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大饥荒谁喝掉了两千多吨茅台酒?》

作者:秀才用兵 来源:中华网 2016-10-07

评《大饥荒谁喝掉了两千多吨茅台酒?》

[老渔翁点砚]:今日在中华论坛上又看见有畜在炒困难时期谁喝了两千吨茅台酒的馊饭,老夫只好也将几年前这篇文章发出,与它派对派对。

帅好先生:

首先声明我生老都是贵州人,曾经在一家专业生产与茅台酒同一系列的中级酱香型窖酒的国营酒厂工作了十余年,至今还在乌蒙大山中拿着一千余元养老金度晚年。在拜读了你的宏文谁喝掉了大饥荒年月生产的两千多吨茅台酒?, 感觉到你是带着严重的政治偏见和政治意识来写这篇文章的,因此是与历史年代事实完全不符合的。首先我先引看你这篇文章赖以成文的基础论点 :"这组数据的起点是,1959、1960、1961三年,中国现代历史上最饥饿的年代,茅台酒合计产量为2079吨。其中,出口139.86吨。(1)茅台酒的上述产量,大约相当于700万听(355ml/听)可口可乐。这一巨大产量对于当时中国的人口、国力来说是非常奢华的,况且茅台酒远不是普通人所能消费,而当时大多数中国人正挣扎在饥饿线上。 按照茅台酒粮酒生产5:1的比例计算,即生产一斤酒,耗费粮食五斤,2079吨茅台酒,耗去原粮约1.04万吨。 茅台酒的产地为仁怀县,当时有20万左右农民,年人均统计数字上的分配粮食为300斤左右。如果把生产茅台酒的粮食用来救济,每个人可平均分得100 斤左右。换言之,2079吨茅台酒约等于20万人3个月的口粮,再配些野菜、树皮之类,估计熬过最危险的春荒没有什么问题,能够把更多的人从饥饿、死亡的沼泽里拉出来。然而,历史里没有假设。"

你的文章犯了两个常识性错误:第一.茅台酒用粮主料是高粱,辅粮是小麦,拌料是谷壳,制曲用麦麸,不是你想象的用大米和包谷,凡窖酒用主粮都是高粱,只有沿海或山区农家生产的低度散白酒有米酒和包谷酒,这些低级酒才以大米包谷作主粮。贵州农业主产为包谷大米,荞麦小麦大麦高梁皆农民随意种植,不成规模,根本供应不了酿酒用粮。贵州所有窖酒厂酿酒用粮高粱直到今天基本都是从东北华北一带购进,不是你臆想的使用大米包谷;再就是酱香型窖酒从下料到成品出厂生产周期最低为十八个月以上,浓香型酒生产周期为六个月以上。茅台酒是中国酱香型酒祖宗,茅台酒生产在大饥荒岁月中几乎是停产的,你所说的60年的茅台酒应是58年生产的,如何占用60年灾民口粮呢?到目前为止世界还没有人能用大米包谷等酿造出中国特有的浓香型和酱香型中级窖酒,更没有一年内就能产出成品的茅台酒。如果先生能发明这个技术,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可在世界酿酒史上占有一席辉煌之地,而且立地可成数亿资产的靠专利发财的大富翁;因此我敢断言茅台酒生产与灾民用粮无关;第二是毛主席一生不好喝酒,只有遇令他兴奋高兴之事,还必须有朱德周恩来陈毅等亲密战友助兴时才偶尔喝上几口。邓小平当时的级别和地位还排不上号;在毛泽东时代是严格禁止除重大公务活动之外的公款吃喝行为的。六一年周总理请陈庚等进京开会的将帅们吃饭,粮票各人掏,酒菜钱总理付。另外据我所知茅台酒厂在六一年饥荒最严重之年产量大幅削减,几乎处于停产边缘,因为严重缺乏主料粮高粱。再就是茅台酒出酒率在25%至32%之间浮动,是没有单一数据标准的。其次你自相矛盾的是三年产酒用粮可按"年人均一百斤分配相当三个月口粮",这种计算矛盾还是你自己去想办法将它弄得合理一些,好自圆其说吧!

这两条你的文章依赖的基础论点既然不成立,因此你的论断自然是错误的,你的文章论述的一切恰恰都是你对"历史的假设"。至于你搜集以支持论述你的论点的一堆数据证据在此文中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那是谁喝了这两千多吨茅台酒呢?

