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美国债务危机、削减社会保障与中国经济安全

杨斌 2014-06-10 浏览:

  内容提要:中国应高度重视美国在全球竭力推广的削减社会保障潮流,与其战略精英在20世纪70年代制定的“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的联系,全球已有大量真实例子表明削减社会保障不能解决财政困难,相反会频繁引发经济危机、社会动荡并促使实体经济解体。中国可考虑渐进试点弹性延迟退休改革而不是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因为这是关系到是否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两种根本不同性质的改革,关系到究竟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以人为本”精神的“老有所养”,还是违反科学发展观与建立和谐社会目标的“老无所养”。

  美国政府债务危机与掠夺民众财富新趋势

  当前西方借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唱空新兴经济暗藏玄机,2013年底和2014年初新兴经济国家股市、汇市反复暴跌,阿根廷、巴西、印度尼西亚等国市场均受到较大冲击,2014年2月美国、欧洲、日本股市也出现暴跌,令人们担忧新兴经济动荡是否会波及到整个全球范围。某些西方媒体将全球经济动荡归咎于发展中国家,指责这些国家经济政策不利于投资者引起热钱撤离,由此引发了这一轮全球各国的股市暴跌和经济动荡,这可能误导人们错判全球经济动荡的主要震源。2013年秋季美国政府关门事件震动了全球金融市场,提醒人们下一场危机震源依然可能是美国,危机以来美国国债增长超过了过去两百年的增长数额,原因不是民众福利骤增而是斥巨资挽救危机效果不佳,国债猛涨而复苏乏力才导致了债务比重的不断攀升。

  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比较危机前出现急剧膨胀,这说明美国政府和媒体宣扬的强劲经济复苏是虚假的,以前正常经济复苏能够创造大量的财富和税收,促使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迅速下降,但是,当前美国经济仿佛出现了吸纳大量资源的致命癌症,不断消耗大量营养却无法增强经济机体的活力,这个致命癌症就是虚拟经济领域日趋膨胀的金融泡沫。美国金融界的知情精英透露金融泡沫破裂危险日益加剧,一旦华尔街在复苏舆论下完成撤资、做空各种市场的布局,可能选择恰当时机利用各种借口作为导火索引爆危机。

  2013年美国政府关门和债务悬崖危机引起了强烈的社会不满,这种形势下美国政府难以延续以前救市办法,迫于囊中羞涩和公众反对难以公开向华尔街输血,但是,华尔街的金融赌博规模非但没有缩减反而日益扩大,美国经济持续疲软而且爆发更大危机的危险增大,美国金融大财团及其实际控制的政府、国会和国际机构,就将目光转向了广大民众存款和养老金等社会保障资金,全球各国民众的存款和养老金就成了金融掠夺的新目标,这意味着美国施压各国推行的金融自由化和削减社会保障,未来带来的社会灾难将会远远超过亚洲金融危机,将会更加直接地危害社会各阶层的财富和利益,特别是有较多财富的中产阶级、公务员、教师和实业家等。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政府、国会将导致国债迅猛增长的金融衍生品赌债,置于绝对优先的法律地位超过民众拥有的银行存款、养老金等,这是因为美国政治体制已将金钱收买权力的腐败合法化,华尔街花费了数十亿美元合法贿赂游说国会制定法律,催生金融衍生品赌债膨胀远远超过全球各国国内生产总值,这意味着美国政治腐败已达到足以摧毁全球经济的程度,金融衍生品赌债已经变成具有摧毁全球经济威力的金融核弹,对全球各国民众的养老金、银行存款构成了严重的威胁,还意味着盲目效仿美国推行金融自由化和削减社会保障,很可能会无力阻挡金融核弹的冲击波并促使民众血汗钱化为乌有。

  2013年国际金融机构已将塞浦路斯作为金融核弹的试验场,像广岛核爆炸一样造成了令人震惊的巨大破坏,众多私营企业因银行存款遭到冻结被迫停业倒闭,广大民众的养老金、银行存款遭到无情罚没后难以维持生计。国际金融机构官员公开称将以塞浦路斯模式推动全球金融改革,国际清算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等权威机构,都通过施政文件表明了今后处理银行危机将罚没民众的存款、养老金。这意味着对美欧施压、诱导推行的金融自由化改革和削减社会保障必须尽早进行坚决抵制,这些改革绝非利弊相差不大并无关民众、学者、企业家的切身利益,而是从根本上违反了维护广大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改革方向,违反了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倘若误以为是改革短期阵痛而迁将会一步步滑向塞浦路斯的灾难深渊,严重威胁到中国经济金融安全和广大民众的拥有的财富安全。

  美国政府关门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

  西方媒体曾对美国政府关门炒作得沸沸扬扬,热闹表象背后隐藏着金融垄断财团利益与舆论造势,特别是宣扬美国政府可能延迟偿还中国购买国债本息,意在营造舆论氛围逐步推托、抵赖美国政府债务。美国债务上限风波背后反映的深层经济矛盾与趋势,直接关系到中国购买的美元资产和美国国债的安全,中国对此不能简单表示愤怒而应深入研究其原因和发展趋势,对美国今后可能围绕债务悬崖制造的危机事件做好充分准备,知己知彼采取恰当策略维护中国经济安全与战略利益。美国垄断财团操纵的政客和媒体今后肯定还会选择适当的时机,精心谋划成熟如何谋求最大利益后将会再次运用债务悬崖战术,这种巧妙政治手腕在以往多次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风波中就曾反复充分施展。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0
0
1
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