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司马南 2021-10-14 浏览:

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司马南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提及: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今天还想跟各位说说,这件事到底怎么看?

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过去毛主席有个说法,叫做“政治家办报”。那我们党的关于新闻工作的说法呢?大家知道最多的就是“党媒姓党”。我们这方面工作是有些经验值得总结的。

  因为一段时间以来,指导思想多元化,体制内有些人的屁股底下不干净,还有些人羡慕西方的政治体制,以至于党校出现反党分子,媒体意识形态斗争相当尖锐。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发达又伴随出现了资本控制媒体平台、大量的非公资本从事新闻编采业务的现象。

  所以这一次虽然是技术手段,但其实是一场意识形态斗争,只不过表现为工具性价值。现在国家发改委出台的政策实际上是要解决意识形态斗争的问题,要给你釜底抽薪。

  这件事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说到这种地步并不过分,而且这是问题的实质。依据国发改委出的这份文件,我们当然要把那些媒体控制的平台出现的问题捋一捋,找一找根源彻底解决这件事。

  我同意解放军报的陈先义的这个看法,他说:“这个问题抓好,抓彻底,比抓几个腐败分子重要得多。”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是意识形态斗争当中我们过去想解决,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

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大家知道2012年之后呢,我们做了很多以前想做没有办法做、做不了也做不好的事情。2012年以来,党中央下决心解决类似的问题。但是现在又这么多年过去了,关于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的问题,我们才刚刚开始着手解决,而且现在还不是解决最底层架构。第一层是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是若干非公资本控制的媒体出现的那些乱象。

  国家发改委文件明确告诉我们:要着力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这个问题和接下来的基础架构的问题彻底解决,才能恢复到“政治家办报”“党媒姓党”。

  我希望大家能够看到:现在在意识形态领域当中,我们采取的斗争的策略是法律手段,监管机构加强执法。所以这次你注意到不是宣传部门发了什么文件,而是国家发改委出示负面清单,有意加强执法。

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负面准入清单截图)

  大家想想这些年来的乱象,想想如果这个政策落实下来的话,有些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其实你们发财是无所谓的,重要的是再生乱不那么容易了。

  而且这个草案里面还有一条: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非公有资本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刚抓起来的那个诋毁志愿军烈士的姓罗的,他的公知倾向很严重啊。某报首席记者,国外的奖、民间的奖都拿了一大堆。这些奖都是鼓励他的,鼓励他什么?鼓励他公知倾向?那今后再干这种事就不容易了。

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负面清单没出来之前,媒体的商业化,若干版面、栏目、频道,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问题严重。还有一些人,他倒是没什么意识形态这种仿古的念头,他就在这里面播放假广告。前两天这篇推文《司马南:陕西无病女学生被骗手术台,葛洪补肾酒诱发肝中毒!》,我详细讲了虚假药酒把人喝得肝中毒了,电视台怎么能这样呢?

  现在好了,国家发改委管了这种事情。把国家的一个电视频道资源拿过来播假广告,这种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了。所以这件事首先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说,是对老百姓好的,是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的。

  这个负面清单当中,还有一个说法,叫做媒体不能再编译境外媒体的新闻。这个很重要。为了防止自媒体成为国外的政治势力、商业力量的代言人,你二手传播嘛,对不对?

  二手传播有的时候呢,比一手传播还要厉害,而且扩散效应非常大。大家知道我们今年以来针对网约车、电子商务,还有课外辅导等很多行业都进行了监管整顿。整顿力度不可谓不大。这些做法其实都和国家发改委的负面清单联系在一起的,削弱非公资本在系列媒体业务当中的影响力。一句话:加强执法。

  不执法不行啊。因为这个事情是危及国家安全,意识形态乱象损害老百姓利益。老百姓想过好日子,不能任由你们这么乱下去了。

  最近关于阿里巴巴的议论很多。因为它这个媒体帝国建得比较大,像《南华早报》是阿里巴巴百分之百控股的媒体,还有包括上海第一财经传媒、微博、芒果台等太多太多的媒体了。阿里巴巴有巨大的传媒影响力。所以你以为它是个科技公司,我告诉你,它是一个金融公司。你以为他是个金融公司,我告诉你,它是个传媒帝国。

  阿里巴巴旗下的公司准备把他在芒果超媒所持的9300多万股的股票协议转让。虽然所占的股比不是很大,但这事是个很大的事。而且去年12月的时候,阿里巴巴旗下的公司入股62亿人民币,成为第二大股东。那现在它退出去了,这事怎么看呀?

