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他,解放军成就了「仁义之师」!

党人碑 2020-08-02 浏览:

因为有他,解放军成就了「仁义之师」!

党人碑

因为有他,解放军成就了「仁义之师」!

  中国人民解放军,自诞生之日起,不但被人民称颂为“菩萨军”和“仁义之师”,连他们的敌人,那些战场上交过手的敌军,也不吝美言。

  在冀南抗日战场上,一名被释放的日军少尉冈田,对我军的优待十分感动,回到原警备地区后,马上召集部下士兵,诉说他在八路军中所见所闻,而且公开发出训令:

  “八路军决不是土匪,而是通达人情,懂得仁义的优秀部队。”

  1937年9月25日的平型关之战,我军初次遭遇日军,大获全胜后,清理战场,按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要求,救治日军的伤兵。孰料这些家伙,不但拒绝救治,而且还把我们来救治他们的干部战士打伤,甚至杀害!

  众所周知,侵华日军是富有侵略性和封建性的帝国主义军队,长期接受法西斯军国主义教育,具有所谓的“武士道”精神,简单说就是不拿中国人当人看。在我军遭遇的各路敌军中,是最残酷、最顽固、最泯灭人性的敌人,因此其战斗意志非常强烈,给我之瓦解敌军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

  平型关一战,我军没有抓住一个日军俘虏,下一步怎么办?是放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的“不虐待俘虏”,赶尽杀绝;还是改进我们的工作方法,及时适应新形势,让政策更贴近实际,更有针对性?

  我们的好教员二十八画生同志,在《论持久战》中,告诉抗日军民:

  “军队政治工作的三大原则:第一是官兵一致,第二是军民一致,第三是瓦解敌军。这些原则要实行有效,都须从尊重士兵、尊重人民和尊重已经放下武器的敌军俘虏的人格这种根本态度出发。”

  人民群众是我党我军的根基之所在,二十八画生同志把人民群众和日军战俘放在一起,“我们宽待俘虏的政策仍然不变。我们仍然把被俘的日本士兵和某些被迫作战的下级干部给以宽大待遇,不加侮辱,不施责骂,向他们说明两国人民利益的一致。”

  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是人民军队高尚道德的体现,更是极端条件下人道主义的坚守,是彻底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

  由于从上到下的三令五申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我军广大的指战员,又有着严密的纪律性和高度的觉悟。他们自觉而严格地执行了宽待俘虏政策,使战斗中的日军俘虏和自动投诚的数量逐渐增多,使他们“从蒙昧中得到了真正的觉醒。

  平型关战役一个多月后的11月4日,115师在三百公里外的广阳(今属山西昔阳)伏击了日军20师团的先头部队,第40旅团第79联队主力。这次俘虏了3名日军,这是我军第一次活捉日军,其中辎重兵军曹加藤幸夫,还是343旅参谋长陈士榘亲自捉来的。

  陈士榘早有捉俘虏的念头,为此努力向敌工干事学习日语的战场喊话,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和“不要为日本军国主义卖命”,这套敦促日军投降的日本话背得滚瓜烂熟,现学现卖,派上了大用场。

  加藤幸夫用生硬的中国话回应:“明白!明白!

  事后陈士榘还向加藤进一步解释我军的俘虏政策,可不会其他日语怎么办?

  突然想起来,日语里面,不是有不少和咱中文字形字义相同的汉字吗?陈士榘马上掏出一个笔记本,借着灯光,在上面写了两句话:

  “你不要怕,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宽待俘虏;只要你放下武器,就不伤害你。”

  加藤看了之后,也连忙写出“理解”,并在笔谈中供述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随着我军战俘政策的广泛宣传,日军俘虏开始逐渐增多,有的甚至主动放下武器投降,思想进步些的,则自愿加入人民军队,拿起武器同日本法西斯开战

  根据反战同盟的不完全统计:在八路军中的日本人,1940年自动投诚者占7%,1942年就猛增到38%,到了1943年则占48%

  正如第一个参加八路军的日本人,“日本老八路”前田光繁所说的:

  “当了俘虏以后,八路军一贯人道主义的态度,细心的照顾打动了我们的心。八路军是举世无双的、完全不可想象的军队,一旦加入了这个军队,就会感到它的作风令人感动,再也不愿意离开它。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日军被俘伤兵渡道俊夫,为我们记录了下了那时那党那人,是如何做好做细俘虏思想政治工作,带来的心理变化:

  “1940年8月,百团大战时,我们中队在晋西北大部分被歼,剩下我们受伤的当了俘虏。我日夜担心,八路军一定会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来处死我们。当时,我精神上极其苦闷。

  在医院里,和我住在同一个病室里的120师的一位战士,他不管自己的伤痛,周到地照顾我。我得了痢疾,他扶我上厕所,帮我倒便器,把我沾有大便的衣裤拿到河边洗干净。不久,120师师部决定送我到延安医院治疗。过去,我应征离家,离别妈妈、哥哥时没有掉泪。可这次我和八路军伤员分别时,却禁不住流下了滚滚热泪

查看全文
1
1
0
11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