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湘穗:美国为什么要炒作人民币汇率?

王湘穗 2013-05-02 浏览:

美国为什么要炒作人民币汇率?

作者:王湘穗


这几年,美国人对所谓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问题,几乎是年年炒、月月炒,天天炒。这让许多的中国人想不明白。首先是因为“操纵汇率”的概念本身就有问题。如今各国政府的财政措施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本国的汇率,就像美国目前无节制的财政赤字和低利率政策都会导致汇率的变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很清楚地表达了上述的看法。其次,美国贸易逆差的原因是多边贸易的失衡。指责人民币汇率低估导致美国贸易逆差上升、失业率增加是为不健康的美国经济模式产生的问题寻找替罪羊。第三,压迫人民币升值解决不了美国经济的问题。因为不论是人民币升值导致中国产品失去竞争力进入不了美国市场,还是美国实行惩罚性关税导致中国产品退出美国市场,都解决不了美国需要进口低端制成品的现实。只不过是把“中国鞋”、“中国衬衫”变成“越南鞋”或“墨西哥衬衫”罢了。第四,压迫人民币升值,对美国好处不大。

可汇率问题对中国而言就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因为人民币升值,将带来生产成本的上升和出口市场的减少,这也就连带地出现失业的增加。这对于正在从金融危机中恢复的中国经济来说当然是沉重打击。更何况,在外国压力下调整本国货币汇率,意味着将货币主权拱手让人。在目前全球货币体系采取浮动汇率制度的情况下,汇率的浮动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变动的主导权控制在谁的手里。广场协议后日本“金融战败”的经历令中国警惕,这就是中国政府反复强调决不在外力下升值的原因。此外,中国人30年胼手胝足积累下来的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也会因为人民币升值而大幅缩水。

问题是,美国人为什么要把对他们益处不大,对中国却性命攸关汇率问题来来回回翻炒呢?

这是因为美国有求于中国。对今天的美国来说,它最重要的产品是美元,维持美元体系的运转是美国最大的经济利益所在。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元体系信誉大损,目前是靠国际资本的避险需求在勉力支撑。要支撑下去并想转危为安,除了要打击欧元区经济,防止欧元吸引力超过美元外,还需要太平洋地区国家特别是中国贸易盈余——净储蓄的持续流入。这对美国才是性命攸关的事。

既然是有求于中国,为何有话不好好说,反要敲打中国呢?这里当然有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按照常规,世界贸易本身就是国家间的产品交换——彼此互通有无,或者按照“比较优势”的理论交换自己的优势产品。中国人多、生活水平低,出口的多是劳动密集型产品,美国可以拿高技术产品或高技术本身来与中国进行交换——一架飞机可以换8亿件衬衫啊。这也可以求得贸易平衡。可美国偏偏设置了歧视性的技术出口壁垒,除了出口“绿纸片”、国债券和波音飞机外,就几乎关闭了与中国的贸易大门。正因此,中美两国的贸易差额才越来越大。在美国资本市场稳定的情况下,中国实际上已经把大量的外汇储备放在了美国。可危机后美元和美元资产存在长期贬值的可能性,这不能不引起中国政府的担心。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以也应该为中国的担心提供一些保证或担保,而这也不为美国所情愿。

于是,美国既不愿为平衡中美贸易差额提供一些中国人愿意购买的商品,也不愿意给中国购买的美元资产提供保障。他们所做的是,炒作人民币汇率。也许在他们看来,这是个“好议题”——美国无所谓,而中国之必救。只要一炒,中国在汇率上不能让步,就可以索取美国在其他方面的利益诉求——从多买国债到制裁伊朗。这简直是无本万利的生意。说得难听些,这就是讹诈——假借理由向人强行索取。

有人想把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可以变成真实,但前提是没有人来揭穿不断重复的谎言的老底。想把人民币议题炒一千遍因而不断获利的美国人,也忘记了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把议题炒糊了、炒焦了。当然,对议题大师们来说,他们还可以选择新议题——都是不必付出实际代价的假议题——来继续炒作。按照眼下正时髦的句式:美国大哥炒的不是汇率,也不是寂寞,而是最大化的利益。

货币战争之汇率战役的真相

作者:王湘穗


在以往,战争、战场与市场、商场各走各的道,不是一回事。尽管也有“商场如战场”的说法,但加一“如”字,就成了比喻。宋鸿兵是最早向中国人普及了“货币战争”概念的人,是发现了阴谋的“阴谋论者”。他就像最早喊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一样,被皇帝和他的仆从——国际金融集团和衍生出的某些金融学者屡屡诟病和攻击。实际上,他们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先有阴谋,才会有揭穿阴谋后的真相。真相,不论是残酷的真相还是滑稽的真相,都让人难以接受。然而,既然是真相,它就真实地存在着。“货币战争”就是如此。

中美汇率之争,是货币战争的一个战役。其中有舆论准备、有烟幕弹、有诱兵之策、有第五纵队、有同盟者呼应、有佯攻、有主攻,有新武器、新战法,有惊悚、有恐怖,凡战争中可见的一应俱全。面对货币战争,若不全力抵抗,中国将被洗劫,我们只能以战争的心态和思路对应之。

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时曾与邓、刘交待,对上党地区顽固派的打击越狠,对重庆的谈判越有利。这就是“能打方能谈”的出处。宋的一篇文章,谈了货币汇率战争的“和”与“打”,对排解我们今天的困居颇有启发。附文在下。

查看全文
王湘穗
王湘穗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1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