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戈里:成都美领馆执勤部队69年前的“血岭”激战

高戈里 2020-07-27 浏览:

成都美领馆执勤部队69年前的“血岭”激战

高戈里

2020.7.24

2020年7月24日,中国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以对美国此前要求关停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进行对等反制。立刻,美领馆附近聚集了大批爱国青年,甚至还有人放响了节庆鞭炮。

高戈里:成都美领馆执勤部队69年前的“血岭”激战

1935年,毛泽东主席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曾豪迈宣告:“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鲜为人知的是,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执勤的武警分队的前身,曾隶属志愿军第五十军一四八师四四四团。69年前,有“热带闪电师”荣誉称号的美军第二十五师在强大空、炮火力和坦克装甲车的支援下,对志愿军第四四四团坚守的南朝鲜水原城西北的修理山,进行了美军所称的“修理山决战”。是役,修理山主峰被美军称为“血岭”。

高戈里:成都美领馆执勤部队69年前的“血岭”激战

2006年9月17日,由雕塑家陈绳正教授设计、主创,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为了和平”志愿军青铜群雕在鸭绿江断桥桥头落成。在26位人物雕像中,彭德怀司令员身边左侧是人民领袖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烈士,右侧是志愿军第五十军副军长蔡正国烈士。

1.战役背景:悬殊的兵力对比

1951年1月25日,已被我军赶至三七线附近的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军”,发现我军补给线突然拉长又缺少空中掩护的困境后,集中了5个军16个师、3个旅、空降兵1个团共23万余人的地面部队,在远东全部航空兵、装甲兵掩护下,由西至东全线发起名为“闪击作战”(又称“雷击作战”)的大规模进攻。

这次反扑,美军主力集中于西线,重点在野牧里至金良场里约30公里正面展开,沿“京釜国道”向水原、汉城方向,也就是向第五十军的正面,实施主要突击。此时,距第三次战役结束才17天,我参战部队尚未整补,刚刚召开的中朝两军高干联席会议正要部署几个月后的下一次战役,对敌人如此迅速实施反扑,我军自上至下都始料不及。

志愿军第五十军奉命在野牧里至安庆川40公里地带展开,于敌主要进攻集团的主要突击方向上,部署了两道防御地带,其所属第一四八师四四四团被部署在第一道防御地带上扼“京釜国道”咽喉的一个主要防御要点——修理山。

修理山,在汉城以南30公里处,主峰海拔473.8米,位于“京釜国道”西侧一旁,是第四次战役敌我必争之战役要点。

是役,奉命坚守修理山的第五十军一四八师四四四团浴血苦战顽强阻敌,获得了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通令表彰。

与前三次战役不同,作为抗美援朝战争中第一次大规模防御作战的第四次战役,我军难以发挥传统战法的长处,美军则因其武器装备优势占尽上风,由此带来的激烈程度和全新特点,在我军20多年的战争历程中,史无前例。

美军的这次“闪击攻势”,以西线为主要作战方向。在西线,又以美第1军沿“京釜国道”向汉城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在美第1军的部署中,又以美二十五师向修理山实施主要突击。

美军第二十五步兵师有“热带闪电师”荣誉称号。攻防双方的兵力对比悬殊得惊人的。

飞机:支援美二十五师作战的是美军第5航空联队,配备有F-84喷气式战斗机、P-51战斗机、B-25和B-26轻型轰炸机;作战期间,为每个第一线步兵营派去2名前线航空控制人员,随时用无线电引导航空火力支援地面作战;同时,派出B-29重型轰炸机封锁我后勤补给线。而我军,不但没有飞机,第四四四团连防空的高射机枪都没有。

坦克:美军步兵师通常装备70余辆。而我军,不但没有一辆坦克,各级基本未配备反坦克火器,打坦克主要靠爆破筒、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

火炮:美军步兵师通常装备70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330多门。此外,步兵营编制有1个57毫米口径的无后坐力炮连,步兵连编制有60毫米口径的六○迫击炮排(3门),每个步兵排还配备有89毫米火箭筒。而我坚守修理山的第四四四团,70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只有4门八二迫击炮、2门九二步兵炮,加上后来师里配属的4门山炮,数量还不及美军的三十分之一,且都是轻型火炮。

据军史记载,最初的作战部署,第四四四团以第二营加强八二迫击炮两门,占领槐谷、道藏洞、龙虎洞地域组织防御;以第三营加强八二迫击炮两门,占领速达一里、速达三里、修理山、修理寺地域组织防御;以第一营(欠第二连及第三连1个班)为团预备队,配置在光亭里、山本里地域;以第二连占领速达二里;以第三连1个班占领衿井里西侧高地,控制铁路;团指挥所设在山本里。左邻是第四四三团,以铁道为界;右翼无友邻。

查看全文
高戈里
高戈里
军人作家
4
5
0
15
1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