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恩格斯当真是最知道金钱用途的人

郭松民 2019-11-28 浏览:

郭松民:恩格斯当真是最知道金钱用途的人

今天是恩格斯诞辰199年纪念日

电影《青年马克思》中有一个明显虚构但颇为有趣的细节:马克思一家因为付不起房租而陷入窘境,即将被房东扫地出门,这个时候马克思兴冲冲地回来了,不仅还上了积欠的房租,还带回来了大龙虾,他告诉满脸惊诧的燕妮:“恩格斯给我寄钱来了。”

这个桥段的含义是丰富的。它告诉观众——

恩格斯对马克思的经济支持使他免于“沉没”;

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首席经济学家,马克思却不善理财;

恩格斯给马克思寄钱——差不多整整寄了一生——当然不是为了让马克思吃龙虾(不过如果马克思真的爱吃这道菜,作为好朋友的恩格斯显然也不会反对),而是为了让这位“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能够不停止他的思想。

几乎我们看到的所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起的铜像,都是马克思坐着,而恩格斯站在他旁边。这样的造型暗示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第一小提琴”和“第二小提琴”的区别,这当然是对的,但却是不完整的。

就对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性而言,恩格斯的支持和马克思本人的存在是同样不可或缺的因素。诚如列宁所言:

“马克思及其一家饱受贫困的折磨。如果不是恩格斯牺牲自己而不断给予资助,马克思不但无法写成《资本论》,而且势必会死于贫困。”

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的伟大友谊与无双联盟,现在已经家喻户晓。但他们两人能够结成如此友谊,却多少有一点“奇怪”。

从外表上看,两个人就有很大不同。

恩格斯是一位有着麻栗色头发、身材颀长的日耳曼人,而且像一位观察者所描写的那样,有着英国绅士的风度。由于早年曾经在普鲁士军队中服役,并且在营业所受过严格训练,恩格斯总是衣冠整洁,一丝不苟。

和恩格斯相反,马克思却是一位敦实粗壮的人,不修边幅,有漆黑(晚年变成雪白)的头发和锐利的眼睛,一望而知具有闪族-犹太人的血统。

恩格斯是管理大师,成功的企业家。他曾经说过,他用六个办事员组成一个管理部门,可以比用六十个政府顾问官所组织的要精简实用一千倍!他还是曼彻斯特证券交易所的受人尊敬的一员,经常参加英国资产阶级的业务和娱乐,如猎狐和圣诞宴会之类。

马克思则尽管身居当时的“世界首都”伦敦,却从不涉足于任何社交活动。他专心致志地埋头于他的精神劳动,常常废寝忘食地干到深夜。

对马克思来说,思维就是最高享受,在这方面,他是人类有史以来一切伟大思想家的真正继承者。马克思经常重复黑格尔的一句话:“即使是恶棍的犯罪思想也比天上的一切奇迹更为崇高辉煌。”

在一定意义上说,是恩格斯“发现”了马克思。

1841年,恩格斯在柏林服兵役时到柏林大学当旁听生。他就从青年黑格尔派活跃分子的口中了解到,“如果把卢梭、伏尔泰、霍尔巴赫、莱辛、海涅和黑格尔结合为一人……那么结果就是一个马克思博士”。

1844年,恩格斯和马克思在巴黎再次相见,从此开始了他们持续一生的友谊。恩格斯发现:

“马克思比我们一切人都站得高些,看得远些,观察得多些和快些。马克思是天才,我们至多是能手。”

在马克思去世以后,恩格斯总结道:

“我们之所以有今天,都应归功于他;现代运动当前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应归功于他的理论的和实践的活动;没有他,我们至今还会在黑暗中徘徊。”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恩格斯才决定牺牲自己的学术生涯,转而去从事那“该死的商务”,用赚得的钱来支持马克思。

在恩格斯看来,这不仅是帮助自己的朋友,而且也是为全世界无产者,为全人类保存最优秀的思想家——只有从这个意义上,才能理解恩格斯做出的牺牲,也才能理解马克思为什么会接受恩格斯的牺牲。

作出这样的牺牲和接受这样的牺牲,同样都需要崇高精神。

郭松民:恩格斯当真是最知道金钱用途的人

从1851年开始,恩格斯回到家族在曼彻斯特开办的公司工作,但要过许多年之后,他才成为公司合伙人。在此之前,恩格斯只是一个普通职员,经济条件也并不十分好。但从移居曼彻斯特的第一天起,他就开始帮助马克思。

一英镑、五英镑、十英镑的汇票,源源不断地寄往伦敦。恩格斯从来没有失去耐心,虽然他的耐心有时会因为马克思夫妇不善理财而受到并非必要的重大考验——

马克思有一次忘记了以他的名义开出的一张期票的金额,结果当临到付款时弄得手足无措;

又有一次,马克思夫人燕妮出于一种错误的情面上考虑,向恩格斯隐瞒了一大笔债务,希望今后从日常开销里节约出来逐渐还清。结果恩格斯本来认为已经将他们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了,但实际上马克思一家又陷入难以为继的状态。

查看全文
郭松民
郭松民
《国企》杂志社研究部主任
13
1
0
1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