逄先知:不能把真左和假左混淆起来

逄先知 2022-04-02 浏览:

关于意识形态工作和防止“和平演变”

逄先知

逄先知:不能把真左和假左混淆起来 

多少年来,邓小平同志批评的“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没有解决。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之间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有这样一种趋势,即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势头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增强。马克思主义者常常处于守势,处于被动地位,甚至失掉话语权。右的势力越来越猖狂,矛头直指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制度,甚至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比如,有人竟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发表汉奸言论,称汪精卫为“真正的英雄”,把爱国主义者称为“爱国贼”。同时,我们有些思想阵地并不巩固,甚至在一个个地丢失。

党的十八大尤其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重要讲话和批示,令广大党员干部、马克思主义者深受鼓舞,大家增强了信心,看到了希望。意识形态领域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扭转,见到成效、明确方向,更加坚定了马克思主义者的信心。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要主动出击,打主动仗,改变过去多年来的被动处境。不能只强调反“左”而忽视反右,甚至对右的东西听之任之。

我认为,有以下一些混乱的观念,应当予以澄清。

第一,不能把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阶级分析方法同“以阶级斗争为纲”混淆起来。谁讲阶级斗争、阶级分析,就给谁扣上“阶级斗争为纲”的帽子,这个问题要澄清。在社会主义社会里,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可能激化。我们既要反对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观点,又要反对认为阶级斗争已经熄灭的观点。这是上了宪法和党章的,写进了第二个历史决议。

第二,不能把人民民主专政同依法治国对立起来,任何国家都是实行专政的,问题在于谁专谁的政。是少数人专多数人的政,还是多数人专少数人的政,两者性质是不同的。美国不实行专政吗?对于占领华尔街、反对金融寡头的广大穷人,它毫无顾忌地动用武力进行清场。这就是专政。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内部实行广泛的民主,对严重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极少数敌对分子实行专政。这是保障国泰民安不可缺少的武器。所以说,人民民主专政并不亏理,要理直气壮地讲。人民民主专政是我们的国体。依法治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内在要求,为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提供法律保障。人民的民主受到法律保护,对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敌对分子依法给予制裁。两者相辅相成,并行不悖。

第三,不能把真左和假左(即带引号的左、极左)混淆起来。左,是革命的、进步的,马克思主义的;“左”是非马克思主义的,甚至是反马克思主义的。现在是左、“左”不分。左派,在一些人那里成为贬义词,受到压制和攻击。谁讲马克思主义,讲革命传统,就说你“左”,让你抬不起头来。“文化大革命”中是宁“左”勿右,改革开放以后,又出现了一种宁右勿左的倾向。连人民民主专政都被有些人当成“左”的东西。谁对错误的言论进行批评,谁就被扣上搞“文革大批判”的帽子,遭到围攻。

第四,不能把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不争论”扩大化、绝对化,歪曲了邓小平的思想。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不争论”,是针对具体问题而说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非常坚定,一点也不含糊。他说,要理直气壮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针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邓小平同志旗帜鲜明地指出:“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这个问题还要继续争论的。”有人大讲“不争论”,结果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手脚被捆住,右的错误言论大行其道。还有一个所谓“不炒热”的问题。这要看什么情况,不能一概而论。有些问题可以这样做,有些问题就不能这样做。比如对党和党的领袖进行造谣诬蔑的,就要澄清,不能怕“炒热”而置之不理。人家早就把谣言炒热了。谣言不胫而走,搞得沸沸扬扬,以讹传讹,信谣的人越来越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这就不能以怕“炒热”而束缚自己,要理直气壮地拿事实进行辟谣。凡是这样做了的,都收到好的效果,谣言销声匿迹。

当下,我们要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前面我说过,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以后,意识形态领域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扭转,已经见到成效,方向明确了,坚定了马克思主义者的信心。习近平同志的一系列讲话非常精彩,有的放矢、观点鲜明,很有说服力。不仅有理论深度、文化底蕴,言语又生动活泼,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他的讲话,结合新时代的特点,继承了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一切优秀遗产和宝贵经验;继承了党的优良传统,发扬了党的正气;同时又汲取了中华文化的精华,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治党治国的指导思想,当然也是进行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指导思想和有力武器。我们要认真学习和大力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以此来统一大家的思想。

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要主动出击,打主动仗,改变过去多年来的被动处境。旗帜要鲜明,观点要鲜明,“不要含含糊糊,遮遮掩掩”。如果自己都理不直气不壮,腰杆不硬,旗帜不鲜明,谁还会跟你走?斗争一定要讲究方法。主要是摆事实,讲道理,拿捏好分寸,以理服人,不随意上纲上线,不搞大批判式的批评。不论是写文章还是发表讲话,要着眼于绝大多数的中坚力量,使他们能接受;集中批评那些攻击诬蔑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危害人民政权的极少数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归根到底是争取人心的工作。

在思想宣传工作中,应当如实、系统地宣传新中国成立后的前三十年各方面取得的成就,特别是建设方面的成就(如基本建设、水利建设、科学技术,等等)。这方面的宣传很不够。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专门抹黑前三十年的历史,使得人们一提到前三十年,就是讲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好像什么好事都没有做。为了证明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就贬低前三十年,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那些没有亲身经历过新旧社会两重天对比的人们,很容易接受这种宣传。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在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的基础上,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论述以及与此有关的其他思想,重视毛泽东同志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论述。我们要高度重视加强对青年的教育,让马克思主义占领思想阵地,不要放弃思想阵地,对意识形态的工作放任不管,纵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自由泛滥。同时,我们还要准确理解政治与经济的关系,有一段时间在批判了“突出政治”以后,出现了另一种倾向,就是削弱以至于取消政治工作和思想工作,似乎谁讲加强思想政治工作,谁就是搞极左。这一倾向公开提倡和鼓吹个人主义、个人名利思想,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雷锋精神等体现共产主义思想的东西成了被嘲弄的对象。于是各种错误思想严重泛滥,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乘隙而入,党风和社会风气出现一些败坏现象,人们的道德水平也有所下降。具有强大推动力的思想政治工作本来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大政治优势,这个优势不能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治路线,必须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在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发展经济建设早就应该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中心任务,耽搁二十年时间是不应该的,今后决不能再耽搁。然而,“中心”不等于“唯一”,丢开政治而“埋头”于经济,经济也搞不上去,还会走上邪路。我们既不能搞唯意志论,也不能搞庸俗唯物论,必须发挥政治工作和思想工作的保证和推动作用,这是社会主义体制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讲政治。他指出:“我们党要始终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党和人民事业长长久久推进下去,必须增强政治意识,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善于把握政治大局,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旗帜鲜明讲政治,既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鲜明特征,也是我们党一以贯之的政治优势。”

要解决社会主义国家防止和平演变的问题,最根本的还在于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提高人们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使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更全面充分地发挥出来,使它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经过长期有计划的顽强努力,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文化水平赶上以至超过资本主义国家,才能最终巩固社会主义国家。这一过程绝不可能风平浪静,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还是军事领域,我们都将持续进行不同形式的斗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一整套战略思想,开辟了一条正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今天,我们党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条道路开拓前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奋斗。

中国大有希望,社会主义事业大有希望。

(本文节选自《百年强党的成功经验》一文第七个部分,原载《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21年第5期,授权红色文化网发布)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逄先知
逄先知
11
0
0
38
11
0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