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假如钻石公主号游轮是一条中国船

司马南 2020-02-20 浏览:

假如钻石公主号游轮是一条中国船

司马南

“钻石公主号”邮轮又新增88例确诊病例,累计542例!

日本是个发达的国家吧?亚洲最发达的国家吧?

哈一(是的)。

日本的社会治理能力治理体系先进有目共睹吧?

哈一(是的)。

在这次新冠肺炎发作期间,日本作为中国的邻国,他的发病人数无论如何没有办法与中国所遭遇的巨大困难相比,对吧?

哈一(是的)。

除今天新闻当中所谈到的日本共同社十名工作人员被隔离的信息之外,日本防疫的最大难点是这条船是吧?

哈一(是的)。

按说这个难度和压力没有那么大,发达国家日本如何就被一条船彻底难倒呢?

阿闹,你不是日本人,不知道这个事情的复杂性。上岸解决不了,船上隔离不好,决策层意见不一,专家莫衷一是,先前的船上隔离方案一再失败,外界舆论对方案影响很大……

有人指出,邮轮的房间并非与外界全联通,有些房间只能依靠中央空调送风,这就意味着,只要你留在船上,如果中央空调系统出了问题,不接触病毒的概率是很低的……

持理解态度的认为,日本虽然是一个大国,医疗资源也有限,短时间之内收纳不下船上的3700人,而在日本直接征用宾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课题,日本人是最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政府也不愿意麻烦别人,而指望在船上狭小的环境中实现隔离,以甄别出那些被感染的病人,看起来是失败的。

船上的新风系统虽然很先进,但与中国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负压式的新风系统不同,这个中央空调系统可能是导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眼下中央空调系统不能关闭。

早就被公主号新闻弄得坐立不安的人们网上议论道,日本再小,也不至于放不下三千人啊,也就是征用十几家酒店的事,酒店征用不了,可以搞“定点医院”,船上的人减少一半,也要比这好很多吧?现在船上的人口密度,带来窒息感、濒死感、恐惧感,会导致乘客免疫力的进一步低下,这是卡桑德拉大桥效应。

对一个豪华邮轮来说,如果说防疫问题此前没有想到,或想到却没想到如此之严峻复杂,故而准备不足,信是可以理解的。他吃饭也成问题,这就不好理解了。一位名字叫大卫的男性乘客在视频中表示,他与妻子已经超过14个小时没有获得食物,他是一名糖尿病患者,随时有可能陷入休克……“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任何正在关注这件事的记者,请给乘客们带些消息来,我会非常非常感激。”视频结尾,大卫说道。

在世界任何地方,发生了任何问题,总会有人推诿扯皮,这也算是一种人性吧。按说这时候,船主该急死了吧,防疫主导权不在公主邮轮,检疫责任在日本政府,公主有关数据悉由厚生省公布。直到2月7日,那个大卫才拿到了厚生省提供的口罩,他是邮轮上拿到口罩第一人,该效率不知如何评价。

账户名为@nsk061608的日本乘客试图通过Twitter求助,拿到治疗慢性疾病的药品,花了5天时间。她曾打电话给日本厚生省,被推给了邮轮医务室,再联络前台,却得知医务室已优先将药品供应给了中老年乘客。她递交了两次药品申请,才收到了14天剂量的药。

一名54岁的日本乘客接受《朝日新闻》采访表示,她发烧38.5度,关节疼痛。预约船上医务室看诊,等了3个多小时,得到了感冒药,可她担心的是自己被感染了,医务室以“并非紧急状况”拒绝了她的病毒检测申请。

船上这么久,病毒威胁之下,即使是那些幸运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染上病(其实染没染上也不太清楚)的也焦虑透了。

他们的一切行为均有强制性规范。邮轮停靠横滨大黑码头,除烟酒与电器制品外,外界可向乘客邮寄物资,或自行上交至码头接待处。药品需经医疗人员的二次检查,其余物品在接待处接受检查后,便可上船。这艘邮轮平时一直停泊在横滨港,分别于2月5日及8日两次驶向公海,目的是通过蒸馏海水补充水资源,厚生省直升机及船艇跟随。

公主号邮轮什么时候能够上岸?

现在还是未知数。

奇怪的是,那些习惯性地把中国一切问题归咎于体制,不惜炒作任何一个题材黑了心的评论家,却对公主号缺少评论兴趣。

假想一下,如果这个公主号是中国船,会怎么样呢?

须知这个假设不是多余的,钻石公主号船属美国,责任方是日本,3000多人,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头老太太,“移动的海上伊甸园”变成一艘恐怖之船,问题越来越复杂越严峻,客观地说,新冠肺炎病毒的防疫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不独是中国的问题。客观地说,新冠肺炎病毒的防疫极其复杂,邮轮的防疫具有特殊性。

由此生成另些问题:假如武汉疫情发生在世界上其他的国家,特别是那些发达的国家,例如美国,例如日本,例如英国,例如法国,例如德国……情形会怎么样?他们将会有哪些比我们更先进的,更科学的更有效的防范措施?哪些方面会比我们做的更好?

查看全文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4
0
1
17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