在十五大前夕,就有人抛出社会主义的基本特征是“社会公正加市场经济”的公式。这是一个连社会民主主义和资产阶级都能接受的模糊定义,否定建立公有制、消灭剥削是社会主义本质特征和根本原则之一。有人最近说,长时期以来,人们认为社会主义特征是公有制、按劳分配是不对的,现在要以“共同富裕,社会和谐,公平正义”来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当然,共同富裕、社会和谐等等非常重要,但是撇开所有制关系,撇开公有制和消灭剥削,这些美辞都是缺乏基础的,构成不了社会主义。倡导这一理论的人士在推荐“人民社会主义模式”的五个特征中,也绝口不提公有制为主体。有位同志在引用小平同志的社会主义本质论时,不提“消灭剥削”四个字,只讲“小平说,社会主义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除两极分化,最后达到共同富裕”。大家知道,建立公有制,是为了“消灭剥削”,所以小平同志多次把“公有制为主体”列为社会主义主要原则之一。这位同志不提“公有制”、“消灭剥削”这些重要字眼,以改后的小平论述来界定社会主义所有制,认为不管公有制还是私有制,都是社会主义所有制!他太不注重理论问题的严肃性了。

最后,还有一种反对公有制、鼓吹私有化的理论,直接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那就是歪曲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提法。过去也有人不断误解马克思这一提法,也多次为正确的马克思主义解读所廓清。有人曾在期刊上(《炎黄春秋》2007年第6期)把马克思所说的“在生产资料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建个人所有制”,说成“是一种以个人私有为基础的均富状态”,即“自然人拥有生产资料,人人有份”,把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视为马克思的主张。其实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早就对马克思这一提法作了解释:以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为基础的个人所有制的恢复,“对任何一个懂德语的人来说,这也就是说,社会所有制涉及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个人所有制涉及产品,那就是涉及消费品。”(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73页。)这些人睁眼不看这些,在理论上胡搅蛮缠,其目的是把矛头直接指向改革开放以来几代领导人努力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它诬称为以重建个人所有制为主要内容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把“重建个人所有制”说成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其私有化的意图昭然若揭,也无须本文细评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私有化思潮泛滥,已经猖狂到何种地步。我们是有思想言论自由的,提倡百家争鸣、多样化,但是不能像戈尔巴乔夫、雅可夫列夫那样,搞“多元化”、“公开化”,把老百姓的思想搞乱,把改革开放的方向引错。应该是清理一下的时候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刘国光
刘国光
著名经济学家
20
0
0
3
1
0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