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铭报告:坚持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

赵可铭 2017-07-05 浏览:

坚持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走中国自己的革命和建设道路

——在纪念十月革命胜利一百周年学术报告会上的发言

赵可铭

今年是苏俄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历史并没有远去,我们的耳畔仿佛又响起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隆隆炮声。虽然十月革命的故乡在26年前已发生剧变,但人类社会仍在发生积极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在凯歌行进。历史没有终结,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永存。

中国人民没有忘记,正是十月革命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有了中国革命的核心领导力量——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和发展,有了以毛泽东、邓小平为代表的一代代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打败了国内外强大敌人,建立和巩固了社会主义新中国,并在新时期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创举,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明前景。从晚清以来受尽侵略屈辱的东方大国正在和平崛起,前所未有地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

十月革命给予中国之影响,是通过中国的内因而起作用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列主义和苏俄革命的经验,与中国的具体国情相结合,以极其伟大的历史担当,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将马克思列宁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深植于中国大地上,深植于亿万中国人民的血脉。如果要把十月革命对中国革命的影响作一个概括性表达的话,我想这样说:坚持十月革命的基本原则,走中国自己的革命、建设、改革的道路。

一、先进的中国人在寻求救国真理的路上屡遭失败,正在苦闷彷徨、不知路在何方之时,十月革命的万丈光芒指明了中国革命的唯一正确的方向。

1840年之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外国资本主义和国内封建主义的双重压迫和剥削,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的发展,几乎所有的大小帝国主义都侵略和欺侮过中国,把一个曾长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中华民族抛进了任人宰割的黑暗深渊。中国人民为了反抗外国侵略者和国内反动统治阶级,进行了前赴后继的各种斗争。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曾横扫17个省份,坚持了15年之久。由于农民阶级自身的局限性、没有先进的革命理论指引,没有代表先进生产力的革命阶级的领导,这一声势浩大的革命最终归于失败。

此后,先进的中国人救亡图存的抗争,大体在两个框架内进行。其中一个便是在清王朝的政治架构内进行的自我调节。其中包括张之洞、李鸿章等人主持的洋务运动。这一运动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使民族工业有了一定发展,但总体上是局限在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自救之举,终因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的覆灭而彻底破产。

甲午战败后,中国人开始全面效仿西方,希望把中国改造成为一个独立富强的资本主义国家。最初向西方学习的先进分子是封建社会士大夫阶层中的人物。他们目睹帝国主义日益疯狂的侵略和清政府的无耻媚外,逐渐形成了反映民族资产阶级利益的改良主义思想。以康有为、梁启超、严复为代表的改良主义者希望效仿日本的明治维新,实现君主立宪的目标。他们在尚未掌握实权的光绪皇帝的支持下,于1898年发起“戊戌变法”。由于当时民族资产阶级力量非常弱小,改良派人物对全国各地的农民运动又采取仇视的态度,结果仅在纸上进行的“百日维新”,便在顽固封建势力的打击下土崩瓦解,康、梁逃亡海外,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断头京城菜市口,变法改良不可谓不悲壮!它使立志救国的人们更加看清楚了,在清王朝旧政权框架内修修补补是无济于事的,必须转向革命的道路。这可称之为近现代以来的第一次历史“转向”。

这次“转向”的表现,是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他和同盟会的同志学习法国、美国革命经验,提出了推翻清政府、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的纲领,举行了多次武装起义和多种反清斗争,终于在1911年发动了武昌起义。这次起义得到了部分工人、农民和城市贫民的支持,迫使年幼的清帝退位,结束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这就是中国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高潮和最高成就。但也仅此而已,从上层到底层,它都未能从根本铲除封建统治阶级的基础。这次革命中民族资产阶级一开始就表现出它的软弱性、妥协性和革命的不彻底性,尤其是它忽视和害怕广大农民的革命积极性。孙中山虽然提出“平均地权”、“土地国有”的纲领,却不能付诸实施,民族资产阶级也不敢同封建地主阶级彻底决裂。所以,辛亥革命后的资产阶级并没有掌握实权,革命的成果很快被帝国主义列强和封建地主阶级的代表人物袁世凯所窃夺。他们制定的所谓的宪政《约法》只是一纸空文,所谓的国会议员只不过是官僚专制的花瓶。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形象地反映了辛亥革命脱离广大下层群众以及革命后中国社会一切依然如旧的情形。民国期间,还曾有张勋的“辫子兵”和袁世凯称帝两次皇朝复辟的闹剧。各个帝国主义操控的军阀势力,在中华大地上连绵上演军阀混战,血流成河,暗无天日。

查看全文
12
1
0
1
7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