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司马南 2020-03-29 浏览:

“八角婆现象 ”

司马南

附文是一则有关领导与抗疫一线媒体记者座谈的新闻,我专门跑去看了一下,中规中矩的新闻中重复了一些人们熟知的正确的话,好象没有提八角婆的事儿,没有提到如何研判八角婆现象,更没有谈到遍布意识形态舆论场老年迪斯科一般震耳欲聋的八角婆噪音,自然也就谈不到拿出什么样的对策来,仿佛集体选择了对八角婆的无视态度。

(一)

这么大的味儿,真的可以无视吗?

眼睛不看,鼻子也没有嗅到吗?

国内外集合起来的异常强大的一股力量,开足最大分贝宣传八角婆,将其塑造成中国抗疫期间唯一讲真话的婆子、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八角婆俨然已为武汉故事最大的明星。

对这样的明星怎么能选择无视呢?

你不讲,轮子讲;你不讲,公知讲;你不讲,国内资本控制的媒体平台大讲而特讲,你不讲,国外敌对中国的舆论时时讲、天天讲、月月讲,谎言重复1万遍,总有一款能忽悠晕你。今天一位朋友说,小孩子空中课堂老师布置的作业,居然是读八角婆子日记的体会,看看看,人家不仅满足于在疫情期间煽动翅膀,而且要结集出版(已经有若干出版社扑了上去),还要进入教科书,影响下一代哩。

媒体前线征战几个月的小记小编有可能因此而委屈:我们也天天讲啊,我们也大讲而特讲啊,我们一天要发好多篇稿子呢!

是啊,但你讲的和人家讲的不在一个频道上,公海上,黑夜里,航行的若干船只没有交集。各说各话,缺少针对性,缺少斗争的鲜明性,假装看不见舆论的热点,我们的媒体(胡锡进除外)什么时候在政治上变得这么圆滑世故?这种圆滑世故有利于我们的事业么?党性原则果真可以这样体现吗?

我能理解,正常的声音和尖利的刺耳的声音比较,尖利的刺耳的声音更能引起别人的注意,理性的声音与谣言夹裹着的嚎丧调比起来,谣言嚎丧调调更能直接撩拨神经。但请注意,如果没有资金雄厚的资本势力平台和公开亮出旗号致力于敌视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媒体的巧妙包装,八角婆是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的。我不能理解的是,如此充满敌意的对八角婆的包装炒作,为什么如入无人之境?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对八角婆选择无视,对八角婆子单出头表演掀起的意识形态浪潮采取沉默态度,折射的是指导思想上的混乱?折射的是某些人在政治上畏首畏尾首鼠两端?折射的是某些人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故意不作为?

(二)

难道八角婆讲的故事都是瞎编的吗?

当然不必,世界上可怕的不是谎言,而是被谎言在关键处稍加修正的事实。

八角婆那些絮絮叨叨的,带着阴暗心理的,来自道听途说的,在传闻基础之上稍加修正的,靶向目标十分清晰专业的拉仇恨的所谓武汉故事,旨在解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付出巨大牺牲的抗疫斗争。其人不必说出这样的语言,只要用意识流,用魔幻现实主义,用我的一个医生朋友说,我的一个邻居讲,码出一堆乱码来就足够了。听话听声儿,锣鼓听音儿,暗讽之意,弦外之韵,世人尽知也。

毛主席在讲到文艺作用的时候,曾经讲过两个司令,一个是朱司令,一个是鲁司令,朱司令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鲁司令是文化革命的巨匠鲁迅。那时的八路军,加上抗日游击队有多少人呢?抗战初期只有几万人,后来发展的十几万人,几十万人以致更多,但和日本军队比,和蒋介石的军队比,弱得不成比例。但因为有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有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不断取得抗敌斗争的胜利。鲁司令领导的这支军队,以担负起天下兴亡深沉感人作品动员群众深得民心,具有拉枯摧朽的力量,给敌寇和汉奸以沉重的打击。那时候,即使在敌占区,在蒋管区,汉奸文化也抬不起头来,姓汪的背负骂名遭到鄙视,真乃千夫所指也,从来没有好果子吃。

如今与疫情抗争取得重大阶段性胜利的中国,其国家之动员力,其社会之抗压力,其人民之团结力,其生产之恢复力,全世界有目共睹,金毛大统领昨天通电话的时候也不得不表示肯定,改口不再称中国病毒了。但是,我们在文化战线上,在意识形态斗争的话语场上,尚不能够有效地抵御推出八角婆的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抹黑和构陷,我们的专业队伍人数不少,装备不差,条件不孬,咋就任由八角婆子在我们的阵列中打穿插、玩迂回、撕出条条血胡同呢?

(三)

你你你司马南,要打倒八角婆吗?你极左,你余孽……

意识形态舆论场语境中,“极左”已经成了那些力挺八角婆,诋毁中国政治势力的好汉们人人挥舞的倚天剑,仿佛挥起这把剑来,加上口吐白沫便可稳操胜券,让批评者闭嘴。

极左极右是两个极端,两种倾向都会断送我们的事业。故而有左反左,有右反右,执两端而取中庸,所谓中庸者,实事求是者也。

单说极左吧,那当然是要反的呀,不反极左,就如同对那些极右的势力不加以摒除和打击一样贻祸无穷。

一直关心我思想政治进步的老朋友蕭功秦先生最近写了一篇《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他客气地征求我的意见,此文可否视同为非正式回复,或可作为对肖老师文章的补充?极右又何尝不是一种文化病毒呢?极右者,公知也。公知者,撞墙沉船者也。

查看全文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