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德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完善的普世价值

作者:岳德常 来源:红色文化网 2013-05-02

岳德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完善的普世价值


西方世界一直用“普世价值”的锤子敲打中国,喋喋不休地指责我们不民主、不自由、没有人权。他们信心十足地认为自己的价值观就是“普世价值”,不容置疑,其目的也不过是想把它强加给中国人。当奥运火炬传到欧洲时,本来是普天同庆的一件喜事,也被西方人权主义者用来羞辱中国,表现出十足的傲慢。就拿西藏问题来说,其实质是百万农奴获得翻身解放,这才是真正的自由民主人权,而西方人却支持以达赖为首的奴隶主抗拒民主改革,拉历史的倒车,表现出十足的愚蠢。

任何一个先进的国家和民族都不会拒绝“普世价值”,我们中华民族当然热爱民主、自由和人权。正因为热爱自由民主和人权,我们才起来革命,推翻旧制度,建立新中国,自豪地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此,中国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自己的智慧逐步实现民主、自由和人权。我们不讳言自己在某些方面还不完善,需要学习西方的有益的东西,所以实行了改革开放的政策。但是我们并不全盘照搬,在我们看来,普世价值应当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自由民主人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价值,更不是核心价值,实际上只是价值体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发展阶段,它有待进一步完善。

现实的发展已经充分地表明,西方人所坚持的“普世价值”是不完善的。如果株守这些价值便会流于虚伪、自相矛盾,甚至是自我毁灭。作为这种“普世价值”的样板的美国已经陷在危机之中,以美国为代表的市场自由主义模式已经过时。华尔街的贪婪愚蠢不仅给自己制造了灾难,同时也在全世界制造了灾难。

曾几何时,美国为推广这种政治经济模式和价值体系不遗余力,并称这个普及过程为“全球化”。但也正是在这个“全球化”的过程把这种政治经济模式和价值体系的内在缺陷暴露了出来,这种政治经济模式和价值体系把整个人类社会市场化了,没有界限或底线的市场自由主义无疑要把人类推向自我毁灭。1991年,前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西方式自由民主的政体以武力和智谋战胜(或压制了)了它所有的对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政治经济模式却被内部贪婪的欲望所征服,走上了自我毁灭之路。[1]

现在,次贷危机点燃了引信,金融危机在2008年9月炸毁了半个华尔街,而且爆炸还在继续。美元货币体系处在崩溃的边缘,全球经济迅速衰退。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市场国家,更不用说那些“失败国家”,都突然面临经济衰退下内部矛盾激化的强烈威胁。一帮由投资银行家、对冲基金经理和私募投机者组成的赌徒,以新自由主义的旗号绑架了世界经济,演出了一场没有节制和道德的财富狂欢,并最终在2008年9月以市场自由主义圣殿华尔街的崩溃为开端,拉开了一场至今仍然难以看到沟底的全球经济坠落过程。“每个国家在2008年都是输家,不管是用骤减的工业产量、暴跌的出口额、激增的失业率、冻结的信贷市场还是用近乎瘫痪的海上贸易来衡量,世界上的发达经济体都遭受了重创。”[2]新当选的总统奥巴马出台了拯救美国经济的政策,但是,美国经济并没有表现出改善的趋势,连改善的信心也难以看到。为什么呢?危机的根源在于丛林法则的价值体系,以及与之相配套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如果没有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美国的危机永远也摆脱不了。奥巴马有可能改变美国人的这一套价值体系和经济模式、生活方式吗?这是不可能的,谁想捅这个马蜂窝,谁就会被实际上控制着美国那种势力所推翻,其方式有可能很“民主”,但也有可能很血腥。

于是乎,我们便面临着这样一个局面:当我们全力以赴学习西方的时候,西方发达社会却暴露出严重而深刻的内在危机。此次金融危机所带来的最重要的后果不是以美国华尔街为中心的金融秩序的瓦解、人员裁减或企业破产,而是西方对中国的文化优越感的瓦解,西方人所标榜为“普世价值”的那一套价值体系的瓦解。危机暴露了一幅与过去的形象迥然不同的现实场景:不可一世的西方金融机构千疮百孔,曾经人人称羡的管理技能失去了吸引力,而新的衍生产品到头来不过是空中楼阁。当美国前纳斯达克主席麦道夫之流的投资骗局曝光时,西方人对中国指指戳戳的道德高地也轰然倒塌了。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转变,美国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据新华网北京2月21日电:2月21日下午,正在北京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太阳宫热电厂这个目前中国最大的燃气热电厂参观访问,并在那里与清华大学师生就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等话题进行了交流。希拉里·克林顿说:“我们希望看到中国的发展,看到中国人民过上优质生活。我们不希望看到中国重复美国在工业化进程中犯过的错误……”

遗憾的是,希拉里的希望表达得有些晚,当我们在一心一意地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学习的步子迈得很快,与之相应的那些恶果也出现得更快:气候异常,环境污染,森林消失,物种大灭绝,生态破坏,自然灾害频发,等等。这些危险的逼近迫使我们深刻反思,不能再跟着西方人的后面跑,我们必须在价值体系上来一个转换,找出一条科学发展的新路来。我们现在有条件做好这件事,一方面是具备了充分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是有了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等新的发展目标,还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目标,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把这些目标真正地落实到经济运行过程和生活方式之中。我们别无选择,为了人类能够在地球上继续生存下去,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就像当年的类人猿必须从树上走到地面上来一样。

