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北京大妈为什么要强调“正黄旗”的血统

张志坤 2021-06-09 浏览:

北京大妈为什么要强调正黄旗的血统

张志坤

  最近,一则市井新闻相当火爆,那就是北京大妈的“正黄旗”论。

  据报道,前几天,北京公交车上一名60多岁的北京大妈因年轻女孩未第一时间让座而大声喊叫斥责,特别强调自己是“正黄旗人”,“二环以里的北京户口”,强调对方的“外地”身份并在此还加上了一个“臭”字。

  正宗的北京人,了不起的“正黄旗”,这些话让人听了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简直有点发懵,这都什么时代了呀?

  但这位北京大妈显然把这些东西当成了无比骄傲的资本,她可能想当然地以为,凭着这些资本,她理应享受超人一等的特别待遇,具有天然的优势地位。

  她为什么还会有这样心理情感与价值观呢?窃以为,这很说明问题。

  其一,这说明,血统论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一些中国人心中

  当满清统治中国的时候,八旗人众那可是高人一等的贵族,而正黄旗又是皇帝直接统领的“上三旗”之一(其它五旗号称“下五旗”,时至今日,很多地方还保留“下五旗”这样的名称),可谓贵族中的贵族了。想当年,他们才是中国真正的主人,在他们眼里,其它大多数中国人不过是手下的奴才而已,这使他们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具有天然的优势,是历史合理的继承人,是中国合法的占有者。这样的感觉在将近三百年的统治中积淀深厚,虽然其王朝早就烟消云散,但心中的那份血统优越感依然顽强地延续了下来。

  公正地说,在中国有这份血统优越感的人不只是当年的旗人,后来跃居各种贵族阶层的人,包括军阀、官僚买办、新兴的现代资产阶级等,他们本身及其一些后裔都有相当浓郁的血统优越感,“文革”也有一段血统论盛行的时期,这些都可以看做是血统论根深蒂固存在的具体表现。现在,“贵族”依然十分吃香、相当时髦,这说明现如今的中国也不乏这类影像。

  其二,这还说明,有些国人习惯于陶醉在祖先的荣光里不能自拔

  客观地说,旗人的祖先很有一些值得骄傲的历史荣光。这个民族当年以小博大,以一个几百万人口的民族居然占领统治了整个神州及上亿人口,这还不是非常了不起的历史奇迹吗?

  于是,后世子弟就躺在这辉煌的荣光里沾沾自喜起来。他们靠老祖宗的荣光武装自己,靠老祖宗的业绩养活自己。君不见,到满清后期,曾经马上矫健、疆场逞雄的强悍民族沦落到整天在老北京的胡同拿着鸟笼子闲逛的地步,后裔子孙们每每口沫横飞地高谈阔论,动辄就拿祖宗的业绩说事,拿祖宗来装潢自己,来显摆自己,好像自己永远就该高人一等似的,完全忘了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了。

  应该说,不忘先人之筚路蓝缕,用祖先的业绩来鼓舞与激励自己去奋斗、去拼搏,那是令人起敬的精神,历史的文化作用也概在于此。但事情总有两个方面,有的人并非这样,一些人热衷于在政治上和精神上消费祖先,拿祖宗当消费品,当挡箭牌,当政治商品换钱花。北京大妈拿“正黄旗”的身份炫耀说事,只不过是其中小小不然的一点儿表现,对与错影响其实不大,现实中比这个北京大妈更严重也更恶劣的此等行径在当今中国的政治与社会生活中比比皆是,那些动辄以自己高干后裔自居、动辄以自己血统优越自诩的人,笔者在大半辈子生涯中也碰到很多很多。

  为此,笔者不得不说,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消费祖宗是没有出息的行为。先辈的荣光归先辈,关键看现在自己做得怎样,任何人都不该停留在“北京大妈”的见识水平上。现代社会的人们都知道,任何人都不能靠血统与基因吃饭,都不能因为这些就可永续超过别人的特权,小到包括做公交车,大到政治地位。须知,历史合法性代表不了现实合法性。譬如没有秦始皇就没有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场大一统,但大一统的中国不能永远都属于秦皇。本来,按照秦始皇的设想,他老人家当始皇帝,也就是第一号皇帝,接下里就是二世、三世以致万世,永久传承。可惜设想宏大,结局凄惨,秦始皇开创的基业,仅仅在他死后十几年就完蛋崩溃了。这是一条不可抗拒的基本规律。

  所以,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天道无亲,唯德是授。贵族血统与高贵基因这个玩意不灵也不管用,关键还在于是否为人民为老百姓所认可所接受,如果真正地为国为民,就能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如果不是这样,不管是什么“正黄旗”还是“正蓝旗”,也不管拥有什么基因,脱离人民、背弃了人民,一概都避免不了垮台完蛋。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5
0
0
2
0
0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