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2019年第一愿望——让新中国成为整体

孙锡良 2019-02-17 浏览:

孙锡良:2019年第一愿望——让新中国成为整体

  在谈论新中国七十周年大庆事宜之间,我很想很想把特朗普2019年国情咨文中的三个细节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美国人必须团结,政党赢,不算赢,美国赢,才算赢;爱国者与爱国者必须紧密联系在一起;记住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环节中的英雄,没有立场之争。

  这篇国情咨文超出了我的想象,恐怕也超出了部分公知的想象,中国媒体和公知过去一直在给中国人灌输“美国不讲爱国、美国不讲团结、美国不讲政治”的文化。事实上,特朗普把一切意识形态都掺入到自己的咨文中,把爱国主义的精神非常有机地结合到每一项战略中,把“团结就是力量”的思想融入到每一个政策设想当中。美国,希望用自己的整体强大打败世界上任何一个对手。

  200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媒体宣传基调,新中国前后各几十年被作为撕裂的两个矛盾对立面呈现,这一年,中国公知们极为活跃且极为胆大,要求改变制度和体制的呼声极高,要求军队国家化的调子也喊得很高。我还记得,无奈之余,我很忧伤地写了一篇文章《新中国的六十周年应该成为一个整体》,但并没有什么用处,媒体还是异常撕裂。

  2013年,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产生后,习近平总书记非常明确地要求新中国前后各个阶段不能相互否定。在这之后,媒体基调有所改变,网络争论也相对缓和,全盘否定的呼声表现得有所收敛,公开抹黑转为间接攻击。

  2018年,全年开展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纪念,因为这次纪念是特指新中国的某一个阶段,稍有缓和的撕裂伤口又再度被扯开更大的口子,媒体的基调又再度出现前后对立,甚至比以前更加明显,近乎将新中国的前几十年全部抹掉,甚至将新中国前几十年映射成黑暗时代,个别电视剧和部分电视宣传节目实际上已经对新中国前几十年进行了全盘否定。

  说实话,本人是相当忧虑的,我不喜欢新中国被强行切割,更不接受全盘否定前几十年伟大成就的错误做法。我们中国人,不只是要求知道共产党是从哪里来的,还要知道新中国是从哪里来的,更要知道新中国是由谁亲手建立的,更要知道新中国的一切基础是谁打造的,更要知道今天的国家重大安全依靠是由谁遗留下来的。

  2019年,我们又迎来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庆,新中国的七十年是辉煌的七十年,是改变近代中国落后面貌重新赢得世界尊重的七十年,是重新将中华民族稳步导向繁荣昌盛的七十年。对这七十年,我们有充分理由、有足够条件用喜悦的氛围贯穿全年。为了保证2019年的国家大庆不至于导入到斗争年和撕裂年,建议中央在宣传基调上做好统筹安排,重点应该把握好“新中国是一个整体”的和谐理念。

  第一、要严格遵守“新中国是一个整体”这样的大原则。在过去的宣传中,我们经常把新中国按“新中国成立以来......文化革......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这样的三段论表述方式,把新中国进行了人为切割。这种叙事模式实际上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国民撕裂,尤其是对新生代年轻人造成了误导,把本不应该产生的历史争论一代代往下传,在不同信仰者思想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建议今年的宣传只集中按照新中国七十年重大事件平铺直叙,不要让时代痕迹成为分裂话题,不要在叙事中加“特别是”这样的前置语。

  第二、要非常鲜明地突出“喜庆”。新中国的七十年,不能说没有挫折和不足,但2019年是庆祝年,不是反思年,不是斗争年,更不是否定年。我们应该非常自豪地把七十年新中国的伟大成就展示给国民,工业重大成就,农业重大事件,水利事业重大成就,国防及军队建设重大成就,医疗教育重大成就,外交事业重大成就等等,采集各个领域各行业的典型性、示范性、创造性工程进行深度挖掘展播。国庆,就是讲成绩,讲各项事业各个关键突破时期的重大成就,不要讲历史分歧。

  第三、绝对不能把国庆七十周年引导至“毛邓对立”、“左右对立”和“公私对立”的宣传基调中。国庆六十周年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庆祝都出现了民间严重对立的情绪,国民的团结意识不是增强了,而是一步步在削弱。导致这一消极现象的主要原因就是宣传基调定位失误,相互否定的氛围太过浓厚,在不同信仰群体间制造了严重的思想对立,内部斗争由暗转明,由少数人扩散至多数人。新中国大庆年应该是政治弥合年,不应该是政治撕裂年。

  第四、国庆七十周年应该是仁爱年。“大庆”应该伴随有“大赦”,我们的“大赦”应该建立在爱的基础上,应该用爱化解罪恶与分歧,应该着眼于获得更大的团结局面和统一局面,应该着眼于释放对社会有用的各领域精英,尤其是曾经于国于民有功的人员应该得到一次机遇。新中国前几十年,曾经不少人接受改造,后又重新被任用,并不是一跤跌倒,终生绝望。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5
0
0
7
1
0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