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帅军:中外大学治理体系研究的通病

尹帅军 2020-01-10 浏览:

核心提要:当前学界关于西方大学和中国大学治理体系的研究,绝大部分局限于大学内部治理体系,却对外部干预体系完全无视,或极为不重视。这样的研究无法解释西方大学的发展历程,也无法解决中国大学的问题。

如果我们搞明白西方大学内部治理体系与外部干预体系的关系,就会明白仅仅依靠完善大学内部治理模式,无法实现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工作。

今天中国大学内部已经形成一系列体制机制性弊病,包括官僚主义、西化圈子(比如法学、经济学等学科的学术委员会的大面积西化)和各种利益圈子(比如教授的老板文化等)的掣肘,因此导致中央的精神难以真正落实下去,导致坚持正确立场的青年人才常常无法进入体制内部工作。

如果单纯靠大学内部治理模式的完善,这些问题是难以解决的。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向美国政府及资产阶级学习,比如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全局思维、战略眼光和高效率。洛克菲勒基金会仅靠一己之力,就构建完善了美国的资产阶级哲学社会科学,帮助美国走出了意识形态和文化危机,实现全球霸权利益。也正是因其的重要性,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三任负责人,刚离任就走马上任美国国务卿。我们的教育部长只是部级,而美国一个基金会却出了三个国务卿。为什么美国在资产阶级的哲学社会科学变革领域如此成功,由此可见一斑。在事关资产阶级前途命运的大事上,资产阶级从来都是毫不含糊,集中力量,体制机制不行就改,人不行就挖掘培养,快速介入、长期支持。

而我们在这方面,也需要强有力的顶层设计,需要建设外部支持和干预体系,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直接介入,如此才有可能解决目前中国高校的问题。

尹帅军:中外大学治理体系研究的通病

 目  录

一、西方学术自由与学术不自由反映的都是资本主义的整体利益

1、二战后至1960年代美国的政治迫害狂潮、学术不自由

2、1970年代后资本主义学术自由的真面目

(1)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从被动防守到主动出击

(2)美国的学术自由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手段,而非原则

(3)违背资本集团的利益,真理就是歪理

(4)美国的学术自由已经沦为愚民手段

二、西方大学内部治理体系与外部干预体系的关系

1、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对大学的干预

2、垄断资本主义时期对大学和其他机构的干预

3、霸权帝国主义时期对大学等科研机构的大规模干预

(1)两大历史任务促使美国政府大规模干预大学

(2)美国政府对高校的巨额投入

(3)大规模干预高校的硕果

4、辩证看西方大学内部治理体系与外部干预体系的关系

(1)美国大学的自治程度已经大为削弱

(2)美国大学的领导权、管理权被资产阶级及其政府牢牢控制

(3)背后干预体系为克服资产阶级大学的危机、进而大发展,提供了巨大支撑

(4)背后干预体系的战略布局及建设值得研究借鉴

(5)西方大学内部治理体系的一些具体措施值得研究借鉴

三、中国高校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针;既要加强内部治理体系建设,也要加强外部支持干预体系建设。

  近年来,在一流高校建设中,经常听到一种观点:西方大学之所以成为一流大学,根本在于它们的现代大学制度或治理模式而我国高校今天存在的诸多问题,根源在于没有这套制度,所以只要建立了这套制度,我国高校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而这套制度的基石就是学术自由与大学自治,前者表明了大学校长权力对教师和学生的界限,后者表明了政府公共权力对大学的界限。持这种观点的人主张“改善大学的治理结构,将决策权、管理权、学术权、监督权设定为平行关系”“不允许其中的一种权力凌驾于其他权力之上,更不允许一种权力替代或侵害另一种权力”。这个主张可以简称为“四权分立”。上述说法并不符合西方大学发展的历史和当前的实际情况

下面我们就从西方现代大学治理体系的基石学术自由和大学自治两个角度入手分别进行论述。重点看历史上,当西方大学遇到重大危机时,是靠什么度过危机的?大发展时又是靠的什么?是靠所谓的“学术自由”和“大学自治”的内部治理模式的变革,或者还有其他更重大的因素?

美国号称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也是一流高校最多的国家,下面我们主要以美国为例进行论述。

 尹帅军:中外大学治理体系研究的通病

一、西方学术自由与学术不自由反映的都是资本主义的整体利益

美国人声称,自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其中包含了学术自由。而推崇美国高校的人也认为,正是学术自由的土壤孕育了美国很多新思想和创造力,尤其是自然科学领域的许多新发现。

对于上述观点,需要一分为二辩证看待。笔者也很认同学术自由,青年科研工作者要敢于放眼世界、挑战权威,为此也要借鉴美国等国家关于鼓励学术自由的一些具体措施。但是站在人民利益的角度,我们需要深刻认识到,上述观点其实只反映了美国资本主义学术自由(与社会主义学术自由相对应)的实践全貌中的一个局部。在自然科学领域,上述观点可以说是部分正确而在社会科学领域,在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社会科学领域,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谬误。这一套理论不符合美国人民利益,如果把它搬到中国,更会祸害中国人民的利益。

查看全文
4
0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