第一帅好文中指定了时间段:1959年----1961年共三年生产了2079吨,出口139.86吨,余1939.14吨。单这点就已否定了此文的标题论点:原来并没有标题夸张的两千多吨!这样"喝酒"的人压力小一些了。但是按茅台酒生产工艺要求的窖藏老熟时间,其生产时间必须在他指定的时间段往前倒推至少一年半时间,于是我们就会知道他说的这两千吨茅台酒没有一斤是五九年下半年以后生产的,更不用说在六零年生产了!

第二在粮食紧张年代,低档白酒如包谷酒高粱酒等价格在每斤0.50元以下的,均凭购粮证或白酒供应券定量供应的。瓶装酒价格均在1.60元以上是不凭票证敞开供应的。茅台酒在那个年代是敞开供应市场的,别处我不知道,我地零售价六十年代初为每瓶2.88元,七十年代上涨为3.01元。其他酒如五粮液西凤酒泸洲特曲等均是两元以上三元以下白酒,也是不需票证供应的。香烟在0.40元以下0.18元以上一盒的也需购烟券购买,每人每月三条香烟,其中价格0.20元,0.28元,0.36元上下的香烟各一条。如中华烟每盒0.60元就不需票证。老夫为何清楚烟酒市场状况?是因为老夫年青时到老都是"烟酒茶"三开人物,六年前才戒酒,一年前才戒烟。按文中数据计算每年全国平均销售646.38吨,按当时社会消费水平是正常的,恰好全都是普通人消费得了的。当年我月工资加野外津贴等有近六十元,回家探亲时就常买茅台酒招待亲友,他们却不喜欢而更喜欢泸州特曲和头曲,另外也喜欢西凤酒汾酒。厂方不会全部卖完,应留有一定库存作样品酒以参加广交会,或供应国宴用酒及其他应急业务用酒。故这数据还须缩水,否则今日何来什么六十年一百年老窖茅台之说?

第三由于茅台酒比较特殊的自然条件和曲药工艺,其产量一直受到严重限制,50年代那个时代年产量也就几百吨。当年共和国建设急需资金,中央只是指示性要求茅台酒增产以换外汇有什么错误呢?共和国第一笔外汇你知道是什么出口换取的?是印度尼西亚一位归国华侨五二年将他在海南岛试植成功的白胡椒出口法国换取的。但由于其工艺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其产量一直提高很缓慢,直到本世纪初2003年前,通过数十年多次投资改造,其产量也只在四千吨以下。如今提高多少,退休后就未再关心此事,故不清楚,但我相信增长不了多少,故其才身价飚升。因此这两千多吨茅台酒至少是五年以上生产总量,除去这五年中按四分之三正常市场销售量外,到六零年其库存两千多吨从何而来?除非帅好先生穿越时空去帮茅台酒厂造假酒以充这两千吨库存!

第四帅好先生不知道共和国历史,认为五九年到六一年是"三年大饥荒"时期,谬以千里了。五八和五九年中国正处于战后建国经济发展的高峰时期,而且风调雨顺,粮食连续数年大丰收,何来大饥荒之事?但这两年共产风浮夸风冒进风越刮越烈,才导致六零年底到六一年春近五个月大饥荒的灾难,六一年四月洋芋等小春收获后饿死人现象初步得到遏制,夏收后饥荒基本度过。"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指的是六零年底大饥荒发生到六二年共和国经济发展经过调整从停滞到完全走出困难重新开始发展的时间,这次千万记住了,不是指三年都处于大饥荒状态中,而且时间是从六零年到六二年。另外遵义地区是贵州省五八年五九年放卫星最厉害的"先进地区",影响了毕节地区与它相邻的金沙县也成了毕节地区唯一的"卫星县",也同它们一样成了大饥荒灾难的受害者!至于当时大刮五风的刘邓诸开国元勋负什么责已不重要,关键是执政党如何吸取教训和经验,以避免此类悲剧再在共和国重演才是主要问题。