历史正在有条不紊地完成自己的事业,旧政治经济制度的瓦解必然伴随着与旧普世价值的瓦解,同时也催生着新的普世价值的诞生。人类当前所面临的这场危机打破了西方资本主义所自吹的那个“看不见的手”的神话,同时也告诉人们,不管是公有制企业还是私有制企业,整体利益都是一个客观存在,要想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转,人们都必须遵守道德规则,贪婪与无耻不仅会把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毁掉,也会把私有制企业毁掉。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一个不可能超越的法则:一个不要道德的集体是无法长期维持下去的。有那么一些人妄图超越这个法则,那就必须得到教训,碰个头破血流;如果他们困而不学,执迷不悟,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毁灭。正如汤因比很早就预言的那样:“人类将会杀害大地母亲,抑或将使她得到拯救?如果滥用日益增长的技术力量,人类将置大地母亲于死地;如果克服了那导致自我毁灭的放肆的贪欲,人类则能够使她重返青春,而人类的贪欲正在使伟大母亲的生命之果——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命造物付出代价。何去何从,这就是今天人类所面临的斯芬克斯之谜。”[3]但我们必须看到,困而不学者所造成的灾难并不仅仅降临在这些人身上,而是要整个人类共同承担。人类的利益是一个整体,所以先觉悟的人们就有责任帮助教育后觉悟者。包括这一次危机的到来,也是促进人们道德觉悟的契机。

大灾变呼唤人类猛醒,社会大危机激发思想新启蒙。普世价值是全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是人类精神成熟的标志。所有的人都有责任为其进一步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而不是简单地跟在别人的后面爬行。“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从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和文化遇到的困难来看,西方的猫已经不行了,已经抓不住自己养出来的大老鼠了。西方人应当记住自己的前辈哲人的伟大传统,对自己的价值体系来一个反思,苏格拉底曾说,一种未经审视的生活还不如没有的好。按照同样的逻辑,我们也可以说,一种没有经过审视的价值体系是不值得坚持的,也是不值得拿出来向别人炫耀的。

康德曾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而对我们来说,就不能满足于惊奇和敬畏了,而是要把两者融为一体,内化为我们的行为准则,进而把自身提升到万物之灵应有的位置上。由于这样一个认识深入过程,人们便从丛林法则的控制下解放出来,看到人类个体与人类整体之间的有机联系,看到人类的进化过程,进而提出一个新问题:如何科学合理地组织社会生活,以推进人性的进一步进化,如何克服社会生活中的诸多不合理现象,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构建和谐社会?

历史之神把拯救人类的重任放在了中华民族的肩上。当代中国是一个巨大规模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存在,有着从传统社会到发达的现代社会的各种生活和生产方式,有着优秀的文化传统和杰出的智慧,同时还继承了被西方人所抛弃的西方文化的精华马克思主义,以及现代西方人热心地传授给我们的民主法治精神。我们的经济政治文化正在经历着一个剧烈变化的发展过程,如此复杂多样的现当代中国经验可能是当代最值得重视、最可能诱发思想创新的学术研究对象,我们正处在价值体系创新的临界点上。

我们并不否认普世价值的存在,但不局限于西方的那一套自相矛盾的价值体系,而是要进一步前进,提出一个新的核心价值,建设一个把以往人类所创造的价值都包括在内的价值体系,一个完善的能够保证社会和谐的价值体系,这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样的价值体系,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代表着人类进步的方向。中国人并不打算为新的价值体系注册专利,我们希望全世界人民都参与到这场伟大事业之中,共同构建和谐世界。

人类进化过程中的一个伟大飞跃即将来临,一个新时代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

[1]陈学明《金融危机是生活方式危机——西方再次掀起“《资本论》热”的启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特别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随着新自由主义以及其他各种思潮的广泛流行,人越来越被看作是充满着“物欲”的“经济动物”,获取最大限度的物质享受似乎成了人活着的全部意义和最高目标。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也顺利地从“生产型资本主义”调整为“消费型资本主义”,无论是就整个社会而言,还是就单个的个体而言,都是以“最大限度地进行消费”作为宗旨。消费主义的流行、消费欲望的放大,是与人的风险意识的减弱成正比的。人们为了使自己有更多的钱去无节制地消费,走上了以下两条道路:其一是“赌”。人们完全成了一个投机者,企图通过投机使自己在短时期内暴富。当代资本主义也就成了“赌场资本主义”。而社会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一切就变得不确定了。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社会也就是一个投机的社会。在金融热的影响下,工业也不得不过分地集中于短期收益上,正是这种谋取短期效益的理念,构成了企业发展的巨大障碍。其二是“借”。人们为了让自己在今天尽情地消费,就想方设法用明天的钱,“寅吃卯粮”,也就是说向他人、特别是向银行借钱。“明天的钱”就是还没有挣到手的钱,而其中大多实际是“根本不可能挣到手的明天的钱”。这些人尽管并不具备可以赚到“明天的钱”的能力,但就是敢于花虚拟的“明天的钱”。当然,由于把生活的富裕寄托在借贷上,当今的许多美国人根本没有积蓄。纽约市议会提供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纽约20%的人根本没有任何积蓄,45%的纽约人虽有积蓄,但只够维持3个月的生活开销。在当今的美国,不仅个人靠借贷来超前消费,整个国家也是靠举债过日子。美国的发展建立在靠借别人的钱的基础之上,美国是世界上空前的债务国家,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可以说,美国整个国家就是这样存在着,而单个的个人也是这样存在着。我们可以把这种存在方式简单地描述如下:通过“赌”和“借”去进行“超前的消费”、去满足永无止境的“物欲”。同时,美国的主流文化一直在助长这种存在方式,一直在说明这种存在方式是合理的、正当的。消费主义、个人主义和现实主义已构成当今美国人占主导地位的价值观念。

[2]引自《参考消息》2009年1月9日文章:《保罗•肯尼迪撰文认为,世界新秩序将在2009年出现》。

[3]摘自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第八十二章》(根据网上资料)。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岳德常
岳德常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