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腐分子大多可能成为内奸

作者:胡懋仁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2024-02-13

贪腐分子大多可能成为内奸

最近,看到一些海外华人微信群里传来的一个说法,说大陆现在不可能武统台湾。因为大陆贪官太多,一百个官员,有九十九个是贪官。这种状态让大陆没有脸去武统台湾。而且即使在统一之后,大陆那些官员的贪腐行为到了台湾也不会收手。那么台湾的老百姓对于大陆就更不可能接受了。

这种说法的依据是什么,我没有看到相关的论述。至于一百个官员中有九十九个都是贪官,这个数据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有看到具体的来源。估计也是那些海外的华人们自己想象出来的吧? 至于有脸没脸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与国家的统一战略无关。统一是中国的国家意志,也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意志,统一是不可阻挡的。康熙当年收复台湾时,朝里有多少贪官,好像也没人提起过,但是康熙还是把台湾收回来了。

贪官的存在,对于国家统一的影响,确实是很令人担忧的。这种影响主要不是有多少人还在贪,更不是什么有脸没脸的问题。主要的影响在于,在这些贪官当中,有多少人已经沦为海外敌对势力的爪牙,或者已经沦为台独势力的间谍以及奸细。这才是我们要实现国家统一过程中一个极大的危险因素。

最近,金一南教授在一次演讲中列举了国内一些中高级干部、学者,以及科技人员沦为敌对势力间谍的案例。听到这些案例,让人心里非常不安。金教授说,人们做事是应该有底线的,但我们那些做了敌方间谍的人,是没有底线的。只要给钱,他们什么国家秘密都敢出卖。谁给的钱多,就给谁干,情报就卖给谁。过去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出了那么多的汉奸,做尽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坏事。那么在今天的中国,如果出现外敌入侵情况,或者准备用非和平方式统一祖国的情况,国内隐藏着的敌对分子,会对我们进行怎样的破坏和捣乱,那么中国还会出现多少汉奸卖国贼? 出多出少并不好说,但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汉奸卖国贼却绝对是可以肯定的。

我们需要认真反省一下,为什么这么多中高级干部中会出现这么多的间谍与奸细。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还会出现更多的敌方间谍与奸细,那就不只是对我们统一祖国是个重大的危害因素,而且对于我们国家安全的各个方面都存在着重大的危害因素。

我大致看了那些做了间谍的人的基本情况。他们基本都是四五十岁,个别的也到了六十多岁。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能做到这个级别的官员,应该就是八十年代以及九十年代的在读大学生。而在那个时期,恰恰是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最为薄弱的时期。一切都是以搞经济建设为主,这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对政治上的话题和关注,则有很多人不感兴趣,甚至还会极为反感。结果,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没有跟上去,但是西方的意识形态却大肆泛滥并渗透进来。我们不能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已经全部都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信奉者,但是肯定有相当多的当年的大学生,就真的成为这样的西方意识形态的忠实信徒。

西方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就是要让我们的年轻人,不要考虑什么祖国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只需要考虑个人的利益就够了。个人就是一切,个人高于一切。我们当年的某些大学生们就这样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俘虏。而在这些人中,他们当中的所谓佼佼者,因为有才华,因为有能力,同时又有高学历,就成了干部提拔与升迁的后备人才。那些成为敌方间谍的人,就是这样被推上我们国家很多重要的岗位之上。

他们这类人由于在大学期间没有受到系统的思想政治方面的严格教育和训练,缺乏马列主义的系统培训,缺乏党风和党性的正规教育,在他们被提拔的标准上,只有什么一些空洞的口号,而缺乏实质的真正的严格考察,特别是在思想政治方面的考察,这些人就这样进入到我们国家的很多重要岗位之上。这应该是一个严重的教训。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在党的二十大之后,还不断有贪腐分子被揭露出来,说明我们之前的干部工作依然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

现在看来,对干部考核的思想政治标准还需要有更多的细节,而不只是一些空洞的口号。对某些人来说,他们口号喊得比谁都多,声音比谁都要响亮。但在实际上,他们在内心深处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阳奉阴违是他们的生活与工作中的常态。所以,我们在对干部的考核中,对思想政治领域的考核应该成为对干部进行所有考核中的重中之重。

这让我想起很多人一提起来就表示否定的斯大林时代的大清洗。现在对当年的大清洗,很多人的观点基本都是完全否定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大清洗发生在1937年,而在此之前的1936年,在西班牙革命期间,法西斯分子佛朗哥率领四个军事纵队一直在攻打马德里,但就是一直打不下来。后来他派遣了一支所谓第五纵队,即由特务、奸细以及化了装的武装分子混进马德里,在城里造谣,传播虚假信息,到处搞破坏,制造革命队伍中的不和与混乱,最终,西班牙革命政府难以支撑下去了,佛朗哥最终攻进了马德里,西班牙革命遭到了失败。

斯大林不可能不知道佛朗哥的第五纵队所起到的恶劣作用。斯大林肯定会担心苏联内部也有可能存在一支要推翻苏维埃政权的西方的第五纵队。斯大林必须要防患于未然。当然,苏联的大清洗由于规模很大,而且行动上也比较粗糙,肯定有不少受到冤屈的人。但是也不能否定,这其中确实也真的存在西方的第五纵队的人。如果苏联没有把这些人清除出去,那么在后来苏联的卫国战争中,苏联遭受的损失可能会更为惨烈。

到了八九十年代,苏联国内,苏共党内,虽然看上去没有发现那种有组织的第五纵队,但在实际上,这个第五纵队未必不存在。雅科夫列夫就是典型的第五纵队的一分子。另外,在思想观念上已经成为西方第五纵队的苏联官员比比皆是。他们一直在反对苏联的社会主义,一直在挖苏联社会主义的墙角。苏联最终的解体,恰恰就是这些在观念上的第五纵队所造成的。

中国某些位于重要岗位的官员们,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对他们现在的思想与政治状况做一次普遍的调查,那些有着较为严重问题的人,是不是需要调离他们目前所工作的重要岗位。也许有人会说,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的确,在我们平时的日常工作中,似乎并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但是对于国家安全来说,对于国家统一大业来说,这样的做法又确实又很有必要。否则我们一旦开始实施国家的统一进程,这些间谍和细作能坏我们多少大事? 我们在前线的战士将会付出多大的牺牲? 相比于这些严重的后果,那些官员受到一些必要的调查能算得了多大的事? 如果他们问心无愧,他们就应该坦然地接受这样的调查。如果他们内心有鬼,那么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可能混不下去,一定会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们现在对大学生,对于那些在基层与中层工作的青年干部,必须要加强思想政治领域方面的教育,而且要加强再加强。在干部提拔的标准中,政治上的过硬绝对应该是一个最重要和最主要的指标。过去我们讲突出政治,其主流是正确的,应该得到肯定。虽然有些地方做得可能有点过火,这些不当的做法应该得到改正,但是突出政治的基本方向是值得肯定的。后来,我们不再讲突出政治了,突出政治在具体的做法上也大大地被削弱,我们现在就出了很多不小的问题。因此,对于中国来说,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突出政治的口号是不能丢的,也是不能被弱化和虚化的。突出政治必须要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我们在工作中的灵魂。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是我们永远必须坚守的阵地。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6
1
1
3
2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