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老公安子弟批评《光荣时代》

北京市老公安十一子弟 2019-11-13 浏览:

 对电视剧《光荣时代》的批评意见

北京市老公安十一子弟

被列为国庆70周年优秀电视剧展播作品,以北京市公安局初创时期为背景的反特片《光荣时代》,在北京电视台播出后,受到主流媒体热捧,称赞其不但是“时代表达”,而且是“表达创新”,“故事和人物均依据真实的历史背景和原型”,“坚持了‘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

北京那个特殊历史年代的真实情况,确对许多观众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但该片完全无视历史,对于公安史上重大的历史事件和重要的历史人物,编造、戏说到毫无底线的程度,严重背离了基本的历史真实和时代真实。作为北京老公安的子弟,本着对党史、对革命先辈、对广大观众负责的精神,特郑重提出以下意见。

北京市老公安子弟批评《光荣时代》

一、重要历史人物完全失真

  写重要历史题材,“大事不虚”不仅是文艺创作的原则,也是党的宣传纪律。如果平地起楼地编故事,尽可将故事假定在虚构的省市;如非要编当年北平的故事,即使编到派出所,甚至分局一级,也可斟酌。但如果以公安史的真实事件、真实人物为框架,那“首都北京”、“北京首届公安局”、“市局第一任局长”这三条线的交集点,就成了不能改、不能编的铁的事实,并且是载入史册的事实。然而,对党中央深谋慎选委以重任的北京市公安局第一任局长谭政文,该剧却胡编乱造得离了谱。谭政文是我党我国保卫、公安、政法战线第一代领导人之一,红军长征时即是师级领导干部。建国前任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进城当公安局长同时,任中共第一届北京市委七常委之一,是公安史尊称的首都公安奠基人。这些,已成为北京公安干警被要求应知能详的内容。该剧却把这位真实的历史人物“改写”为姓罗,外号“老萝卜”,是一位从敌人抓捕中逃脱出城的不知哪一级的地下党负责人。这种与真实毫无关系的任意虚构,实在“虚”得没边没影了!郑朝阳可以虚构,白玲可以虚构,但谭政文不能虚构。在该剧的总体结构上,市局首任局长这个关键人物的设置若不算“大事”,那什么是大事?这样一位历史人物都敢编,还有什么不敢编?这么严重的失实,用编故事不宜用真名实姓来搪塞,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莫说局长谭政文,即使涉及到当年的处长,后来也大多是省部级领导干部。例如,当年市局的秘书处长兼局长办公室主任刘涌,后任北京市委常委、政法部长、市高级法院院长;局长办公室副主任王宁,后任广东省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顾委主任;市局的侦讯处长冯基平,后任陕西省委书记、国务院副秘书长、中顾委委员;市局的治安处长赵苍璧,后任四川省委书记、第五任公安部长、十二届中央委员;等等。对这些公安战线的老前辈、老领导,也不允许像该剧这样任意虚构,胡编乱造。

  很难设想,那些描写著名战役的军事故事影视作品,能批准剧作者把指挥战役的军政首长改头换面、改名换姓。怕是编剧有这个斗胆,军委政治部、军事科学院甚至国防大学都决不会让它过关。为什么保卫、公安、政法战线就可以这么随便?

二、重要事件严重失实

  1、“一百单八将”沦为戏说

  剧中演到的西黄埿训练班,是中社部主办的接管大城市公安集训班。学员是从西北局、华北局、华东局和晋绥分局精选的县团级以上、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的公安精英,共100名。后又从北平选调来8名大学生,戏称“一百单八将”。其中有10名“女将”。这个班由中社部副部长谭政文主抓,并亲自兼班主任,亲授审讯课。中社部三室副主任刘涌作为他的主要助手,担任副班主任兼党总支书记,讲授情报保卫人员的修养。北京调入的八个名额,该剧“占用”了两个:除“老萝卜”外,另一个是在旧警局从警10年的地下党员,一个是京郊一个游击队的队长——同中央严令抽调并严格筛选的学员资格和标准,无一相合。至于在训练班里,“老萝卜”是何许人,是学员?是教员?是“领导”?身分不明。剧中既不见中央首长来训示(五大书记中刘少奇、朱德和任弼时三位书记来开班讲话),也不见中社部领导同志来讲课,除了黑板上写有“审讯学”三个字(《审讯学》是谭政文32岁在延安写的我党第一部审讯学专著,被中央审定为正式教材),课上课下只见男女学员斗嘴耍贫。那时的学员邢相生(后任北京市委常委兼第四任市公安局长)、高克(后任第九任北京市公安局长)、朱寄云(后任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吉林省公安厅长)等老前辈如果健在,看了此剧情何以堪!

查看全文
34
0
1
3
2
87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