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真相:十八大前是谁请世界银行来当中国的“教师爷”

云淡水暖 2013-05-02 浏览:

问真相:十八大前是谁请世界银行来当中国的“教师爷”

 

  云淡水暖

 

 

看到“世界银行”四个字,望文生义还以为它真是“世界”的,其实不然,两个基本的事实:其一,世界银行WBG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军诞生于40年代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这个体系的基本宗旨是:确立美元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地位,也即是美元的霸主地位。尽管布雷顿森林体制由于美国自身的货币危机解体,但美元的霸主地位已经无法撼动;其二、美国和欧洲发达国家是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然的领导”,按照所谓“惯例”,世界银行的行长由美国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席由欧洲人担任,一句话,不发达国家没什么资格。

 

2012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召开在即,本年度的两会也召开在即,世界银行“恰逢其时”地来了,而且不是空手来的,据媒体报道,世行行长,美国人佐利克亲自带来了一份报告《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China 2030: Building a Modern, Harmonious and Creative High-Income Society),看看,为中国“谋福利”已经谋到2030年之远了,可谓深谋远虑啊。

 

《华尔街日报》相关报道的标题是“世行行长敦促中国进行深层次改革”、《金融时报》相关报道的标题是“世行:中国必须加快改革”,好一个“敦促”、好一个“必须”,这是什么架势,这是什么腔调,说穿了——教师爷。

 

佐利克显得信心满满,“佐立克说,我认为下任领导人将对这些建议进行尝试。他还说,领导人将可能推出试点项目。”(华尔街日报)、“‘这份报告发布的时机很重要,因为中国(在今年晚些时候)将进行领导层换届,’佐利克表示。”(金融时报),一句话,就是奔“领导层换届”来的,而且肯定会采纳他佐利克的“建议”。

 

佐利克“建议”:“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并提高治理的反应灵敏程度和包容度。…世行建议成立一个高级别的改革委员会,由其推进各项建议的实施。”(金融时报),有具体目标,有具体内容,连组织架构佐利克们都为中国“订制”了,就剩下“敦促”和“必须”了。

 

华尔街日报甚至耸人听闻地发表报道“中国准备好发动改革闪电战了吗?”,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在此文中,华尔街日报引用了“不…死路一条”的句式。

 

草民奇了怪了,中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换届,关世界银行(实际是美国控制的经济组织)什么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走什么道路,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什么样的政治经济制度,党章、宪法讲得明明白白,美国人有何资格跑来指手划脚?

 

还有一点,美国自己的事情做好了吗?自2008年由美国引发的累及全世界的金融风暴,随之而来的欧洲债务危机,至今一波接一波地发酵,据说美国又要第三次开动印钞机印美元转移危机了,欧元区眼巴巴盼着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血汗钱解救其危机,这些迫在眉睫的危机和危机的后遗症,世界银行事前预警了吗?阻止了吗?开药方了吗?

 

事实上,世界银行没有能够阻止或者说干脆蓦然不知美国金融风暴的发生和预见危机的规模,更没有能力拿出挽救美欧经济危机的解决方案。前几天召开的G20会议,并未就欧洲提出的救助方案达成一致,原因是美国及其它国家要欧洲多“自救”少哭穷。

 

美国人佐利克却赶着“将进行领导层换届”的时机急吼吼地跑到中国来,“敦促”、“必须”,草民用中国民间的粗话形容:美国人自己屁股上的屎都没擦干净,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对中国的改革说三道四。

 

佐利克开出的“推进国有企业私有化”药方真的有效吗?那美国的99%还在华尔街反什么1%?

 

美国的银行倒是私有化的,但是,垄断、腐败一样都不少,而且是合法的:

  

“在今年的第一季度里,金融服务、保险和房地产行业在对政府的游说上投入了将近1.25亿美元,比去年增长了11%。公共廉政中心,一个无党派研究机构,估计仅金融服务行业雇佣了超过3000名说客,以便在金融改革法案被国会通过前对政府施加影响。…如果最终出台的法案是一个颇为严厉的版本,那华尔街也会对民主党还以颜色。已经有许多金融公司开始抛弃民主党转而支持共和党了。在2009年3月,金融行业对共和党的捐赠只占总捐赠款的37%。但在今年的3月份,这一比例蹿升到了58%。…”(经济学人杂志)

 

美国的大型私营企业为社会做的贡献是及其有限的,甚至是逃避的:

 

“2008-2010年间,有30家盈利的美国大公司(包括通用公司GE)未缴所得税。当前各方呼吁美国国会推动税收改革,但国会似乎既缺乏能力也缺乏意愿。”(路透社)

 

照佐利克们的方案,私有化后,中国的大型企业们也可以一分钱的所得税都不交,握有重金的资本家们可以在中国立法机构进进出出如入无人之境,争取更大的利润空间,榨取更多的社会资源,还用得着担心什么“行贿”的指控?

 

草民还不明白的是,美国人佐利克是谁请来的?欧美媒体一口一个“敦促”,一口一个“必须”,谁给了佐利克这样的资格?

 

草民看到网络上说杜建国先生在佐利克的新闻发布会上“踢场子”,严词“世界银行,带上你的毒药滚回美国去!”,杜建国先生草民有一面之缘,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这话说得很实在,很直白。按网络上视频看,杜建国并未采取过激的行为,但是按网络上的照片看,那个牛高马大的光头洋保镖显得很野蛮,在中国的土地上,在中国人为业主的国贸会议场所,谁给了这个洋人动粗的权力?

 

草民想起央视老故事频道播放的1959年的国庆纪录片上,毛主席对站在旁边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说了一句话,据当时在场的当事人回忆,毛主席对赫鲁晓夫说“我们不需要教师爷”(大意)。

 

同理,中国现在也不需要教师爷,谁请他来的?
云淡水暖
云淡水暖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