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以加强其与日本的军事同盟来反对、遏制中国,而外交部的哈美官员们却以附和美帝,谴责阻挡美日韩集团侵略我国东北的屏障——朝鲜来作为的回应。

叶劲松 2013-05-02 浏览:

  2012年12月12日,朝鲜发射卫星成功。作为美帝走狗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马上“谴责朝鲜发射卫星行为”,随后,美帝操纵的安理会也谴责朝鲜发射卫星行为。

  北京时间2013年1月23日凌晨,美帝操纵的联合国安理会再次“通过关于朝鲜发射卫星问题的第2087号决议。该决议要求朝鲜遵守安理会有关决议规定,不得再使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

  朝鲜有否发射卫星以“和平利用外空权利”?有!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说有。朝鲜发射卫星以“和平利用外空权利”是否应“受到安理会有关决议等的限制”?洪磊说应受其限制,而我认为不应受其限制。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帝操纵下,联合国安理会让美军为首所谓“联合国军”扩大侵略战争,我国当时行动是否也应受关于“联合国军”的安理会决议限制呢?不应该!如果当时我国也强调遵循安理会有关决议,实际是承认美帝入侵朝鲜的合法性,就是承认我国实行抗美援朝的反侵略行为是错误的,就是承认朝鲜战争懪发后美帝纠集所谓“国际社会”(实质是国际资本主义社会)对我国封锁制裁是合法。

  朝鲜战争爆发美帝操纵下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以及美帝操纵下限制、制裁朝鲜的所有安理会决议,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帝国主义企图消灭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行为。

  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对一切反抗资本主义剝削压迫的人们的斗争是支持、肯定的。因为他们的斗争是对资本主义剝削压迫的反映,是正义的。同样,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对社会主义朝鲜的一切先进军事装备的研究、试验和装备也是支持、肯定的。因为朝鲜的这些行动,是对美国为首的国际资本主义社会企图消灭社会主义朝鲜的企图的正常反映,是朝鲜对美日韩侵略集团庞大军亊机器侵略威胁的正常反映。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的立场和情感,使我们天然地站在社会主义朝鲜这一边,对他们所作的反对美日韩侵略威胁的一切行动都给予支持、肯定。

  我国宣称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应从承认世界上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和斗争出发,判断我国与资本主义国家间关系,判断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阶级属性,并明确支持社会主义朝鲜反击国际资本主义的侵略、封锁、制裁旳正义斗争,支持朝鲜发展科研,发展保卫自己武器装备的努力。

  实际上,所谓“国际社会”,不过是唯资本主义世界头子美国马首是瞻的国际资本主义社会。这种性质的“国际社会”,必然是站在帝国主义强权一边,谴责敢于反抗帝国主义侵略威胁和强权的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谴责其发射卫星,而对帝国主义在世界上的横行霸道沉默不语,对韩国、以及发动二战因而甚至主权不完整(例如不能有国防军)的日本发射卫星沉默不语。这种性质的“国际社会”代表——安理会谴责朝鲜的决议,在通过程序和内容上都必然存在帝国主义强权的明显痕迹。在程序上,它不邀请被谴责方参加,让被谴责方辩护,由其他方与被谴责方辩论,并将辩论状况向世界直播,让世界人民知道各方立场和问题的来由。安理会不采取谴责方与被谴责方辩论并公开、透明的程序,它只采取帝国主义头子主导下,利用资本主义国家数量优势,密室确定谴责决议的方法。这种程序下,帝国主义头子主导的谴责决议,其内容避而不谈为何执行双重标准,为何韩国、甚至主权不完整(例如不能有国防军)的日本都能发射卫星,而朝鲜不能发射卫星?

  美帝操纵的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看似“超阶级”的“慷慨陈词”、“正义激昂”,但其背后掩藏着美帝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对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掩藏着拥有世界最庞大核武装和常规武装的帝国主义集团企图阻止朝鲜发展科研和捍卫社会主义武器装备的恶义,掩盖着使美帝对朝拥有最最巨大军事优势从而使朝鲜处于最软弱地位的祸心。美帝操纵的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秘书长,为表现美帝“正义”,还采用了嫁祸于人倒打一耙的伎俩,硬说朝鲜发射卫星加剧了东北亚紧张局势并危害朝鲜半岛和平。

  对美帝国主义来说,仇恨社会主义国家,是其阶级本性。因此,军事上力图“弱肉强食”,保持对社会主义国家最大军事优势是其军事战略;政治上力图纠集其帝国主义集团和其他被其操控国家,以安理会的多数,对坚持国家主权、反抗它的侵略威胁的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打压,并为美帝“弱肉强食”的霸道行为贴上“国际社会意愿”的标签。美帝的这种伎俩是一惯的,不是仅表现在历次朝鲜“核危机”、“导弹危机”上,而是由来已久。对这种伎俩,斯大林在60年前就已予以揭露。

查看全文
叶劲松
叶劲松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