司马南:嘴里“芒果”吐了出来,阿里巴巴媒体帝国新动向!

  有人认为是春江水暖鸭先知,那秋天水凉鸭子也知道。秋天水凉了,鸭子冻脚了,鸭子游不了了。阿里巴巴这只鸭子,准备退出传媒圈,或许这是第一步。是不是第一步?那咱不知道。

  从国家发改委的负面清单来看,即便是阿里巴巴这样的富可敌国的媒体帝国,也不能跟国家抗衡。阿里巴巴这个庞大的媒体帝国涉及到多少领域?微博、商业类平台、商业期刊、主流新闻媒体例如《北京青年报》等等。

  我思想一直跟不上改革的步伐。这次国家发改委的负面清单应该说是往回找补一下。这个事情我是看懂了,看懂什么了?

  看懂了党媒姓党的原则不能变;看懂了我们的新闻必须为改革开放服务,必须为坚持我们的基本价值观服务;不能把传媒全部商业化。

  最近我连做了一个系列节目,叫做我们的健康产业化。医疗产业化这是一条不归路,公立院私有化也是一条作死的路。我们现在媒体商业化也是不归路,也是作死的路。

  媒体你看着是党媒,你看着是官媒,其实他加入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因为我喜欢从意识形态角度、政治角度看问题,有人就觉得司马南净唬人,有那么严重吗?人家承包你一个栏目、一个频道就挣点钱呗。我告诉你可不是这么回事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想想前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前苏联跟我们前些年的现象差不多:反对派失利,国外资本的力量、国内资本的意志渗透到传媒。他们完善自己的组织,完善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的架构。传媒是第一批被控制的。

  1989年7月,莫斯科电影之家召开了一个在前苏联历史上特别有代表性的会议,叫做跨地区组合代表会议。叶利钦当选了五位主席之一。这五个人新成了一个协会,开始搞调查,选出协调委员会,搞出一个相当大的架构,就是反对派阵营。这些反对派获取了媒体的力量,控制了一帮纸媒,受他们的影响,各个地方就有反对派的群众纷纷掌控媒体。那你从那儿开始,就知道前苏联怎么解体了。

  解体原因多了。但是媒体被人家控制了,媒体的基本力量被人家拿下了,这是毁灭苏联共和国集体过程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人家掌握了舆论,而且这种舆论的力量,西方把它叫做第四权力。

  舆论当然是政权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你从那开始,前苏联所有城市里面铺天盖地的东西都是什么呀?反共反苏联盟。1989年12月,苏联开了大会,发表声明,第一条就叫做反对共产党垄断政权。也就是说,他们作为媒体的力量要来分割政权。

  少数人就掌握了这个代表大会。跨地区组合,专门搞分裂的这帮“圣斗士”,最初是在纸质传媒上,后来发展到电视上搞实况转播,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我们后世有人评价:“传媒摧毁了苏共立党的基础。”

  你讲不讲第四权力不重要,关键是过去思想统一、信仰坚定、共同政治追求的苏共四分五裂了。党的高级干部开始带头反,那怎么能不解体呢?1987年的时候,戈尔巴乔夫的讲话已经明显带有抛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味。

  在中国一度也出现这种危险,所以我们把苏联的情况和今天的情况对比,尤其让我们觉得:国家发改委现在这个技术性的规定,尽管还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义的。不然的话,苏联的情况也未必不会在中国发展。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17
0
1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