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美国的“巧实力”攻势与战略性腐败武器

杨斌 2013-08-14 浏览:

  “巧实力”比单边主义更有威胁性

  布热津斯基在卡特政府时代担任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目前仍然是美国政府的重量级战略智囊之一。布热津斯基曾倡导美国推行“智能帝国主义”(Intelligent imperialism)政策,即利用隐蔽的秘密行动来维护、扩大美国的战略利益。如通过各种途径拉拢腐蚀、贿赂各国领导人,然后利用掌握各国领导人的腐败证据进行威胁敲诈,操控主流媒体、互联网络等进行魔化宣传,策划针对国际对手的颠覆、分裂和破坏活动,挑拨、唆使邻国如两伊发生军事冲突、战争,怂恿、支持日本、菲律宾等国制造东海与南海紧张局势等。

  2008年,奥巴马政府上台之初,西班牙《起义报》就撰文指出,奥巴马政府可能尝试改变方法,采用布热津斯基的“智能帝国主义”政策,让其战略的残酷性显得更加隐蔽一些,更多地动用美国中央情报局,努力用“间接”战争替代美国直接参与的战争,让邻国互相争斗。美国精英实际上是在军事主义和智能帝国主义两种策略选择之间交替。无论美国选择哪种策略,都会继续在世界各地发动公开或隐蔽的战争,以推行自己的经济体系并维护自己的利益。

  奥巴马政府的第一任国务卿希拉里果然实行了政策转变,明确将“智能帝国主义”提高到美国国家战略的地位。希拉里认为,布什的新保守主义政策具有过多单边主义色彩,过于片面强调依靠“硬实力”,致使美国的形象严重受损。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甚至遭到欧洲盟国的强烈反对。希拉里提出,美国应依靠“巧实力”( Smart power )来恢复全球主导地位,就是要通过灵巧运用可由美国支配的所有政策工具,包括外交、经济、政治、舆论等政策筹码配合军事硬实力。希拉里倡导的“巧实力”,与布热津斯基的“智能帝国主义”本质上如出一辙。

  中国必须正视的严酷现实是希拉里推行的“巧实力”政策,比较布什采取的赤裸裸的单边霸权主义政策更具有威胁性。布什总统强行发动伊拉克战争遭到了世界各国的普遍反对,希拉里却依靠“巧实力”在全球咄咄逼人地推行着新霸权主义攻势。许多美国人称在布什执政时期,美国的国际形象过于恶劣。他们出国旅行时,为避免麻烦往往有意隐瞒身份自称是加拿大人。当年法国、德国的政府联合中国反对美国单边主义,法国前总统希拉克曾称美国政策导致“最糟糕的滥用权力”。

  美国后来积极介入法国、德国的大选扶植亲美政客上台。法国、德国政府在奥运会期间竟然变成了反华的急先锋,公开跳出来支持西藏的分裂主义势力制造动乱事件,美国却有意躲在背后暗中操纵局面为反华火上浇油。2010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公开介入南海争端时,菲律宾政府还表示不希望争端升级影响地区稳定,短短一年后就改变立场寻找各种机会加剧争端向中国挑衅。菲律宾某些政客访美时公开争功邀宠寻求美国奖赏,显示出美国运用了“智能帝国主义”手法收买别国政客,用经济、军事援助等筹码来换取菲律宾协助美国围堵中国。

  布热津斯基倡导推行的“智能帝国主义”政策,采取幕后各种秘密的经济、外交、情报行动,比较布什的强硬政策确实是“代价小、成效大”,对中国维护有利于发展的和平国际环境构成了严重挑战。倘若中国单纯运用硬实力筹码应对东海、南海争端,就可能正中美国军工情报综合体加剧冲突来谋利的下怀,必须研究有针对性运用政治、经济、外交、舆论等筹码,挫败美国推行“智能帝国主义”发动的隐蔽“巧实力”战争。

  “战略性腐败”是“智能帝国主义”利器

  美国将掌握各国高官的腐败证据作为谋取战略利益手段,视为智能帝国主义政策武器库中的精确制导炸弹,能够以较低的成本有效实现扩大全球霸权利益的目标,平时就精心培育并毫不犹豫在关键时刻频繁运用,值得中国进行深入研究以更好维护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中国反腐应该区分战略性腐败和一般性腐败,一般性腐败是某一单位领导人谋求自身私利的违法行为,一般性腐败仅能给某些单位造成局部的经济利益损失,而战略性腐败将给国家造成影响全局的战略利益损失。

  对于战略性腐败和一般性腐败都必须进行严肃的治理,因为它们都会给国家利益造成不同程度上的损失。对一般性腐败在廉政反腐工作中也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稍有忽视、纵容都必然会影响、败坏社会风气和党政廉洁,一旦遇到外部势力的利诱、胁迫就会转化为战略性腐败,如某单位领导人子女的经济违法证据被敌对方掌握,结果领导人自己也被敲诈胁迫造成国家机密泄露的重大损失。重大战略性腐败的产生往往是以一般性腐败泛滥为基础的,防止战略性腐败的重要途径就是防微杜渐从治理一般性腐败入手。

查看全文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
0
0
0
1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