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路艳霞 2020-03-23 浏览:

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路艳霞

作家王宏甲身在福建南平老家,每天密切关注着新冠肺炎的国内外动态,就像当年写《非典启示录》,他说有可能就这次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写下纪实性文字。3月17日,王宏甲接受了本端记者独家专访。

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疫情袭来,连发八篇文章

王宏甲今年春节前从北京回到南平老家过年。新冠肺炎爆发后,他在个人微信公众号连发八篇文章,以作家特有的方式,对此次疫情予以独家深入观察。

早在1月22日,王宏甲就发出第一篇文章《新冠肺炎“远比非典温和”吗》,针对当时疫情不同的说法,王宏甲说:“我不是医生,但我相信,面对迅速激增的病例,防疫不仅仅靠科学!告诉你有危险,你会得到安全。告诉你安全,你可能陷入危险。这里有哲学。”

1月24日,王宏甲发出《莫错失中医中药的特有疗效》,此后接二连三地呼吁。他在八篇文章中有四篇重点写了中医中药治疗的特殊疗效和重要性,力陈中医中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疗上的重要意义和中国文化意义。

对于群防群控的重要性,王宏甲在《最重要的是群防群控》中,清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医疗救治万分重要,比医疗更重要的是群防群控,建立起规范化的隔离区,才有大众正常生活的安全区。这是最终遏制疫情,战胜新冠肺炎疫情最根本最重要的良方良药。”

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在老家过年,王宏甲不能随便走动,仍对基层的防控防疫密切观察,并进行电话采访。他在文章中提及,除夕之夜,南平市建阳区委防控阻击工作的文件已经在普通群众的手机里阅读。政府工作人员专门到庙里去通报疫情,诚请住持今年不要举行庙会。他又发出《智慧的乡村群防群控》,详细介绍乡村干部和农民抗疫防控的种种办法。

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除夕之夜,看到解放军医疗队驰援武汉,一架架军用飞机降落武汉天河机场,王宏甲作为军队作家以致敬的目光投向战友。他开始寻觅军队医疗队从多方向驰援武汉的情况,在正月初一下午发出《这是一场战争》。他激情地写下:“我们这个民族,每每就在危难中从许多平凡的人们身上发出耀眼的光芒,使更多的民众在热泪盈眶中经历灵魂的洗礼,发现自己身上也有高尚的呼应。”

曾沉淀十年写就“非典之典”

面对新冠肺炎,王宏甲第一时间进行深切的观察、思考,与他曾沉淀10年写就《非典启示录》不无关系。

作家王宏甲: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

2003年非典爆发后,王宏甲写信给中国作协,希望到一线采访。很快作协组织了一个八人作家团深入疫区采访。王宏甲深入到多家医院、社区、大学、乡村、指挥中心等等,采访方方面面的专家、领导、医护人员和患者,除了当年发表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天使之盾》《震撼北京的一百一十六天》等中短篇报告文学之外,后来还写出一部被称为“非典之典”的《非典启示录》。

《非典启示录》出版于2013年10月,经历了长达十年的岁月淘洗。写这本书,王宏甲从开始采访,就有心要对21世纪的第一个突然发生的急性传染病做一个历史性的记述。他说,经济全球化时代的严重急性传染病,比以往任何时期的传染病都传播得快,危害很大,涉及面也非常广,人类有必要从多方面去认识它。“所谓多方面,不仅有医疗救治,社区防控,乡村防控,网络教学,还有各种亲历者、患者、死者亲属的生离死别,心灵创痛。”他强调,广泛地采访,尽可能从多方面较准确地记述下来,就是我们用文学、史学去表述的意义。

在涉猎大量传染病历史资料的过程中,王宏甲还发现,不论古代的天花、鼠疫、霍乱,还是20世纪的西班牙流感、艾滋病,还没有哪一种传染病从源头追踪出最早的病毒是从哪里传染给谁,谁是第一例,又如何人传人,传到世界各地。而王宏甲通过追踪寻觅,在《非典启示录》中准确写出了谁是真正的第一个非典患者,第一个因非典死亡的病例出现在哪里,被感染的第一个孕妇是怎样被感染的,谁是第一个为非典殉职的医务工作者,谁是第一个被治愈的病人,以及非典的传播途径,包括北京、香港、内蒙、山西、河北、浙江、宁夏等许多省市的第一例,以及新加坡、加拿大、越南的第一例,由此写出各地非典传播的来龙去脉。而那些因抗非典而殉职的国内外人员名单,也一一附在书的后面,以志永远的纪念。

在该书的封面上印着这样一行字:“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灾难变成财富,就是真正的不幸。”王宏甲说,他就是通过文史表达在做“把灾难变成财富”的工作。

为何历经10年沉淀?王宏甲认为,那10年来,他更确切地看到,中国仍需下大力气进行卫生医疗改革,需要加强防疫系统的建设,而不仅仅是“疾控中心”。他认为,防疫工作重在防,与中国传统医学“治未病”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现在的“疾控中心”是西方医学的思路,着眼于生病了去控制。隔离的目标也是防病,对健康者“未病先防”,所以隔离比治疗重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发出呼吁:“不要等失火了再救火。”

查看全文
11
0
0
2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