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马克龙会晤拜登,会不会用这份发言稿?

司马南 2021-09-22 浏览:

马克龙会晤拜登,会不会用这份发言稿?

司马南

  大爷见侄子,干啥?

  最近一个大爷和一个侄子要见面,谁呢?美国总统拜登先生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先生。为什么见面呢?美国人和英国人准备一起卖给澳大利亚核潜艇。

  澳大利亚兴高采烈,因为弄到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潜艇。这件事中国还没来得及反应,法国人先急眼了。法国人朝着美澳两国“下死手”:召回驻外大使。

  不但撤回来了,法国政客们紧接着集会发表声明,做电视节目声讨,推特而发文章。法国说此举对盟友来说是沉重的打击,而且表示法国可能退出北约。

  拜登先生千方百计要维护盟友之间的团结,有意要斡旋。

  送给马克龙,发言稿

  我担心马克龙这么一个年轻小伙子,说话不知道轻重,会面的时候荷尔蒙激素分泌亢进,甲状腺激素、肾上腺素分泌也亢进,一激动说秃噜嘴。我给他写了个发言稿,是这么写的:

  马克龙的演讲稿

  亲爱的拜登叔叔:

  (要我说开头一定要叫拜登叔叔,要显得亲切。关系近才是叫亲爱的拜登叔叔或者更亲切的称呼,亲爱的乔叔叔)

  您这事儿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到底是什么意思?让我心里有个数。

司马南:马克龙会晤拜登,会不会用这份发言稿?

  美国说走就走了,特朗普这个人不靠谱,他怎么能那么干?但是叔叔您回来了,美国就回来了。但是您回来之后,我们怎么也没想到,拜登叔叔您把我们这么大一单生意给抢去了。500多亿欧元,这不是个小数。拜登叔叔你一定知道,法国只有几千万人,经济严重不景气。

  叔叔你都是知道的,这一单对我们法国来说太重要了。拜登叔叔我就不理解,您当时为什么不阻止?以您的德高望重,以您的崇高威望,以您美国总统如此有尊严的地位,谁敢反对?

  我想这绝不是您的本意。会不会有一种原因,就是您没有力量阻止。如果您阻止的话,有可能那些反对派,特别是特朗普那帮人,他们人在江湖贼心不死,可能对你的总统生涯构成威胁。会不会是这么回事,拜托叔叔您给我透个底,我心里好有个数。

  亲爱的拜登叔叔,您刚继任总统的时候说的多好:要我们德国、法国、英国、美国,还有我们的盟友们价值观一致,要我们行动一致,要我们着眼于全球战略之大局。您说您现在要对付的主要是中国,您要我们跟您在一起,老少爷们一起上,我们都是可以支持您的,对吧?

  您要继续去扮演好大哥的角色,特朗普是没有扮演好这个角色的能力。您扮演大哥角色绝对扮演得好。

  但是大哥您想想啊。你当大哥的抢了兄弟的单,这不相当于抢了兄弟的女人吗?你亏得没抢我老婆,如果有人敢抢我老婆,我告诉你这跟抢潜艇就不一样了。

  大爷,我说到这的时候您别笑,您笑的时候我心里发毛。你大哥罩住小弟,您就不能抢单的,抢单在生意场上这是要玩命的,对不对?大爷我对您心生崇拜已经很多年了。您换个位置想一想:假如您是我,您会怎么做?您不跟我透个底,我回去怎么向我的法国国民交代。

  我自己年纪小,在法国政选当中自己都没想到能当总统。当了总统之后,我就特别理解,领导一个国家不容易。您不但是领导一个国家,您领导世界。所以当大哥这个感觉怎么样,我现在完全无法想象。

  因为法国只是一个在美国领导之下的、有共同目标、共同远景的欧洲国家。所以大哥怎么当,我的感觉不深。但是对大姐的感觉,我是体验很深刻的。我上中学我就开始谈恋爱,那大姐的感觉就像过电一样。冬天就像电褥子。对我来说不只是大姐,那就是阿姨。她会照顾我,给我年长姐姐的温柔关心,关心我的一切,关心我有没有吃好、穿好、睡好,她绝不会背后给我捅刀子的。大姐不会给我捅刀子,大哥背后给我捅了一刀。

  大爷我闷,你让我透透气,我心里憋得慌。拜登大爷,我现在已经召回了驻贵国和驻澳大利亚的大使,澳大利亚的事儿单说。现在这事儿,您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办?

