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70周年 | 战场上,“托付”每天都在发生

王 莹 2020-09-12 浏览:

抗美援朝70周年 | 战场上,“托付”每天都在发生

  

抗美援朝70周年 | 战场上,“托付”每天都在发生

第一批进入朝鲜战场,停战后帮助当地修复基础设施后再回国……全程经历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李相玉,在烽火中淬炼出不凡人生。

记者走进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一个略有些陈旧的居民小区,只见88岁的李相玉迎在楼前。高龄的他已有些腿脚不便和视力问题,但1.8米的个头,依然挺拔的身材,仍透露出军人气质。

1932年出生在沈阳法库县的李相玉,13岁参军,21岁入党,曾任张闻天通信员、韩先楚警卫员,经历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青少年时期都在枪林弹雨中度过。

两水洞首战告捷

李相玉5岁时,父亲上山打猎,被日本兵抓走后去世。12岁时,家贫吃不上饭,他逃荒到了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40里的一个小村子,靠给地主家放牛为生。13岁,还没有步枪高的他加入了东北民主联军。

跟随东北民主联军第3纵队(后改编为第40军),从四保临江、解放锦州,到辽西会战、包围北平……李相玉和战友们从东北打到河北,再一路南下经过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一直到解放海南岛。还沉浸在解放海南岛的喜悦中,第40军就接到上级命令,改道返回东北安东(现辽宁省丹东市)。


抗美援朝70周年 | 战场上,“托付”每天都在发生

▲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战场上英勇战斗(资料图片)

“战争(爆发)过去70年了,但对当年参战的志愿军来说却永远忘不了。”讲述起抗美援朝战争,李相玉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从何处讲起。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的第一仗是在哪天打的?在什么地点由哪一支部队打的呢?李相玉是见证者。

“抗美援朝第一仗是由志愿军40军118师打的,在温井与两水洞之间的公路上,采取拦头、截尾、折腰的做法,只用一个小时就把南朝鲜一个营消灭了。”李相玉介绍说,这场仗由118师师长邓岳指挥。10月25日,队伍埋伏在两水洞两侧的山上和路沟里,等敌人到预定地点后,志愿军战士们突然从两边冲出,一排排手榴弹在敌人的汽车上爆炸,有些敌人跳下车来抵抗,有的兵都吓傻了,猫在石头后面躲避,不到一小时,敌人都被解决了。

“一个遗憾是,敌人的几十辆汽车都着了火,我们的战士不会驾驶汽车,没法把这些战利品留下来。”

以此为开端,志愿军边开进边歼敌,13天内共消灭敌人15000人,赢得了入朝作战的首场胜利,并将“联合国军”打回到清江川以南地区。

“黄军毯救了我一命”

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为了战胜敌人,保存自己,在大山中遍地挖防空洞,作为战斗间隙藏身之处。

“美国飞机太多了,早上天一亮,四架飞机就接连飞过来,一顿狂轰滥炸。等另外四架来接班了,这四架才飞走,一天飞机不断。”李相玉说,在朝鲜的1000多天里,自己住防空洞有800多天,是防空洞保护了自己的生命安全。

“蹲防空洞也挺有意思,洞和洞相隔一米多远,除了睡觉外,大家也总是隔着距离唠嗑,讲故事,吹口琴,唱歌,热热闹闹。”

抗美援朝70周年 | 战场上,“托付”每天都在发生

▲战斗间隙,志愿军战士在防空洞里拉琴唱歌。(资料图片)

李相玉常给孙辈讲起防空洞的故事:“战争胜利了,防空洞是取得战斗胜利的重要因素。现在我们住的暖气楼,又干净又漂亮,千万不要忘记当年住的又潮又湿的防空洞。”

在物资匮乏的战争前线,一条军毯、一个茶缸都让战士们感受到祖国的温暖,让保卫祖国的决心更加坚定。“一次伏击战,我们一宿没睡,将30多个敌人一举歼灭,天亮回营后正好赶上发放慰问品。”李相玉说,慰问品每人一份,包括一条黄军毯、一包糖块、一个茶缸。茶缸正面写着“赠给最可爱的人”,下面写着“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上面还绘有和平鸽图案。

李相玉舍不得盖这条黄军毯,铺在地下怕沾上草沫子,盖在身上怕防空洞漏雨弄湿了。他把军毯叠得四四方方放在枕头边上,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温暖。

这条军毯也救过李相玉的命。“一次夜间行军时,敌机打照明弹袭击我们,一块4厘米宽、12厘米长的弹片,打在我的背包上,当时我只觉得背后挨了一下打,没有感觉到疼。到了宿营地,发现外边的被子已经被打了个大洞,如果没有毛毯挡着,后背也会被打个洞的,是毛毯救了我一命。”

在朝鲜,李相玉还经历了细菌战。当时,李相玉和战友们正在掩体内休息,一架飞机飞到附近,从飞机上扔下多个大包,散落雪地上。“我们以为是宣传品,上级规定,见到敌人宣传品用火烧。”等李相玉和战友们跑到跟前一看,几个大包里不是什么宣传品,而是苍蝇、蚊子、蟑螂、老鼠。“我们立刻报告了首长。首长指示,这是带细菌的有毒动物,赶快消灭掉,并指示卫生营官兵出动,捡些样品化验,又让我专门通知战地摄影干事王云阶去拍照,留下铁证。”

查看全文
2
7
0
1
1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