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雷达兵

郭海洋 熊华明 2020-09-15 浏览: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雷达兵

郭海洋 熊华明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雷达兵

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经过5次战役,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退到“三八线”南北附近地区,双方转入战略相持。1951年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美国政府之命发表声明,表示愿意举行停战谈判。7月10日,停战谈判会议在开城来凤庄举行。但美方并无诚意,为了给中朝施加压力,一面进行谈判,一面发动新的攻势。1951年8月,美国空军对志愿军后勤运输线发起了空前猛烈的“绞杀战”,从丹东经过平壤到前沿的铁路、桥梁、公路遭到多达1600架飞机不分昼夜地反复袭击。“绞杀战”让志愿军前线部队陷于困境中,志愿军战士经常是在粮食弹药缺乏的情况下作战。为了保护这条生命线,提前预警时间,以有效保障我航空兵和高炮部队作战,掩护交通运输及泰川、院里、南市等机场的修建,中央军委决定派雷达部队入朝,抵近战线。

肩负重任 挺近前沿

1951年9月28日,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开始组织新中国第一支雷达部队——雷达101营4连(时驻宽甸)入朝参战。为了加强防卫,上级专门为4连增加了两个警卫排和1个高射机枪排,全连人员由80多人增加到206人,汽车由1辆增加到11辆,携带日制313型和美制602型雷达各1部,及两个月用的各种油料2900公斤和器材、装具等,于1951年10月5日开赴朝鲜咸兴,执行对日本海方向的对空警戒任务。

1952年2月26日至1953年6月15日,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又有6个雷达连陆续跨过鸭绿江,踏上战火纷飞的朝鲜土地。志愿军雷达部队在朝鲜的咸兴、新溪、载宁、元山构成了第一线雷达情报网,在清津、端川和江界布设二线接续站。入朝的雷达站与部署在东北边境的雷达站一起,在朝鲜北部构成了一个比较严密的雷达网,探测范围延伸到战线以南100多公里。

在入朝的7个雷达连中,雷达7连和8连是针对敌金蒲和水原机场部署的。这两个雷达站的位置分别距离金蒲、水原机场各130公里左右。所有从这两个机场起飞去轰炸志愿军后勤线的敌机,都要经过这两个连雷达的探测范围。

边打边建 直面强敌

侵朝美军在历时10个月的“绞杀战”失败后,1952年夏季开始拟定“通过有选择地摧毁重要目标来达到从空中施加压力”的作战方针。1952年6月19日,美国总统杜鲁门批准了侵朝美军制定的轰炸朝鲜北部水力发电系统的计划。

6月23日14时45分和48分,位于江界和新溪的两个雷达连先后发现敌机。随后,雷达操纵员们发现,不管天线转到什么方向,雷达显示器上始终都显示敌机机群的目标。

尽管是在战争期间,但雷达兵还是很少见到这样的场面。上千架美军轰炸机、战斗机密密麻麻布满中高空。从航线判断,敌机从朝鲜东、西线直窜鸭绿江边的水丰。

面对挤满目标的显示器,雷达操纵员只得抓到一点报一点,整个标图板上,甚至标不出整批的航线。

此时,负责对空中情报分析和整理的东北军区防空司令部情报总站,根据多批入侵敌机的空情,并综合安东雷达站等单位的情报,立即通报了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和高炮等部队。

由于空中情况不明,当时志愿军并没有出动航空兵部队参战。如此一来,保卫重要目标的重担就落到了部署在拉古哨的高炮第504团和部署在长甸河口的高炮第506团的肩上。拉古哨发电站(即水丰水电站)是志愿军后勤线起点上极为重要的设施,在敌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下几乎成为一片废墟,补给线上的主要桥梁也被炸毁。高炮第504团和第506团浴血奋战,共击落F-80、F-84、F-51型战斗轰炸机8架、击伤10架。

坚守阵地 空情不断

拉古哨发电站被炸后,从7月上旬起,志愿军空军的作战目的改为“以保卫目标为主”,确定了与友空军共同掩护拉古哨发电站、鸭绿江桥、一线空军基地,以及平壤、元山以北交通要地的作战任务;明确了积极寻找战机,出敌不意地深入到平壤、镇南浦、元山一带,打击美国战斗轰炸机小机群,钳制和削弱其兵力的作战指导思想。

此后,敌军袭击志愿军后勤线的飞机经常是有去无回。敌军此时也发觉志愿军已派雷达部队进入战区,决心除掉这些眼中钉,特别是那两个离前沿机场非常近的雷达站。在电子侦察和地面特务的协助下,美军一步步锁定了雷达站的位置。

雷达7连阵地设在朝鲜载宁的屈海里,此地位于平壤南边,距“三八线”只有25公里,既是敌机封锁区,也是飞行走廊。7连全方位监视着北至清川江,南到大丘,方圆400公里的空中。白天重点监视敌歼击机,引导我机作战,夜晚和雷雨天要看守住西海面,防止敌机偷袭祖国。

1952年9月17日凌晨5时30分,正在值班的313型雷达操纵员王占山转动雷达天线,紧盯着屏幕。突然,雷达屏幕上出现敌机信号,由于离敌方机场很近,回波信号非常清晰,他随即判定上报“130度方位、100公里处发现敌16架小型机”。

查看全文
0
4
0
0
9
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