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谁能挽救美国的衰败? ——由拜登“滑倒”引发的联想

作者:钱昌明 来源:红歌会网 2020-12-05

谁能挽救美国的衰败?

——由拜登“滑倒”引发的联想

钱昌明

  据外电报道,日前,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乐极生悲。“奔八”老人热衷耍狗,岂知身不由己“滑倒”,扭伤脚踝,轻微骨裂。如今只能穿着专用步行靴行走了。竞选对手特朗普似有点儿幸灾乐祸,刻意发了一则“推特”:祝“早日康复”!是刻薄,还是厚道?!

  想想也是,大自然的新陈代谢规律真是无情。拜登要是年轻50岁,即使猛耍“滑板”,也不致摔倒;即便摔倒,也一定会是毫发无损。

  拜登以78岁当选美国总统,创造了美国总统的高龄记录。高龄,必然触及健康问题。有人就联想起一则“印第安魔咒”——史称“特库姆塞诅咒”。

  特库姆塞(Tippecanoe, 约1768—1813),系北美印第安人肖尼族(Shawnee)酋长,他以抗击白人入侵印第安领地而骁勇善战著称。相传1811年蒂珀卡努战役之后,特库姆塞让俘虏给血腥屠杀印第安人的威廉·亨利·哈里森将军带去一段咒语:

  “哈里森还会获胜,今后还会成为最高首领。但他不会干满任期,将死在任上。而且,继他之后每隔20年,每个在尾数是‘0年’当选的最高首领,都将在任上死去。他们的死亡,会让每个人记住我们印第安人的死亡。”

  其后,“特库姆塞诅咒”果然奇妙地应验了:

  1840年哈里森果真当选为第九任美国总统,上任仅一个月,竟因“偶受风寒”死去,成为第一个应验“魔咒”的人;

  1860年上任的林肯,死于任内暗杀;

  1880年当选的詹姆斯·加菲尔德,1901年也被暗杀;

  1900年胜出的沃伦·哈丁,任期中死于疾病;

  1940年当选的罗斯福,病死于任内;

  1960年大名鼎鼎的肯尼迪当选,1963年再遭暗杀;

  1980年里根当选,就任总统69天遇刺,肺部中枪,子弹距心脏仅1英寸,经紧急手术,侥幸死里逃生;

  2000年或许是世纪之变,该年胜选的小布什,终于突破魔咒,算是安稳地度过了他的总统任期。

  信不信“印第安魔咒”? 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2020年,眼看高龄的拜登要上任。迷信“特库姆塞诅咒”的人,难免替他担心;而不信魔咒的人,也着实为他的健康忧心。

  奇怪!美国3.2亿多人口,难道就“选”不出一个年轻一些、不用担心健康问题的人来担任总统? 此究竟是美国政坛无人,抑或是美国国运衰败反映?

  其实,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衰败己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还貌似强大,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已。如今美国军事上还在耀武扬威,然其经济已早破产。常言道“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经济基础空虚,又怎堪上层建筑重负? 美帝——这一超级帝国大厦的垮塌,早晚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

  四年前,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不正是“美国衰败”的同义语? 如不衰败,何需“再次伟大”? 特朗普上台后,虽使出浑身解数,耍尽十八般“武艺”。然而,结果却是:事与愿违。美国不仅未能遏制住衰败,反而是雪上加霜,愈演愈烈,直闹成当今“世界第一乱象”;国际上,更是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一个。

  此番拜登亮相,扬言要让美国“重返世界舞台领导地位”。一个被特朗普戏称为“瞌睡虫”的民主党人,真的要比共和党“疯子”能干? 就能逆转美国衰败的命运? 看来只能是痴人说梦。

  美国为何会衰败? 是共和党人特朗普个人的过错吗? 非也!美国的衰败,是美国资本主义极致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美国霸权主义的终极命运。

  马克思主义早就告诉过人们:

  “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积累;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共产党宣言》)

  资本主义的发展,就是两极分化过程:资本一极,富者越富;雇佣劳动一极,穷者越穷。资本积累,是“大鱼吃小鱼”,巨富寡头只能是少数;雇佣劳动互相竞争,队伍愈来愈庞大,却愈来愈穷。

  美国资本主义的极致发展,导致两极分化更为极端。这才形成1%富豪与99%相对贫困的对立。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今美国人均GDP高达66159美元,却有5000多万——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7的贫困人口,靠领国家救济粮过活,陷入“食不果腹”悲惨境地的原因。

  美国资本主义又是通过霸权主义,靠掠夺全世界发展起来的。这就使它必须保持庞大的军事力量,不断地发动对外侵略战争,赖以维持它的统治。不管它打着“人权”的旗号,还是套上“反恐”面具进行,都改变不了这些掠夺战争的实质,也必然会遭受被侵略国家人民的持续反抗。正是这种反抗斗争,反过来不断地削弱侵略者的力量。正是美国人的穷兵黩武,20年的阿富汗战争、多年的伊拉克战争,彻底拖垮了美国这一庞然大物。

  显然,美国的衰落,并不是某一政客的过错;而是资本主义、霸权主义发展的必然归宿。

  事物的发展是由事物的性质决定的;事物的性质又是恒定的、不可改变的。只要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不变,其霸权主义的本性也是不会改变的。美国的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无非就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左右手。特朗普也好,拜登也好;无非全是资产阶级政客,都是为美国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所不同的是:“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风格各异罢了。

  “疯子”特朗普要走了,“瞌睡虫”拜登要登台了。“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一番而已;可千万别“反认他乡是故乡”!一切依旧。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1
0
0
3
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