第五毛泽东时代除国宴使用茅台酒及省地级政府偶而有重大活动设宴使用茅台酒外,各级政府极难有设宴招待活动。任何公职人员不论职务出差都只能住政府招待所,按级别标准吃饭,更无公款吃喝茅台酒之说,这是严格的纪律规定的。六零年前后几年伙食标准为:普通公作人员一菜一汤不得超过每人0.25元,科级人员为0.40元;超出标准自掏腰包。那个时代谁敢象今天这样用公款海吃海喝?敢象今日官场丑象当事者丢官坐牢还不算严重,金额巨大的还得丢脑袋!因此除极少量茅台酒是国事消费外,其他全是市场消费,市面随时可任意购买。我地零售价为3.01元一瓶,土陶瓶装,白皮纸包裹,这个价格以物价对比计算也就相当今天一百余元,奢侈吗?而且那个时代中央政府重大设宴活动均在个位数上,能用多少酒?帅好先生是用今天的社会理念去观察和推理历史,因此焉有不错之理!因此这两千吨茅台酒是多少年产量总计,是谁喝的答案就已经明明白白了:绝不是中央领导人和党政国企等单位"公款吃喝"喝掉的!在这个问题上引用你那句话是比较准确的:历史是没有假设的。我为你再配上一句:历史事实是不容篡改和假造的!

我再与你谈一谈各地这二十多年来编写的志书问题,这些新修各地方志假话多,是完全不可信赖的。它们几乎是由地方长官完全控制的,其地方主政长官政治立场及编修主持人的政治观念决定其中史料的搜集整理的资料取舍和政治取向的。我九十年代初在某地直文化机关工作期间,我地某县送了一本县志稿给我,我一看大倒胃口。真正为地方文化经济发展有贡献或有创建者无一点墨记载,而当今权贵人士根本无所作为者却生拉硬扯上志,甚至黑白颠倒。从那以后我根本就不涉足地方志问题,几个县的传阅分送稿我至今一份都没要也没留,因其假而无多少史料价值。可以说你依据的那些"志"基本是按中国现代官场左右的法则写出来的,其真实性可靠性到底有多少,只有天知道!

我想向你提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说说那二十七年一个穷得还不如今天菲律宾的国家取得了西方列强花一百多年才能完成的经济建设成果呢?而且世界除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外,如印度等"民主国家"花了六十多年直至今天都还达不到那个水平。你为什么不说一说那个时代为什么世界列强不敢侧目我中华,更不用说象今天这样连周边小畜牲强盗国家都敢如此欺辱我中华的事呢?你能公开答复吗?你不是敢呵斥网民"有种留下真实姓名",那我是否说:有种就将你的真实政治动机和政治背景晒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吗?

综上所述,帅好先生严重缺乏共和国历史常识和工业生产知识,唯心的主观的去牵强附会用今天的理念和社会变态心理去臆想推论,其结论自然就是荒谬的。

最后与你商榷的是:要历史的辩证的对待历史和历史人物,包括大多数人民敬仰的人民领袖和民族英雄。对他们及一个时代的功过得失必须客观的,公正的予以分析和总结,以警后人将国家治理得更好。今天的中国却有这么一小撮极右分子及其走狗,总在伟人们身上和那个时代中去寻找失误和错误,然后予以无限夸大,攻击和否定全盘;找不到的岔子就丧心病狂地胡编乱造,似乎与伟人们和那个时代有八辈子深仇大恨般造谣谩骂,污辱抹黑!他们披着学术研究的马甲,实际在推行其不敢见天的政治阴谋。他们与左翼学者和网民的论战早已超出了学术范畴,分别代表了当今社会中不同阶级的政治利益和诉求。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已尊崇敬仰的领袖和英雄,这些极右分子为什么不去嘲弄天皇女王和以人名命名城市和核动力航母之类西方列国的政治现象,却唯独对共和国和人民对自己的缔造者和领袖的尊崇和信仰如此仇恨,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令人费解!

我告诉你们:毛主席一生追求公平正义的理念被大多数人民所接受,他也因此在大多数人民心中成了公平正义的化身。经过三十余年的历史沧桑,越来越多的民众认识了他的伟大!这个历史潮流谁也阻挡不了!

奉劝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而又力图否定人民领袖和那激情燃烧的火红的时代的人:希望你们学习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坐谈会上的讲话,与工农兵相结合,多下工厂农村,多了解社会,多学会一些生产和生活知识,不要再写一些五谷不识春秋颠倒洋相百出的文章,才能为你们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所谓文章蒙上更漂亮的外衣,去欺骗更多的追求真理的人们!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86
2
1
21
4
0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