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子 午 2021-06-10 浏览: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子  午

  近日,一份日本外务省旗下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会”的业务成果评估报告,在中国互联网引发了热议。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该基金会针对中国舆论界某些活跃人士推出了一个赴日交流项目,截止2016年共有144人受到邀请(73名个人和71个团体成员)。

  北大教授贺卫方、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作家蒋方舟、人民日报原评论部主任马立诚,等等,很多知名大V赫然在列: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这份名单印证了网友之前的猜测,“有人从帝国主义那里拿钱替帝国主义说话”。之前,网友用“知日”这个词来形容那些无脑吹捧日本、美化日本侵华史,同时又抹黑中国的意见领袖,上述名单的这些人无疑都算得上“知识”大V了。

  网友认为日本外务省干了一件“好事”,暴露了这些知日派,让他们成了国内互联网上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就是给日本帝国主义当走狗的下场——主子不过是拿奴才当抹布,用完就扔掉了!

  尽管对这样的事,笔者也是“喜闻乐见”的,希望哪天美国大使馆也再来公布一份名单,帮助中国网名识别“敌我”。但笔者还是觉得,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的行为,或许只是放了一颗烟雾弹,在掩护或掩盖某些罪恶。

  首先,这样的公布名单行为是没有多大杀伤力的。

  记得十多年前,美国媒体就评选并公布了一份“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名单”: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时至今日,名单里的这些人除了个别自己“作死”跳出来的,绝大多数都安然无恙,仍然在文化界、知识界、舆论界呼风唤雨,风光无限。

  对于日本外务省公布名单的行为,有官方身份的环球总编胡锡进也出来发话了: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胡锡进在这篇“环时锐评”中,劝爱国网民不要大惊小怪,以免关上了“开放”的大门。

  第二,日本外务省公布的这份名单是一份“可以拿的上台面”的名单,所牵涉的也仅仅是外务省旗下“国际交流基金会”的这一个项目,日本对华公共知识分子更多的明里、暗里的资助根本就没在这里面。

  胡锡进的评论其实也代表了官方态度:这是“市场行为、合法买卖”,日本外务省只是花钱请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为自己说好话,美化日本,又没有让这些偷情报、危害中国安全。尽管从道义上来讲,网民可以去谴责;但是从市场经济原则来讲,似乎又是完全“合法”的。

  这份名单其实也只是冰山一角。

  例如前不久打着科普名义、公然歪曲历史给日本“731部队”罪行洗地的微博科普大V、科学松鼠会成员@Ent_evo,以及在这个事件一开始就给@Ent_evo站台的科学松鼠会: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而与科学松鼠会背后有同一帮人聚集的果壳网,也长期给日本福岛核泄漏洗地。而果壳网和科学松鼠会等机构,长期干的事就是诋毁中医、推销转基因,这背后牵涉的又岂止日本?

  又如,著名的“知日”教授复旦大学冯玮,长期在课堂、网络和其他媒体上为侵华日军的罪行辩护,片面引用前日军和日本史料,污蔑八路军在延安种鸦片、著名抗日英雄左权不是死于战场而是亡于内争……其言行已不是宣扬历史虚无主义,而是直接危害国家文化安全。日本外务省此次公布的名单竟然没有冯玮,难道冯玮是自费“知日”?

  当然还有前央视评论员王局志安,等等,一系列著名且危害性可能更大的“知日派”,都没有出现在外务省的这份名单上。

  第三,日本外务省公布“国际交流基金会”项目,其实是转移了中国网民视线,掩盖了日本外宣资助中国“知日派”真正的资金通道。

  日本外务省邀请蒋方舟到东京交流一年,“什么都不用做”,每个月约有2万块:

日本外务省公布“知日”名单,或许只是个烟雾弹

  算下来,蒋方舟可以从这个项目中拿到24万。这笔钱对于中国的绝大部分普通打工人来讲是一笔巨资,但对于富豪作家蒋方舟来讲,这点钱恐怕她还看不上。

  而蒋方舟在这个项目中拿到的24万还算比较高的了,据报告显示,与蒋方舟一道的那些个大教授、大编辑、大学者,人均也才拿到5.8万,他们在国内单位的工资都远不止这么一点钱。

  但是,千万别以为这就是外务省资助的全部了。

  他们的真正的财富来源是出书的版税、媒体发表文章的稿费、走穴讲座的“劳务费”、广告代言费以及在各自院校领取的研究项目经费——这些钱至少表面上都是合法的“Old Money”,如果要深挖的话,不难发现端倪……

  此外,他们的出名是因为媒体给他们站台,究竟是那些媒体给他们站台?这些媒体背后又是哪些广告商在资助,其实也不难挖掘……

  这个活本来应该由权力部门来干,不该一众草民来干,草民也没有能力搞到实锤证据,一不小心还会领一张“传票”;无奈权力部门恐怕也有内鬼,再说了“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从来都是“大局”。

  当然,这样的现象背后,其实都是媒体私有化、学术私有化的结果,是按照资本逻辑的“公平交易、合法买卖”,我们又能说什么?

  清代学者龚自珍说:“欲要亡其国,必先灭其史;欲灭其族,必先灭其文化。”

  “知日派”、“亲美派”在舆论场的搅动,歪曲历史、歪曲现实、惑乱人心,根本上还是服务于国际资产阶级、服务于帝国主义,损害的是国家与民族利益,而最终受伤害的还是中国的广大劳动人民。

  爱国网民对“知日派”、“亲美派”的揭露和批判也就有了绝对的正义性,然而,如果不能认识到推动这一现象的根源是“资本的逻辑”,揭露和批判也就根本触动不了这些“知日派”、“亲美派”。甚至因为某些“大局”,他们还会再度成为座上宾,就像前不久某地邀请“日本新闻网”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去给官员讲课。

  公共舆论受困于“资本的逻辑”的结果,产生的不仅仅是为外资说话的“害国派”横行;有些大V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抹杀内部阶级矛盾,为资本站台,劝打工人为资本家“奋斗”,损害的同样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

  所以,我们要抗击的远不仅仅是这些内外资本豢养的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真正该被改变的是“资本绑架舆论” 的局面!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0
0
0
1
0
2
1
0