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人才会因为这事不敢当老师?

孙锡良 2021-12-21 浏览:

谁不敢当老师?

孙锡良

什么样的人才会因为这事不敢当老师?

在百度新闻里看到一篇文章《说错一句话被告密,现在的你还敢当老师吗?》,下面的留言都指向吻革,算是达到了作者的目的:不写宋庚一,却借震旦“宋庚一事件”的热度,成功地反了一次“浩劫”,再次提醒大家注意啥啥啥又要来了。

本来没有打算写“宋庚一事件“的专文,但看到这些鬼神借机带偏话题,就不得不说说。

“告密”二字,不只是被一般写手用于宋庚一问题的定性,而且还被很多网络大咖作为攻击正义行为的一个着力点,极其容易煽动人心。

然而,国祭当天,课堂之上,宋庚一毫无根据地质疑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这还是秘密吗?这完全是公开挑战历史结论,不只是挑战中国结论,还是挑战整个世界的二战结论。

“宋庚一事件”给公众提出了哪些问题?

其一,故意把个别老师的犯错或犯法与全体教师挂钩。

煽动性文章为什么会产生明显的发酵作用?那是因为文章让教师们感受到自己也可能是下一个“被告密者”,故而转过来同情和支持宋庚一的错误行为。

如果不揭穿大量“宋庚一”式公知煽动的目的,这些人很可能会取得成功,会把中国少数精日、精美、反华分子塑造成思想家或教育界英雄,会让相当多的教师为了反对而反对。

如果我们及时揭穿此类妖孽的阴谋,我相信绝大多数老师能够看清“宋庚一们”的真面目。

其二,故意把怀疑论视为寻求历史真相。

类似于宋庚一的人可能还有不少,他们否定历史会借用“求真”的假面目,你说日本军队屠杀了三十万南京同胞,他就问你:“你数过了吗?南京当时清点过了吗?凭什么定为三十万?”

简单想想,似乎有点道理,确实没人清点过。

然而,战争死亡,包括二战各个战场和各个国家的死难人数,不都是大致统计吗?在残酷的战时状态,难道有哪个数据能精准统计?只要不精准,你就否定,那二战的结论将被全部推翻,全世界的战争史可能都要被定性为假历史。

要求用精确数字为历史还原,这不是科学精神,是钻牛角尖,是杠精,更是有意否定日本侵华史。

其三,故意把信口开河等同于学术争论。

宋庚一对南京大屠杀的质疑,如果她能在课堂上拿出她掌握的有历史可信度的第一手资料,我认为,不管她认定十万、二十万还是三十万,都是可以接受的,应当允许她用学术探讨的形式重新讨论南京大屠杀。

然而,宋某手上没有任何可依赖的历史资料,她也没有说出自己质疑数据的文献引处,完全就是想当然地胡说八道。我甚至认为,只要她拿出了一个反驳死难人数的资料出来,我都愿意承认她的学术价值,也认同她的正确性。问题是,她没有。

独立于此次事件之外,国家应该给教育界一个定心丸,只要是基于有理有据、确凿可信的学术讨论,老师可以在课堂质疑既有的结论,不要让大家有被迫害的担忧。把界限确定好,既安定了老师,又不会被煽动者利用。

其四,故意把反骨行为等同于独立个性和独立思想。

有些老师,有些公知,只要是中国结论,他都反着看,只要是西方结论,他都认可,凡新中国认定的英雄,他都反对,凡新中国打倒的人物,他都赞扬,他们就坚持一个“反”字,无论多少事实摆在面前,他们就是不认,一概认为是假的。

要为这个“反”字找点光环,无非就是“我有独立个性,我有独立思想”之类的自我标榜。

然而,执拗的反骨算是独立性吗?肯定不是。

保持独立性,进而上升到独立思想的前提是,你必须坚持真理,而不是坚持歪理,你必须实事求是,而不是凭空想象,你必须让人信服,而不是让人更加迷惑。

作为知识分子,作为老师,独立思想决不可少,吹牛拍马的事决不能干,歌功颂德的事也不能干。一个真正有独立思想的人,一定能让听众或读者感受到你的人格魅力,一定能让公众感受到事实的力量,一定能让很多人体验到思想升华,决不是让他人感受到你“故弄玄虚,粗鄙浅薄”的无病呻吟。

其五,故意把学生举报老师等同于政治迫害。

中国公知有个特别有意思的怪僻:双标。

前些年,一直鼓吹西方国家的师生平等,一旦在自己的国家出现平等现象,他又感受到不舒服和危机感。事实上,这批怪物,都有叶公好龙的共性。

就拿学生举报老师这事来讲,美国学生的举报叫举报,中国学生的举报就定性为“告密”,这不就是人为涂抹上政治色彩吗?

