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从“局长”“部长”“同志”到老总、老板

陈先义 2021-09-24 浏览:

从“局长”“部长”“同志”到老总、老板

——当今机关称谓腐败史

陈先义

陈先义:从“局长”“部长”“同志”到老总、老板

称谓在变,你没感觉到吗?

战争年代,井冈山、延安时期,一般都称同志。解放以后,市场经济大潮以前,一般也都延续这个称谓。这期间,也有个小变化,那就是解放后工人阶级队伍壮大了,在企业,称工人为师傅也是公开流行的称谓。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却忽然大不一样,老板、老总有钱人多了,人们对有钱有势的人多了几分敬畏,老板、老总的称谓流行起来。遍地都是老板、老总,不管素质怎样,不管你开个小店,还是大集团,叫个老板没错,不过这个称谓因为从旧社会延续下来,人们内心对你没有多少尊重,因为投机专营、刑满释放、坑蒙拐骗与那些改革先行者,有头脑有思想善于经营的人在一个阵营,分不清谁好谁坏,内心总有一种对这样的人非好非坏的感觉。

但是,后来变了,由于风气变化,老板、老总由对那些会做生意赚钱人的特指,渐渐变为对所有的领导者,对军长师长部长局长的为官者的泛指,不仅流行在地方,党政机关、军营也这样称谓。更有甚者,渐渐演变为吹牛拍马、逢迎上级的一种称呼形式。在我们不少机关称谓中,现在日积月累,也成为一种潜规则,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平常称呼中,叫做叫高不叫低,叫正不叫副,叫大不叫小。

称谓不规范,首先是一些电影、电视剧,在一些当代题材的电视剧中,“老板”、“老总”、“马局”、“王大”(大队长)常常充斥整个作品。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一些庸俗的作风也渐渐进入了军营用语实用范畴,比如职务称谓“叫大不叫小”、“叫高不叫低”、“叫正不叫副”等不良风气,也在日常用语中酿成风气。将称谓庸俗化,这是又一种腐败。 团长、副团长都叫“团长”,军长、副军长都称“军长”,总编副总编都叫总编,部长副部长都叫部长,这类近乎献媚的称谓,让人听了浑身起小米。

这些称谓,我们从井冈山开始,都是有规矩的,党内一律称同志,军内一般称职务。如果你今天到中央机关,你会发现,许多部门至今还保留着这类好传统,不论部长副部长,一律称同志,听着亲切,没有距离感。可是这几年,准确说,就是从市场经济改革开放以来,称呼也渐渐腐败起来,不信,在一些很大的机关,哪怕他是党委书记一把手,是政委、司令,一般都是称老板,你不这样叫,那些被叫的人可能会说你“不懂事”。你也就很难“办成事”。所以,称谓就变成了吹牛拍马、溜须奉迎的特定形式。我们单位本来是称呼都很规矩的,是副叫副,是正叫正,但是自从某一个领导从总部到报社就任,把正副混作叫,让人很难受,实际是一种庸俗作风,从他以后,便是称谓上出了问题。于是便出现了让人恶心的空气。

称谓问题,表面看是个称呼,实际上却是党风是作风,习近平同志在党的会议上,曾经不止一次公开要求,党内还是要称同志。称呼不是小事,是作风建设。

机关称老板称老总实在是一种非常庸俗的作风。这不是我们共产党的传统作风,也不是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应该有的称谓。比如那个老总的称谓,就根本不是我们共产党的称谓,在旧中国,老百姓只要看见拿枪抢劫的国民党兵,恨的咬牙切齿,但不管是官还是兵,一律都称呼老总,因为你不这样,就可能掉脑袋。此时老总就是有权有势欺压百姓的代名词。还有那个老板,你别以为好听,这也是旧社会一种很庸俗的称谓,叫你老板,那就注定你不是劳动模范,如果你是女性,跟叫你小姐一个意思。包含不了多少尊重。叫你老总,其实很多人听着,也没有或者根本上没有什么多少敬意。但是,我们有些人就是对这些庸俗称谓听了很舒服。

称谓,反映的是我们一个政党的党风,反映的是一个社会的文明。利用称谓阿谀逢迎,这是一种非常让人恶心的坏风气。这样一种精神贿赂,已经普遍浸透于我们的生活中,各级组织,各个部门,在落实八项规定中,称呼也当属于清理规范之列。对那些不按规矩称呼,特别是用称呼溜须拍马的人,有关被叫的领导要当即制止,不能不闻不问,更不能屁颠屁颠的以为自己吃了巧克力一样。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称呼也是修身,每一个人都该从这些修身小事做起。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40
0
0
3
0
0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