  咱见面也不容易,现在这新冠病毒这么严重。我把话说到这儿:如果美国真有诚意改变向澳大利亚出售核潜艇这个事实,收回成命,现在来得及。你核潜艇还没造出来,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美国不肯收回成命,决意要这样做下去,继续伤害法国。乔叔叔,我不能保证法国继续留在北约。

  尽管我做出极大的努力,我的同僚们也反对法国的舆论。你知道法国的知识分子,他们本来就不待见美国。尽管法国是北约的创始国,但是法国也曾经退出过北约。法国的上一任总统萨科齐力主回到北约,本来我开始是有想法的,但考虑到叔叔的面子,考虑到法国和美国的特殊关系。所以我创造条件让法国继续留在了北约。

  但是如果美国继续做这样背后戳刀子的事儿,法国退出北约就不能怪法国人不仗义,是美国人不仗义在先。

  美国与法国的伙伴关系遭到重创,这是自我担任总统以来所遭受的来自盟国最沉重的打击。相当于你用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路边脏了吧唧、湿漉漉的板砖敲了我的后脑勺。这种痛苦拜登大爷您是不知道。

  目前我在国内是腹背受敌,再加上您这一板砖。所以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您得给我一个说法。

  最后我请总统先生考虑一下,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俄罗斯方面比较在意,法国也并非置若罔闻。咱们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核潜艇武装澳大利亚违反核不扩散条约,你可以说澳大利亚那是核潜艇,还不是核武器。但是核潜艇有高浓缩铀,很容易一拐弯,鼓楼拐弯吃炒肝,就使得澳大利亚掌握核武器。这不等于说撕毁核不扩散条约吗?

  美国真的要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吗?我相信这绝不是您的意思,这一定是特朗普那帮家伙的意思。对于澳大利亚的政治家,不管您喜欢不喜欢他们,我说句实话:从我们法国的角度来看,澳大利亚的政治家莫里森,他偏执冲动,散布仇恨情绪,基本上处理不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他对事情的处理没有任何建设性,是非把事情弄砸了不可。

  你把核潜艇给澳大利亚,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究竟意味着什么?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那些先生们真的想好了吗?您在领导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吗?现在这些人完全不靠谱,您在委员会执政多年,您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不会没有理解吧。

  说到底不就是一笔钱的事,就500多亿欧元。大爷您要是坚持要这笔钱,我们朋友没得做。您是要这笔钱还是要这个朋友?

  大爷,对付中国,美国真的不需要法国这个朋友吗?

  我这词儿写的怎么样?您要是觉得写的还行的话,您就鼓掌点个赞。要是觉得司马南碎嘴,写的词儿不像是个大国领袖应该说的话。您也说对了,我哪当过大哥,只是按我的理解给他写了个词。用不用是马克龙的事儿,写不写是我的事儿。

  有人问,为什么不给拜登写?两个原因。一是拜登手下的人,很多乱干活的,他的演讲稿有人写。二是你写了拜登也不一定照着说。为什么?80岁老汉,天天会见重要的盟友、会见以色列国家领导人,你猜怎么着?睡着了打个盹。

  所以这一次我写的词这么好,假如马克龙一个字不改,连“鼓楼一拐弯吃炒肝”这种词全都跟拜登说,我也不能保证拜登不睡。他万一睡了的话,对于这一大堆马克龙戴着高帽子的恳请之词,极有可能连马克龙叫什么,说的什么事都捋不明白。

  小结

  澳大利亚买核潜艇这件事影响的不仅仅是美法关系和澳法关系,而是整个西方盟友世界。钱不钱的另说,关键是信任关系没有了。

  谁还能相信美国是大哥,都不信了。叫我跟中国回刀子,我会回吗?所以现在法国人憋着劲,要重新考虑和美国的关系,要重新考虑北约所谓的军事同盟组织,到底还参加还是不参加。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5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