美国学生或其它西方国家的学生是否举报老师?

我校毕业的一个学生,现在也是我的朋友,他的小孩现在加拿大上学,他就告诉我:“举报老师在国外很正常,只要不是有意设定某种目的,我就多次替小孩举报过。”

大家还记得吗?2018年,美国新泽西州一位教师因在课掌上讲圣诞老人不存在被学生举报后遭辞退,学校的理由是该教师破坏了古老传统在孩子们心中的固定形象。另据报道,就在前不久的12月13号,美国福特汉姆大学一名叫特罗根的教授因4次弄混两名非裔学生的姓名被学生举报遭学校开除,校行政部门的处分理由是该教授涉嫌种族歧视。谁说美国学生不举报老师?

学生犯了大错,老师可以把学生交给学校处分,老师犯了大错,学生为什么就不能举报老师?难道让老师继续在课堂上胡说八道?难道任由个别不负责老师长期误导青少年?

公知们有意混淆“举报”与“告密”的不同之处,当然还是有指,就是指向反毛,指向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初期。

其六,故意低估或贬低青少年的价值判断能力。

煽动性文章能在网上产生一定煽动效应的原因在于,很多成年人低估了这一代青少年的价值判断能力,总认为小孩子啥也不懂,总认为小孩子知识面窄。

错了!错了!错了!当代青少年,已经不那么好胡弄了,尤其是大学生,你几乎很难胡弄到他们了,很多大学生的知识面比老师还广,浅薄的老师在他们面前是不受尊重的,你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们可能在下面非常悲哀地对你发出嘲笑。

不学无术的老师,你不必太担心学生告密,你更应该担心学生瞧不起你的水平。

很多时候,学生不说,学生不反驳,并不代表他们心里没真理,宋庚一被举报,只能说是宋的行为已经让他们忍无可忍而不能再忍,事关民族和国家的大是大非问题,容不得你颠倒黑白,容不得你否定日本军国主义罪行,容不得你无视同胞的苦难。

各级老师,都负有教育孩子的重要责任,你连学生都不如,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讲台上?学生不是告密,是在纠错,是在维护正义,是在捍卫中华民族抵抗侵略者的正义性和合法性。

历史的伤口还未愈合,中国的公知和汉奸就开始鼓吹要淡忘,就开始为侵略者洗地,这不是简单地标新立异,这更不是所谓的博大胸怀,这是劝说国人要卑贱地被驯服,这是借所谓的"文明侵略"否定本民族英勇抵抗的历史合法性,完全不可接受。

再直接点讲,宋庚一和她的支持者们,不是在简单地否定南京大屠杀,是在否定二战史,是在在为日本军国主义张目。德国为自己的罪行道歉了,意大利为自己的罪行道歉了,只有日本,不愿意向中国人民道歉,不只是不道歉,还在否定历史,还在否定大屠杀事实,还在污蔑中国人民的抗日正义性。

朋友们,宋庚一们都是什么人?

大家都说是“精日”。

不是,不全是“精日”,是“反华”,是“反华”,是“反华”,她(们)骨子里更多藏着的是反华的定式和顽固。

人,有不爱国的理由,可以选择不爱,可以离开你不爱的国家。

但是,任何人,只要还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就没有否定确定历史的权利,就没有违背职业道德的自由,每个人都是具体社会的责任人,每个人身上都有"责任"二字,张扬个性,可以有,但并不拥有无限空间自由度,在任何国家,都有符合所在国要求的必要约束。

如果你想追求无限自由,那肯定不适合当老师。

爱国人士,真心喜欢教育的人士,可以大胆当老师,不用怕。如果有老师真被冤枉,相信这个社会有眼睛,相信正义的声音会更响亮。

中国政府,在老师的待遇上,做得很不错,并且还在继续改善,不要视而不见,不要不知足,不要把尊重老师误解为纵容老师。

老师们,既然大家都把教师职业当成崇高职业,那就要对得起“崇高”二字。

写于2021年12月20日星期一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孙锡良
孙锡良
5
0
0
4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